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错点鸳鸯(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

    *********************************

    叶赫东城贝勒布斋去世后,其弟弟西城贝勒纳林布禄多次向建州讨要尸首未果,夜夜悲愤难当,也于数月之后辞世。叶赫二位贝勒的位置被布斋长子布扬古和纳林布禄的弟弟金台石继任,从此拉开了叶赫同建州另一场纠葛的帷幕。

    叶歆整闭门不出,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去理会外面的忙乱,隆重的即位典礼也被她直接忽略。

    “格格,今贝勒爷即位,您就真的不去观礼么?”乌娜还是有些不放心,小心的提醒着趴在桌子上发呆的叶歆。

    “不去,不去。”叶歆起,心烦意乱的摆手,挪到软榻上躺下。

    “格格,您到底在不高兴些什么?”乌娜摸不着头脑,跟了上去继续追问。

    她不高兴些什么?这难道还用问么?好好的一个人却被别人当做棋子一样的布在棋局上。原本觉得很靠谱很贴心的哥哥,竟也是同那些乌合之众一样只把她当做利用的工具。她会高兴么?可是,这些是生在这个时代的乌娜所不能理解的吧。毕竟,男尊女卑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女子作为男子的附属物品可以随意交换她会觉得理所应当吧。

    既然和乌娜说她也不懂,索就不说好了。叶歆把头埋在锦被下,“我没有不高兴,我只是不喜欢外面的吵闹罢了。”

    “你若不喜欢叶赫的吵闹,那就去建州凑凑闹吧。”一素服的布扬古不知何时出现,一把将叶歆拉了起来。鹰眸一转看向乌娜,那小丫头虽万般想要留下,可也不得不灰溜溜的关门退出。

    叶歆收回被拉的手腕,不满的瞪着布占泰,“你又想要做什么?”

    布扬古伸手揉了揉叶歆的头,即便她戒备的向后躲闪可他依然不肯罢休。“东哥儿,哥哥需要你的帮助,叶赫也需要你的帮助。”声音柔和,似乎还带着几分怜和恳求。

    叶歆蹙眉,看着布扬古心里闪过一丝古怪的感觉。“哥哥不要再哄骗我了,我觉得很烦。有什么你就直说吧。”

    一瞬间的愣怔后,布扬古闷声道,“形势所迫,我叶赫不得不向建州低头。小叔父已经将二姑姑许给了褚英,可即便是这样努尔哈赤那厮也不一定会归还阿玛的尸首……”

    把二姑姑许给了褚英?褚英要娶那个刁钻的二格格么?叶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再听不下去布扬古后面的陈述,匆匆打断他,“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送二姑姑去建州成亲。”布扬古低头,不去看叶歆清澈的双眸。

    叶歆冷哼,“好,我去。如意算盘打的好啊。哥哥!”最后的尾音说的极重,那声哥哥直砸的布扬古的心中一沉。他也不是铁石心肠,对于利用妹妹他也会于心不忍。可是,做大事者,不能被感牵绊。

    颠簸的马车里,披上嫁衣的二格格少有的安静。叶歆坐在她对面竟油然而生一丝羡慕之,“小姑姑,恭喜你。”

    她打破沉默,倒是让那二格格心中一惊。抬眸对上她真挚的目光后却毫不留的冷哼一声,“少假仁假义,若非是你,我何苦远嫁建州。”

    “褚英是个极好的人,兴许不够体贴温柔,但却是个用专一的人。”褚英给叶歆的印象就是这样的。他鲁莽好战,可却很执着,认定了谁,就会死心塌地的对对方好。这样的人一定会对自己妻子很负责人的。

    “你说的是真的?”二格格迟疑的看着叶歆,眼底明显多了几分好奇。对于那个她将要终生依靠的男子,她还是想要多了解些的。

    “恩。”叶歆点头,握着那泪滴耳坠的手紧了紧。“不过,他脾气不太好,姑姑嫁去可要忍着些才是。”

    “你到对他很了解。”那二格格的语气中明显多了几分醋意。

    叶歆但笑不语,招呼了乌娜顾自下了马车。

    “格格,您这是要去哪儿?”乌娜跟在叶歆后,慌忙将狐裘披风披在她上。

    叶歆麻利的将披风系好,“马车坐着太累,我想换骑马前行。”

    跟着一并下车的琪琪格会意,忙拉了乌娜一同去牵马。独自留下叶歆一个人对着广袤的原野发呆。

    “啪”的一声巨响,随着褚英的一声怒吼,有杯盏重重落地,瓷片四散飞去。

    “除了东哥儿,我绝对不娶任何一个女人。”褚英面红耳赤,声嘶力竭的瞪着来报信的代善。

    代善挥手示意慌忙赶来收拾碎片的丫头退下,一步上前按住褚英的肩膀,“大哥,冷静些。你这样闹下去,只能让建州和叶赫的关系更加紧张,后只怕连见到东哥姐姐的机会都会变得少之又少。”

    “大不了我带她离开这。”褚英不以为然,甩开代善的手。

    “离开这?”一直坐在一旁观看的东果格格突然冷哼一声,悠闲的品了一口茶。“褚英,在建州你是呼风唤雨的大阿哥,可出了这建州你什么也不是。你若真的带东哥儿走了,你能带她过什么样的生活?风餐露宿!你舍得么?”

    褚英闻言顿时语塞,垂头紧握双拳。“可我不想娶别人。”

    “无非是多房妻妾,又不阻碍你喜欢东哥儿,弟弟,别把自己到绝路上。”东果格格放下手中茶碗走到褚英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顾自拉了代善离开。

    当屋内只剩下褚英一人时,内室忽而有一人闪而出。玄色披风下裹着一个小的躯,虽一素服且不施粉黛,可那明艳照人的容颜依然撩人心魂。

    “褚英。”那人低唤一声,将披风上的帽子褪下。

    褚英转,烛光摇曳中他竟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良久才惊呼一声匆匆跑去将那人揽入怀中。

    “东哥儿!怎么是你?”

    叶歆笑着环住褚英腰,“除了我,谁还能阻止你去做傻事?”

    褚英不明白叶歆话中的含义,忙问,“这话什么意思?”

    “我是来送二姑姑同你成亲的。”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