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错点鸳鸯(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褚英闻言,笑容顿时僵在脸上,推开叶歆,横眉冷眼道:“你说什么?”

    叶歆垂眸,声音淡漠。“我是来送二姑姑来与你成亲的。”她不去看褚英因为愤怒或者伤心而涨红的脸,只盯着自己的脚尖咬紧下唇。

    原本以为褚英会勃然大怒,可出乎意料的他竟冷哼一声在边的软榻坐下,将长袍一抖洒脱的翘着二郎腿。自此一言不发,只盯着叶歆。他眸光中交织着的复杂感,竟然连叶歆这个已经二十出头的人都猜不透。很多时候叶歆都不能理解这个时代孩子的早熟。

    褚英翳的眼神竟像极了努尔哈赤,不带感且满是冰霜。这让叶歆极其不自在,扯了扯披风缓步上前走到褚英面前,将额前碎发拢至耳后,看似不经意的让带在左耳的耳坠成功的落入褚英的视线。

    目光触及那泪滴耳坠的一瞬,褚英还是没出息的服了软。“东哥儿,咱们离开建州吧,我知道你心里不愿意我娶别人的。”他伸手拉过叶歆,少有的不是命令语气而是可怜的哀求。

    叶歆迎上他明显柔软下来的目光摇头,“别傻了,咱们能去哪儿?”

    “女真人的地盘容不下咱们,咱们可以过关到汉人的地方讨生活。费英东愿意和咱们一起走,我们两个人有的是力气,一定能让你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褚英信誓旦旦,拉着叶歆的手也随即加大了力气。

    叶歆抽出手来弹了一下褚英光亮的脑门,促狭的笑道:“想去汉人的地盘混子,就先让你光亮的脑门长出点头发来。要不然小心汉人打的你满地找牙。”

    “我堂堂建州都尉长子,谁敢对我动手?!”褚英骄傲的扬眉,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到了大明你就不是建州的大阿哥了,别竟说些孩子话,我来见你就是不想让你做傻事。”叶歆扫了一眼地上被褚英打碎的茶杯碎片,“褚英,权当为了我娶了二姑姑吧,别再耍孩子脾气了。我想让阿玛早些入土为安。”

    褚英蹙眉,看着眼前一脸哀愁的叶歆。她委屈难过的样子让他心疼,“总有一天我会长大,不会再让你受一丁点委屈。”他展臂将叶歆揽入怀中,温柔的声音中透着坚定。如果有一天他也能像他阿玛那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时,一定要化解和叶赫的这场仇恨,他要叶歆心里没有一点芥蒂的跟他在一起。

    “我等。”叶歆喃喃的说着,不知道自己是在等着他长大,还是在等着说好的二十四年快些过去。

    偷偷从褚英府上出来后,叶歆忽然就慌了神。原本应该等在后门的马竟然不见了,那老树下等待她的竟然是那个让她极度恐惧的男人。

    月光映照在雪地上,反出一片白光,虽不刺眼可在漆黑的夜晚还是格外明亮。努尔哈赤披着玄色裘皮大衣站在树下,脸上是一成不变的笑容,带着几分亲切又多了几分威严。不怒自威的凤眸在看见叶歆的一瞬间竟滑稽的眯成了月牙弧度。

    “不出我所料,你果然去了老大那儿。”

    叶歆耸耸肩,颇为不耐烦的行了礼,“东哥见过淑勒贝勒,贝勒爷吉祥。”

    努尔哈赤不以为意的挥手,“怎么,为了你的阿玛说服了我们大阿哥?”语气中带了不友好的戏谑,这让叶歆很不自在。猛的抬头,对上努尔哈赤带有笑意却不友好的双眸,“只怕建州若不能和叶赫联姻,贝勒爷会把我这个挑头要杀掉你的人生吞活剥了吧。”

    努尔哈赤拧眉,叶歆的心思竟让他有些猜不透,不得不说布斋那老东西养了一个好女儿。“我可舍不得伤了你,我努尔哈赤一生从未有过得不到的东西。东哥儿,你早晚会是我的。现在我们不过是在玩一个游戏,看谁先对谁俯首称臣。”努尔哈赤将目光滞留在叶歆左耳的耳坠上,“带了这耳坠依然能劝的褚英乖乖迎娶叶赫福晋,看来我这次是遇到对手了。”

    竟和一个孩子玩游戏,叶歆看着努尔哈赤得意的样子,撇撇嘴。“后的某一天我会把另一只耳坠也带上。”

    努尔哈赤闻言一愣,这耳坠乃是当年他和原配哈哈纳扎青的定信物。她临终前将这耳坠分给褚英和代善时他就守在旁边。叶歆竟能如此随便的对待这么重要的信物,倒真是让他刮目相看。有时候他真的怀疑大病一场后的东哥儿还是不是之前的东哥儿,子还是一样的倔强,只是眼前的这个多了几分智谋和妩媚。难道这是成长么?

    叶歆见努尔哈赤愣怔,便抓住空隙福拜礼,“若没有其他事,东哥儿要先行告退了。”不等努尔哈赤发话,叶歆便急匆匆的从他边走过。

    那个小小的影就在努尔哈赤的注视下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努尔哈赤凤眸微闭,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随即转离去。

    女孩出嫁前总是忐忑不安的,就算是刁钻刻薄的二格格也不例外。当叶歆赶回驿站的时候,她正对着自己的陪嫁丫头大发雷霆。

    “该死的丫头,你是要把我的头发都扒光么?滚开滚开,不用你这笨手笨脚的奴才侍候,本格格自己来。”那二格格一面叫嚣着,一面推开帮自己卸妆的丫头。

    那丫头瑟瑟缩缩的一面叨念着奴婢该死之类的话,一面向后退,直到撞在叶歆上才收住口。可转见是叶歆被自己踩到,又赶忙扑通跪地,连连叩头认罪。

    叶歆伸手将她扶起,“不碍的,我又没怎么样,你不必自责。”一面说着,一面瞧着那丫头。大概十二三岁的样子,个子比叶歆高了半头,可却骨瘦如柴,样貌虽算不上漂亮可也温顺可人。“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哈达苏。”那丫头垂首而立,并不敢抬头去看叶歆。布喜娅玛拉格格专横跋扈在叶赫无人能敌,今撞在她手上只怕会比得罪二格格死的更惨。

    那丫头正为自己的命运不济哀怨,只听叶歆柔声道,“倒是个好听的名字呢,你先下去休息吧,我留下陪二姑姑。”

    “是。”哈达苏福,万分诧异的抬头看了叶歆一眼,她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漂亮又亲切。布喜娅玛拉格格,变了。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