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山雨欲来(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完了……格格和布占泰贝勒……大阿哥……”守在门口的乌娜听见里面的挣扎声和喘息声,不跌倒在地掩面大哭。

    她是褚英的铁杆粉丝,她是希望格格和大阿哥在一起的,就算不是英勇霸气的大阿哥,也应该是温润如玉的二阿哥啊。那个长的别别扭扭的布占泰算什么?

    “没出息的奴才!在这里哭什么?”布扬古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一把揪起乌娜便往门廊外甩。

    那小的子腾空划过一个美丽的弧度后,重重的落在了天井边。

    这一切来的有点快,她有点反应不过来。按着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忍着嘴里翻涌的甜腥味,乌娜迷茫的看着从未发过火的布扬古青筋暴露,虎拳紧握,吓的浑发抖,连呻吟都不敢发出。

    “拿来,把那耳坠还给我!”叶歆瞪着眼睛,那个伪君子,明明说不动她,可却用他那满是酒气的嘴来吻她,还对她上下其手。

    就在叶歆被他挑逗的意乱迷的时候,那家伙竟从她的小荷包里拿出了褚英送的那只耳坠,嘴角斜斜的挂着笑,盯着那耳坠。

    “这个我要了。”布占泰手一握,将那耳坠攥在手中,躲过了叶歆的抢夺。

    叶歆气的直跳脚,“那个不行,那是别人送给我的。你想要耳坠,把这个给你。”说着便把耳朵上带着的珍珠耳环扯下来扔给布占泰。“你不是想要定信物么,给你这个是一样的。”

    “这是谁送的?”布占泰并不去接那珍珠,而是将那泪滴耳坠在叶歆眼前晃了一晃,故意惹她扑上前去扑抓。

    “人!”叶歆毫不避讳,上前一跃,趁布占泰愣怔的空夺过耳坠,紧紧的攥在手中。

    布占泰想不到她会这么直言不讳,愣怔半晌,旋即将珍珠放进口袋,“有意思。”

    “咚”,一声闷响和着乌娜尖锐的叫声响起,叶歆来不及整理乱了的云鬓,和蔽体不严的衣物,嗖的将房门打开。

    布扬古威风凛凛的站在门口,乌娜气若游丝的倒在天井边,嘴边挂着未来的及擦去的血迹。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几乎是异口同声,布扬古和叶歆面面相觑。

    叶歆衣不蔽体,云鬓散乱,布占泰则挂着一脸坏笑,他竟然对她……布扬古感觉中正有浪翻滚,恨不得一拳打在布占泰上,然后再好好教训一顿不知羞耻的妹妹。

    布扬古怒目圆瞪,青筋暴露,乌娜则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他竟然对她……叶歆感觉中正烈火燃烧,恨不得一巴掌扇在布扬古脸上,然后在好好照顾一番体受伤的乌娜。

    兄妹俩面面相觑,目光交会中有火光爆发。

    布占泰轻咳一声,晃了晃手中的珍珠耳坠,“这个当定信物我收下了,接下来是你们叶赫的家务事儿,我无权干涉。”语毕,便将门重重关上。

    丫的,倒真是不怕别人不误会。不过叶歆现在没空解释这个无聊的问题,蹬蹬两步跑到乌边,将她扶起。

    “怎么回事儿?”眼神毫不闪躲的盯着布扬古,谁让他打乌娜的?

    “格格,奴婢蠢笨,惹了……咳咳,惹了贝勒爷生气……原该领乏。”乌娜压制着口剧烈的疼痛,好好的一句话中夹了好些咳嗽声。

    “她就算是有天大的错误你也不该这么狠心!”叶歆拍着乌娜的后背,指责的声音也随着柔和起来,生怕自己的大喊大叫吓坏了她。

    布扬古着脸,这丫头平教训下人可不比他手软,这会儿在这当什么好人?若要不是因为她跟布占泰在里面做不正当活动,他能那么生气么?

    “我还没说你,你到好意思质问起我来了!”布扬古着脸,一步一步走进叶歆。

    院子里循声走来的奴才们统统倒吸一口凉气,紧盯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我怎么了?”莫名其妙,他打人还有理了?叶歆美目一瞪,不甘示弱的仰着头。

    “你和布占泰……”布扬古猛的收口,鹰眸一扫,呵斥着立在一边围观的家奴,“都是游手好闲没事儿的么?统统给我滚下去,仔细爷的鞭子!”

    话音一落,原本聚在一起的人如漫天落叶,随风刮散般消失不见。

    叶歆不给布扬古继续指责自己的机会,狠狠的对着布占泰闭的房门瞪了一眼,便扶着乌娜举步维艰的向自己的屋子走去,留下布扬古一个人在寂静的院落里消化自己的内伤。

    “格格,奴婢不碍的。”

    “格格,奴婢能动。”

    “格格,奴婢真的不用瞧郎中。”

    ……

    虽然乌娜整“格格体”的说起来没完,但是叶歆还是为她请来了医生,替她开了药方子,并且严令她这些天不许轻易下。又在自己八个小丫鬟里抓了一个最为稳妥的琪琪格来帮着她一同照顾乌娜。

    关于看病,吃药,休息,乌娜都乖乖的接受了,可就是叶歆特意为她准备的补品这丫头说什么也不敢吃,嘴里通通都是什么人微福薄,无福消受的话。

    其实叶歆知道,她不过是怕自己风头太盛,惹来丫头嬷嬷的记恨,以后的子不好过。

    “这莲子羹太甜了,我不喝。”叶歆将手中甘甜可口的莲子羹一推,嘟着嘴,老大的不满意。“把这些拿去你们分了吧。”

    “是。”一旁侍候的琪琪格会意,自端了托盘出去。将那剩下的莲子羹分给了外面的丫头嬷嬷们,并理所应当的送了一碗去乌娜那儿。

    “格格真是挑剔,这莲子羹多好喝。”品尝美味的老嬷嬷,不知道谢恩,反倒数落起了叶歆的刁钻和不是。

    “格格那可是咱们贝勒爷的眼珠子,就算是挑剔也不是你这老东西能说的。”另一个老嬷嬷啐了一口,对她使了使眼色。话外音既隔墙有耳,说话小心。

    那老嬷嬷吐了吐舌头,继续吃她的莲子羹。旁边有小丫头絮叨道:“谁知道格格是真的挑剔,还是为了照顾某人。”

    却是一语道破天机。才刚从乌娜房间里出来的琪琪格又回头瞧了一眼一脸感激的乌娜,格格虽想的周到,然而有心人并不只她一个。只怕这般煞费苦心并不能保护乌娜。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