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溪云初起(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洞寨,貌似是建州东界的一个地方。纳林布禄在那?难道是要打仗?叶歆恍然大悟,嘴角微微上扬,让褚英送她回叶赫,那努尔哈赤的那场好戏还怎么唱下去。

    “方才我只是一时兴起,你我连不见,多有想念。若不嫌弃,我还想在留下叨扰几。”叶歆的目光看似无意的瞟向代善,他沉静毫无波澜,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东哥儿?”褚英有些不敢相信,遂拔高声音,“我是说,如果你想回去,无论如何我都会送你回去的。”

    “我不想回去。”

    这小子是不怕自己惹祸,还是真傻?看着他真诚的眼眸中透着阵阵焦急,叶歆的心有些隐隐作痛。

    感动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一天之内似乎出来捣乱太多次。只是这一次,口的撞击似乎比上一次更为强烈。

    “不回去,那我就守着你!”

    褚英不含任何杂质的诚挚目光,带着惊异和赞叹在叶歆脸上定格,有的时候就是那么一顺,就固执的定格成了永远。

    车轮在褚英的一声令下缓缓移动,带着三个心思繁杂的人向内栏驶去。

    一切似乎都在努尔哈赤的掌控之中,叶歆理所应当的留在了建州,陪在孟古姐姐边。叶赫也一如既往的坚持着自己的固执,守在东方边界不肯退兵。

    银白色的月光清冷的洒了一地,即使用整个回廊的红烛光来迎合,也不能掩去那满目的冰凉。

    叶歆一盛装,在四个宫女并两个嬷嬷的带领下向人声鼎沸的宫走去。那有一场所谓欢送的宴席正为她隆重的举行着。

    回廊转角处,忽而闪过一个黑色人影,不高,然而很矫健。

    没等叶歆定睛去瞧,丫头嬷嬷已经跪了一地。

    “大阿哥吉祥。”

    是褚英!

    “都退了吧,阿玛着我自带了布喜娅玛拉格格去议政厅回话。”褚英颇具威严的话音一落,那丫头婆子虽有质疑,可却不得不乖乖走个干净。唯独只留下乌娜一个人陪在叶歆边。

    “前面不是在举行宴会?怎么又要去议政厅?”叶歆有些不解,褚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前面宫内灯火通明,欢愉的歌声一浪高过一浪,宴会并没有取消啊。

    褚英警惕的向四周瞧了瞧,一步冲到叶歆边,拉紧了她的手。“形势有变,我现在得送你出费阿拉。”

    说话间,褚英便已经拉着叶歆向宫后绕去。

    “乌娜!”叶歆下意识的回手要去拉乌娜,可却被褚英一掌拍落手臂。

    “来不及管那么多,回头我再赏你一个得力的丫头。”

    这话的意思是,要把乌娜扔下?像扔掉一个累赘的包袱一样?

    “那不行!”叶歆倔强的停住脚步,“若真是有变故,我必须带她走。她跟着我,我必须保她周全。”

    褚英脸上是不可置信甚至埋怨的神,而乌娜则是泪光闪闪,感动或许更多的是感激。

    “好。”没那么多时间去和她纠缠,带着就带着,反正费英东的功夫也足够保护两个人。褚英拉着叶歆的手继续疾步前行着,原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可偏在绕到了后门的时候出了差错。

    原本该守在这的费英东不见了,反而变成了一脸优游的代善。

    “你怎么在这儿?”褚英依然不放弃最后的坚持,四下张望着试图找到费英东。

    “当然是为了救你们。”一袭白衣,在月光下清冷飘逸。代善的口吻像平常一样优雅从容。

    叶歆有些懵,脸上的表是和褚英一样的诧异。

    代善盯着叶歆,潭水般的双眸里映衬着冷峻的光。“阿玛说要亲自送东哥姐姐回叶赫,大哥何必多此一举。”

    “代善,你说什么话?”褚英暴躁的打断他,“阿玛要送她去做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别跟我这儿碍事儿,我的拳头可不认人。”

    代善盯着褚英挥至自己面前猛然收住力度的拳头,岿然不动。“你现在送走她,叶赫和建州马上就会兵戎相见。”

    “那又怎么样?我绝对不能让阿玛利用东哥儿。”

    “这不是利用,这是趋利避害。只有让阿玛送她回叶赫,才能换来两部的安宁。”代善虽依然平静如故,可神态中的固执不比勃然大怒的褚英少多少。

    “可阿玛是要用她做人质。”

    “是送她去见她的叔父,然后一起回叶赫。”

    “你明知道不是!”

    “可是你现在送她出费阿拉然后呢?回叶赫?凭费英东一个人能逃过费阿拉城外守着的几千兵众?”

    “……”褚英哑口无言。他只想到不能让东哥的心受到任何伤害,却忽略了所有的细节。

    叶歆看着纠结的两兄弟,有些摸不着头脑。可她大概能猜出来一些。叶赫与建州局势紧张,恐怕努尔哈赤是要用她做筹码,迫纳林布禄退兵。

    代善,太冷静,褚英,太感用事。不能说谁好,也不能说谁不好,只能说,他们对于付出的理解不同。或者他们关心的程度不同,一个来不及多想,一个可以从长计议。

    “宴会是不是快要结束了?咱们还是一起去闹吧。”叶歆从两兄弟中间穿过,在惊骇难平的乌娜搀扶下优雅的向灯火通明处走去。

    一切还是如努尔哈赤的预料进行着,当他带着叶歆出现在纳林布禄的面前时,非常得意的看到了惊骇和懊悔的神

    谁也没说这场战争的筹码,谁也没用谁来威胁谁。可一切却又是那么的一目了然,努尔哈赤不松手,叶赫这个价值连城的格格就回不去他们叶赫。不管是不是出于迷信,这个女孩都对叶赫有着非凡的意义。

    纳林布禄咬咬牙,在黑红的脸上挤出一丝滑稽的笑容。“孟古姐姐近来可好?我叶赫与你建州向来交好,哪儿就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大动干戈。既然淑勒贝勒亲自送东哥儿前来,那我也就不前往费阿拉亲自迎接,我自带了东哥儿回叶赫。你我就此别过。”

    就这么灰溜溜的退兵了,因为人家手里捏了你的软肋。谁让这个死丫头去的建州?拼死不嫁给歹商的理由,是站在努尔哈赤后的褚英还是代善?

    红颜祸水,红颜祸水,自古红颜多误国啊!战争虽然没有爆发,可纳林布禄内伤不清。在努尔哈赤肆无忌惮的的一笑声中,带着叶歆悻悻然的逃回叶赫。原本是胜券在握,可就那么一瞬间,让敌人反败为胜。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