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错点鸳鸯(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你来命令我的丫头算什么?”二格格挑眉,对叶歆依然不太友好。女人就是这样,面对比自己优秀的同时,若修养不够就会表现出一副厌烦的模样。极力的鄙视对方不过是为了掩藏自己的自卑。

    叶歆不理她语气中的恶劣,上前轻轻摘下她头上的翡翠簪子。“姑姑挽起头发的样子倒是标志的很。明儿一定是全女真族最美的新娘,大阿哥见了你一定笑的合不拢嘴。”

    对于别人的赞美,二格格向来是很乐于接受的。“叶赫东城再找不到一个比我更美的格格,额娘说女人嫁人后会更美的,所以后就连西城也再不会有人比我漂亮。”

    这话的意思就是,她会比叶歆更漂亮,叶歆捂嘴偷笑,“是呢,小姑姑会是女真第一美女的。”

    这个该死的名号有什么好,叶歆倒希望这和自己无关。

    “谁稀罕。”二格格撇嘴,“明天我要嫁给建州的大阿哥了,是不是我嫁给他就可以取回大哥的尸首?是不是他就可以入土为安和嫂嫂葬在一起了?”她神忽然变的十分严肃,盯着叶歆的目光让人心里没来由的忐忑。

    叶歆咬唇不语,她哪知道努尔哈赤打的什么算盘。能不能真的取回布斋的尸首根本不得而知,只是若真的取不回来,哥哥布扬古的戏岂不是白唱了。

    “你也觉得,我这次是白嫁了对不对?”

    “撇开这些,单只想想大阿哥,他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叶歆忽而有些心软,她虽然不喜欢眼前这个刁钻的小女孩,可也依然不忍心让她小小年纪就面对自己这场悲剧的政治婚姻。

    “就算他不好又能怎样。”二格格耸耸肩,起榻走去。“我嫁了他就一辈子都是他的人,不管他是什么样我都得接受。”

    这个时代的女是不是太过于悲哀,就连刁钻蛮横的她都要无奈的接受长兄安排的这场政治婚姻。不反抗么?是没想过么?或者是以大局为重吧。叶歆看着那个瘦弱的子惫懒的躺在榻上,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除了转吹灭蜡烛离开外,她真的什么都不能做。

    费阿拉城因为叶赫新娘的到来而变得格外闹,吹吹打打的喜乐充斥着偌大的城池。跑来看闹的百姓将道路围得水泄不通,惹得那些半吊子侍卫不得不一拥而上维持秩序。

    叶歆撩开车帘向外望去,正巧看见褚英一大红喜服坐在高头大马之上。原本喜庆的红色衬得他的脸色更为苍白,薄唇紧抿的样子看起来极不耐烦。

    见他苦着脸,叶歆心里竟也不自在起来,正要放下帘子时却好巧不巧的与他四目相对。就那么一瞬间褚英忽然展眉而笑。正催马向叶歆奔驰而来,却被一抹雪白的影拦住了去处。

    原本跟在队伍后面的代善见状早已催马而来,挡在了褚英的前方。叶歆虽听不见他兄弟二人的对话,但见褚英紧蹙的眉头以及代善循循善的姿态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转头放下帘子蜷缩在马车内,恹恹不乐。

    喜宴上的闹气氛着实让叶歆觉得不自在,眼看着褚英一碗一碗的将烈酒吞入肚子里,她却不能插手去管,索离席跑到院子里寻个自在。

    银装素裹的院子在月光的笼罩下闲的更加清冷,叶歆正向手心哈气试图将手掌搓时,忽而有一件狐裘披风被披在上。厚重的温暖感让叶歆下意识的认为是跟出来的乌娜,于是连头都不回的低声道:“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你且先进去吧。看着大阿哥,别让他再那样喝下去了。”

    “东哥儿,你不该这么关心老大。”低沉悦耳的声音,是叶歆心里最惧怕的那个男人。叶歆警备的后退一步,转正撞上努尔哈赤似笑非笑的双眸。

    “参见淑勒贝勒。”故技重施,依然规规矩矩的行礼问安。叶歆拉进了披风的领口,剑拔弩张的看着努尔哈赤。

    见叶歆如此戒备,努尔哈赤灼灼生辉的双眸竟一瞬间黯淡下去,“你竟对我如此戒备。”

    叶歆看着他不说话,可眼神已经给了肯定的回答,她就是对他戒备,若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至于跑到这么个该死的时空完成那么一个该死的使命。

    “我只想要回阿玛的尸首,然后早些离开建州。”

    努尔哈赤拧眉,冷笑道,“我说过要你嫁给我才能把布斋的尸首还给叶赫,如今我凭什么把它还给你?”

    叶歆嘴角微扬,“贝勒爷只说我若来你建州便将我阿玛尸首还给叶赫,何时说过一定要我嫁给你的话?”

    “真是巧舌如簧。”努尔哈赤自知理亏,便也不再和叶歆纠缠,“你若一定这样强词夺理,那我也不能同你客气。若你从此留在我建州,我便将你阿玛尸首归还。如若不然,别说不换尸首,就连今的小新娘只怕也会跟着遭殃。”

    “你这是威胁我?”叶歆挑眉,努尔哈赤果然有够无赖。

    “恩。”努尔哈赤好不推脱的点头,无赖似乎是一代枭雄必备的品质。

    叶歆见同他理论无果,只好服软,“贝勒爷怎么和一个小孩子这般计较?我只是想要阿玛入土为安罢了。”

    “你若真把自己当小孩子,那就乖乖留在建州吧。”努尔哈赤揉了揉叶歆的头,语气中多了几分柔和。

    叶歆闻言心中大骇,努尔哈赤的话明显是意有所指,难道他知道自己的份么?难道建州的萨满法师也知道了这一切么?

    “淑勒贝勒,真是叫我好找啊。”叶歆正要说什么,后突然想起一个浑厚的声音。回廊转弯处正有一虎背熊腰的壮汉蹒跚而来,那已经近似飘逸的步伐足以证明此人已经酩酊大醉。

    努尔哈赤络的迎上前去,搭上那人的肩膀,朗笑道,“明安贝勒好酒量,众位贝勒敬酒下来你还能跑出来找我。哈哈,莫不如你我二人再去喝上几坛,不醉不归!”

    “好!”那被称为明安贝勒的壮汉欣然接受努尔哈赤的邀请,二人并肩向内走去。

    蒙古科尔沁明安贝勒依然留在建州,看来自打年初通商以来建州与蒙古的关系渐友好。努尔哈赤果然拥有非同一般的政治远见和军事头脑,叶歆虽不大明白军法,但也知道努尔哈赤在用远交近攻的战略,拉拢远方的蒙古,而与邻近的叶赫为敌。这样做既可以防止叶赫时腋之变,又使叶赫两面受敌,无法与建州抗衡。难怪布扬古要巴巴的和建州联姻,原来是惧怕蒙古贴己侵袭。

    待努尔哈赤与明安的影彻底消失后,叶歆后忽而转出一个人影,“东哥儿,好久不见。”魅惑中透着几分戏谑的声音并不陌生。叶歆倒吸一口凉气,向前迈了一步,转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自然。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