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山雨欲来(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这么晚了哥哥来做什么?”

    叶歆虽极力掩饰,但是声音还是不可抑制的带了些颤抖。

    布扬古并不说话,鹰眸中闪烁着凛冽的寒光。原该是温柔的月光,此刻映在布扬古刚毅的面庞上竟多了几分冷澈。

    他的沉默让叶歆的恐慌更加肆无忌惮的涌上心头,褚英在她后紧绷着每一根神经,看着布扬古的眼睛也并没有柔和多少。

    “若要是没事,请容许东哥儿先行告退。”叶歆被布扬古看的发慌,忙行了礼,想要拉着褚英快速离开。

    然而布扬古却没能让她实现自己的愿望。

    “慢!”低沉中带着肃杀的声音响起,叶歆仿佛被这一声断喝定住,立在原地,紧紧握着褚英的手,再迈不出半步。

    呼吸已经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虽然褚英一直一言不发,并紧紧环住叶歆试图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可她还是抑制不住的惶恐起来。

    布扬古,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东哥儿,既然来了客人,为何不通知哥哥一声。知道的说是你没通知,不知道的以为咱们叶赫无理。”说到这布扬古顿了顿,眸光一转,犀利的盯着褚英明显垮下来的脸,嘴角上扬,划出邪恶的弧度。“建州淑勒贝勒嫡长子褚英大阿哥到访,也是咱们叶赫能如此怠慢的?”

    “你不要惺惺作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叶歆并不想和布扬古绕弯子,她知道自己没有他聪明,绝对会被他绕进去。

    布扬古耸耸肩,“我怎么是惺惺作态,东哥儿,你在怕什么?在担心什么?”

    “你明知故问!”叶歆子,怒目圆瞪。

    “你以为我会像建州那样卑鄙的用他做人质?”布扬古剑袖一甩,指着褚英爽朗大笑。

    就这一声反问,让褚英瞬时红了脸。

    “你……我建州向来光明磊落,上次是你叶赫太目中无人。”褚英的自尊遭到极大程度的伤害,当然不能杵在一旁默默不言。

    布扬古看着剑拔弩张的褚英,嘴角划过一丝嘲讽的笑意,“我叶赫乃海西女真大部,区区建州何足挂齿。东哥儿,”说到这,布扬古突然声音一沉,看向叶歆的眼里满是算计。“你想让这家伙安然回到建州,就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好。”叶歆不管褚英的拉扯,斩钉截铁的回答。

    “条件我还没想好,后再来找你说吧。”布扬古得意的笑着,转离开。

    褚英愤恨的看着布扬古的背影,难平心中波澜。“东哥儿,总有一天我会长大的,我会成为建州最勇敢的巴图鲁,到时候我不会再让任何人威胁你!”

    “我的小祖宗,那都是以后的事儿,你现在就少给姐姐惹点麻烦吧。”叶歆挥手抹掉额头的细汗,摇头。

    “你……你少装出一副大人样儿。都是你这个样子,才惹得那些老头子对你动心思。”褚英瞪着眼睛,怒不可遏。

    叶歆猛翻白眼,懒得和他纠缠,便忙手忙脚的推着他往后门走。“赶快去和费英东接头吧,你在多呆一秒我的心脏就得炸。”

    “炸什么?”

    “布扬古放过你,不见得我阿玛看见你也能放过你。我在这儿一切都好,你放心吧,快点回你的建州去。”叶歆用力的推着不不愿的褚英,颇为不耐烦。这小子人不大,力气倒不小。任凭叶歆怎么用力,他都岿然不动。

    “东哥儿,我知道你关心我。你等着,我一定会到叶赫亲自迎娶你!”

    褚英俯下头,用力吻住叶歆嫩的双唇,然后疾步跑出侧门,脚下几个踢踏,便登上城墙翻越而出。

    叶歆呆呆的站在原地,摸着自己被那家伙吻过的嘴唇。刚才,就那么一瞬间,她好像有触电的感觉。

    虽然只是点到为止的亲吻,可也是她二十几年来的头一次。丫的,为什么前生不早点恋,让这个十一岁的半大孩子占了便宜。

    明万历二十一年,秋。预谋已久的叶赫二贝勒终于纠结了其他三部的哈达部、乌拉部和辉发部,长白山二部的珠舍里部和纳殷部,以及蒙古部落中嫩江三部的科尔沁部首领翁果岱、莽古斯、明安,锡伯部和瓜尔佳部,共计九个部落组成联军,发兵三万余人,军分三路,进攻以努尔哈赤为首的建州女真。一时间,辽东大地上旌旗蔽,铁骑纵横,军鼓声声,九部大军陈兵浑河之岸,这场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大战处在一触即发的状态中。

    “阿玛!”临行前,叶歆声嘶力竭的拉住一戎装的布斋。“为何要打建州?”

    “努尔哈赤年轻有为,多次与我叶赫相争,我若不灭他建州,他他必将挥师灭我叶赫。”布斋顿住脚步,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坚定。

    “阿玛不过是在为自己的侵略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所有的战争无非起于贪念。”叶歆镇定自若的站在原地,定定的瞧着布斋。

    她猜不到甲胄后面那张脸是怎样的神,但她清晰的感受到布斋握着她的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想得天下难道有错?有你在,我叶赫必胜!”布斋甩开叶歆的手,大步流星的向屋外走去。

    “兴谁的天下,亡谁的天下?阿玛就笃定我是兴叶赫的么?”叶歆不慌不忙的一步跟上,稚嫩的声音中不带一丝慌乱。

    布斋踏出门槛的脚悬在半空,良久才重重落下,“若不兴,是我命该如此。东哥儿,阿玛对你好,不是因为你的箴言,而是因为你是我和你额娘唯一的女儿。虽我是叶赫贝勒,承载一个部落的荣辱,可于你,我终究只是一个想要保护孩子的父亲。歹商和布占泰的事儿,对不起,阿玛保证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布斋沉重的步伐渐渐变的微不可闻,叶歆痴痴的站在原地,人生中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讽刺,有些人活着无法实现自己的誓言,便只能用死的方式去捍卫自己的承诺。

    比如,布斋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