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溪云初起(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跟努尔哈赤较劲,又一次惨败而归。纳林布禄愤愤不平的坐在马车里,盯着外面忙着和褚英代善告别的叶歆,紧紧拧在一起的眉心忽然舒展开来,计上心头。

    “东哥儿姐姐,委屈你了。”代善依然拘谨礼貌,声音中听不出什么感

    叶歆淡然一笑,“二阿哥言重了,趋利避害,这的确是个好方法。”

    代善极不自然的笑着,眸色黯然的转了,告别只在一句保重之中匆匆结束。叶歆看着代善淡出视线的背影,竟然心生一丝怅然,没劲,没劲透了。

    站在风中的褚英此刻多了一分飘逸俊朗,眉头紧锁可却因为年轻,怎么也出现不了深深的川字纹。

    “别绷着脸,又不是再也瞧不见了。”叶歆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膛。

    那小子瓮声瓮气的嗯了一声,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忽然就掏出了一只翠绿色的翡翠耳坠,在叶歆面前晃了晃。“这是我额娘生前留给我的耳坠,现在送你了。”

    说着便往叶歆手中塞。翠绿中带着有些冰凉的光泽,是和她前白卵石一样的泪滴形状。这形状不吉利,让人看着便心生惆怅。

    “送我这个做什么?还是单只的。”

    “这原是一对儿,一个在我手里,一个在二弟那儿。我额娘说,这个只能给她的儿媳妇。我知道你懂的,不管谁聘娶你,你都不准答应。”褚英涨红了脸,可却依然的一脸不可一世的命令着。

    “我考虑考虑吧!”叶歆将那耳坠小心的收进口袋中,“傻小子,后会有期。”

    她说考虑考虑?他有什么不好?建州都督的嫡长子,仪表堂堂,虽然她是女真第一美女,可也不用那么骄傲吧!她!她竟然还叫他傻小子!褚英愣在原地看着背对着她挥手的叶歆一脸不平。

    回程的马车里,叶歆总是不住的拿出那耳坠来细细端详。坐在对面的纳林布禄鹰眸凝视,半晌开口道,“手上这玩意儿可是努尔哈赤家小子送的?”

    “恩。”叶歆点头,将耳坠握于手中,警惕的看着纳林布禄。

    “难为那小子有心。不过东哥儿,你阿玛虽然宠你,可你若要是和建州的人私定终生他定然不会轻饶你。”

    纳林布禄语气威严,颇有恐吓之意,可听在叶歆耳朵里可就没有什么威慑力了。莞尔一笑,向车一靠,自闭了眼不再说话。

    纳林布禄讶异的看着她,半天说不出话。照平常这丫头一定叫嚣着理论,说什么绝对不会向恶势力妥协,可今天怎么就一声不吭了?在建州发生了什么?她怎么就变了。

    马车在覆盖着冰雪的山水间前行,向着它的目的地靠近。

    虽然叶歆对叶赫的了解甚少,可她清楚的记得,当初被费英东带着逃离的那座城是三面靠山,一面还水,可着一座却是三面环水,一面靠山。这是哪儿?居于城南的八角明楼格外醒目,这绝对不是夜黑寨。

    “你且暂住我这儿,我自会打发人告知大哥你的下落。”纳林布禄将叶歆带进一座古朴宫后,扔下这句话便拂袖而去。

    从乌娜颇为不满的唠叨声中,叶歆大概知道了自己处境。

    这个地方是叶赫东城,纳林布禄的城池——台柱寨。而她住的这个二层小楼,是整座城内最豪华的一座格格楼。虽然她不属于东城,可纳林布禄为了表明自己对她特殊的宠,特意派人在此建造了一件彷明八角楼,比城南的迎神略低一层。位于纳林布禄与其长子的贝勒府西侧,就连东城的福晋和格格们都没有受到这样的待遇,足以见得这个布喜娅玛拉格格的尊贵和特别。

    可是往往受到特殊待遇的人,会成为众矢之的。

    “格格,要不要拖人给贝勒爷送书信要他快些派人来接咱们回去?”乌娜一面忙着收拾铺,一面神秘兮兮的对叶歆道。

    “叔父不是说会着人去告诉阿玛么?”叶歆不以为然,从铺着虎皮的长椅上起,规规矩矩的坐到铜镜前,开始拆掉头上的钗环耳饰。

    乌娜挪着小碎步跑到她边,帮忙,“格格,您怎么忘了。咱们家二格格一直……”

    “我一直怎么了?”乌娜的话还没说完,便有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是女声,那种听了就让人生厌的声音。叶歆转头,看见一个穿着大红色夹袄,翠绿色长衫的小女孩儿正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

    柳叶弯眉,媚眼如丝,樱桃小口,恩,标志。

    不过,穿的还真是滑稽,红配绿这种颜色她也能穿的出来。

    叶歆忍俊不,不知道她是谁,索就不去理睬,乌娜慌张行礼的时候自己又顾自的拆掉最后一支金钗。

    原本只映着自己面容的铜镜里,硬生生的挤进一张俊俏的脸来。只是刚才的似笑非笑,这会变成了黯然无光。

    果然是女真第一美女,九岁的娃娃脸,竟让一个俊美的十二岁少女瞬间失色。叶歆摸了摸这个在现代只能算得上中上等姿色的脸,心中有点窃喜。

    方才少女的傲慢的确让人厌烦,这会儿她自惭形秽的神色倒是让人心中暗爽。

    “凭你长的漂亮就能目中无人了?见了姑姑不行礼,这是哪门子的规矩,难道你见了孟古姐姐也是这般模样?!”

    那少女瞬间失神后,又恢复了自有的张扬跋扈。指着铜镜中美得不可一世的叶歆怒吼。

    二格格?或许是孟古姐姐的妹妹。

    叶歆嗖的起,瞟了一眼那傲慢的少女,微微颔首,“连旅途劳顿,多有怠慢之处,还请姑姑见谅。”

    话虽说的客气,可语气却一点也不谦卑。

    叶歆从少女边走过,带起香风阵阵。谁许她如此傲慢的,是谁把她宠成了这样?她凭什么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在自己面前脱去了衣物,放下帷幔安然入睡?

    是谁!准了她这样,难道只因为她有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二格格看着叶歆淡定的裹进锦被中时,才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七窍生烟。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