第十九章 错点鸳鸯(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瓷器碰地发出的尖锐响声和着二格格尖锐的叫声从屋内传来,院内满地的丫头婆子并小厮乱成一团。

    叶歆才刚踏进院门就和捧着枣盘子的嬷嬷撞了一个满怀,精心挑选的大红枣顿时洒了一地。那嬷嬷来不及尖叫,一抬头见是叶歆,忙请安陪着不是,“老奴该死,老奴该死,惊扰了格格。”

    “不碍事。”叶歆伸手拉起那老嬷嬷,瞧了瞧她手上的空盘子和散落一地的红枣。难道屋里的两个小冤家还没有掀开盖头就打起来了?

    叶歆正要问什么的时候,忽然一个小小的影闪现在眼前,慌张的福,“格格,您可算来了,快进去瞧瞧吧,再这样下去只怕要把淑勒贝勒爷也一并吵来了。”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二格格的贴丫头——哈达苏。

    今的哈达苏与往似乎有些不同,平里总是低垂的双眸此刻带着几分焦灼直视着叶歆,原本面黄肌瘦的脸也比之前红润了不少。虽穿着平里并不奢华的衣服,可领口的刺绣似乎多了几分别致。猛的一瞧,似乎比以往明艳了不少。

    叶歆无暇顾及她的小心思,瞥了一眼依然杵在旁边的老嬷嬷,“这院子谁是主事的嬷嬷?咱们这院子似乎有点太乱了些,让大家都回自己的屋子,只留下平里侍候的人就成了。”

    那老嬷嬷似乎是没反应过来,只呆立在原地看着叶歆并不做出反应。

    这边正僵持着,代善带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进了门。未等别人开口,那穿着艳丽,表傲慢的嬷嬷便扯了嗓子嚷道,“瞧瞧你们这些个奴才都在做什么?知道的是今儿大阿哥成亲忙乱,不知道的以为咱们这院子出了什么天大的乱子。”声音尖锐刺耳,带了几分严厉。她的声音一起,那些原本慌乱的奴才瞬时安静下来,各个垂首而立做顺从样儿。叶歆见状转头,看见那表傲慢的女人正私下揣度此人份,只见她甩了帕子走到自己边,刻薄的点着那愣怔的老嬷嬷额头,叫道,“童嬷嬷,你也算是这府上的老人儿,福晋在世时就在旁侍候,今儿我不在你怎么管不好这院子,倒叫旁人来差了手。”语毕,还不忘将那双带了寒光的三角眼儿瞟向叶歆。

    叶歆蹙眉,心里大为不满。怎么,感是怪她多管闲事了?叶歆不满,乌娜当然更不满,双手往腰间一插,瞪着眼瞧那妇人,道:“我们格格可不是旁人,你大概是不知道这就是叶赫的布喜娅玛拉格格。我们格格和大阿哥……”

    见乌娜口无遮拦,叶歆忙掩住她的口,“乌娜,别多嘴。别人的家务事咱们却是管不来的。既然二阿哥也来了,想必这也没用咱们什么事儿了。咱们回吧。”一面说着一面拉了乌娜要向外走,可那妇人却在后,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布喜娅玛拉格格。后我们大阿哥还得要尊称你一句‘额娘’呢。”

    那额娘二字语气极为古怪,叶歆神色一变,顿住脚步正发火,手却被人轻轻握住。一直一言不发的代善低头及温柔的对她一笑,转而将目光投向那高傲的妇人,“瑞苏嬷嬷,我额娘生前是个温顺却直爽的人儿,最不喜欢别人说话意有所指。布喜娅玛拉格格虽未嫁到我们建州,可依然是主子,你如此冒犯岂不是要别人笑话我建州。知道的是你向来是个急脾气不会给人好脸色,不知道的以为我建州目中无人欺辱他部使者。今的话若是传到阿玛耳中,只怕大哥求也难保你不受惩戒。我兄弟二人向来敬重嬷嬷,自是不希望嬷嬷出什么差错的。如今,倒真是让我们为难了。”

    一向温柔懂事不多声多语的二阿哥竟为了这叶赫格格对大哥的母出言不逊,瑞苏嬷嬷表比吃了死苍蝇还要纠结的瞪着眼前的人。涂了厚厚脂粉的脸上顿时浮现一层红晕,半晌才咬牙道,“老奴知错。”嘴上虽是认错,可心下必然是大怒的,只得转头对那些观望的奴才们嚷道,“都站着做什么?没事的都统统下去!别在这碍眼。”

    许是她平里张扬跋扈惯了,话音一落原本聚在一起的奴才们向被秋风吹散的落叶般四散开去,转眼工夫偌大的院落里就只剩下叶歆几人。

    “你连教训人都要长篇大论的,也不嫌累得慌,只骂她几句就是了嘛。”被代善拉着向正屋走的叶歆撇撇嘴,看着代善越发好看的侧脸。两年不见,这家伙长高了不少。

    代善嘴角噙笑,“打骂只能暂时威吓住他人,可若讲道理让他打心里羞愧,才能起到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从而真正的驯服人心嘛。”

    呃?叶歆愣住,想不到十一岁的代善竟有这样的觉悟。“代善,你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啊?是不是连褚英的智慧都一并偷来了?”叶歆不可置信又带了几分欣赏的看着褚英,彻底怀疑褚英和代善到底是不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差别是不是大了点?

    代善转过头,宠溺的看着叶歆,“大哥有我望尘莫及的勇气。东哥儿,我只能用我的智慧保护你。”

    咳咳,咳咳,借机表白么?叶歆尴尬的笑笑,松开代善的手急忙向屋内走去。那两个小冤家的吵闹声已经越来越大了。

    红烛摇曳,原该是浪漫至极的,可眼前这一片狼籍实在是有点不应景。叶歆踏进新房的时候只见满屋子的瓷器碎片,大着喜服的二格格站在炕上,不停的将边能扔的东西统统扔在地上,眼泪早就把一张粉琢玉雕的小脸哭的花里胡哨。褚英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站在对面的圆桌旁毫不客气的一把将桌子掀翻,吼道:“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爷的忍耐是有限的。虽然我不打女人,可你若要太过分,休怪我手下无。”

    褚英显然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当听到他恐吓的话变得更为激动的二格格将最后一件瓷器摔在地上时,他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去,作势要狠狠给她一个耳光。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