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溪云初起(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北国风雪,说不出的壮美辽阔。屹立于这白山黑水之间的费阿拉城更是带着一种令人敬仰的肃然。

    穿过层层宫墙,在努尔哈赤近乎贴心的引领下,叶歆终于来到了内栏。

    据说这里是努尔哈赤的**,结冰的池水环绕着庄严的红墙绿瓦,说不上奢华却也富丽堂皇。

    环佩交响处,厚重的门帘已经被几个穿红戴绿的小丫头打起。努尔哈赤接受着众人的福礼,极尽温柔的牵着叶歆的手,向宫内走去。

    “孟古,快来瞧瞧爷把谁给你带来了!”努尔哈赤狭长的凤眼眯成好看的弧度,看向旁依然有些迷茫的叶歆。

    有掩不住的笑意从他俊朗的眉宇间传出,让舒雅不自觉的与他对视一笑。

    珠帘撩动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响声,随后便有倩影闪过珠帘。

    孟古姐姐,于万历十六年嫁于努尔哈赤的叶赫格格。是叶赫东城贝勒纳林布禄之妹,布喜娅玛拉之堂姑。

    此时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女,正在丫头的搀扶下,跨过月亮门,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笨拙的行礼。原本柔和温暖的目光在看见叶歆时竟闪过一丝讶异和惊慌。

    “东哥儿?快来让姑姑好好瞧瞧。”孟古姐姐对于叶赫局势的担忧明显少于对眼前小东哥的关心,在一刹那的愣怔后眼眸中陇上一层薄雾,上前一把将舒雅搂在怀中,心肝的叫着。

    叶歆生疏的叫了一声姑姑,便从孟古姐姐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将有求助嫌疑的目光投向努尔哈赤。

    这一望,倒叫努尔哈赤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东哥儿眼里的无助和迷茫让他心头一紧,似乎有人用虎口卡住他的喉咙一般,几乎令他窒息。

    果然是女真第一美女,年仅九岁,只眸光一转就摄了人的心魂。

    “放开我,我要去见那个害死我兄长的人!我要那个狐媚子,为我哥偿命!”正当气氛诡异尴尬之时,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尖锐的女声。

    声嘶力竭的呐喊中带着满腔的愤恨难平。

    努尔哈赤神色一凛,一个跨步闪至屋外。

    侧福晋哈达那拉氏被侍卫拦住,正拼命挣扎。发丝凌乱,覆于额前,向来温顺的目光中透着阵阵杀气,惨白的脸掩盖住了她往的柔美,多了几分狰狞。

    “你这是在做什么?”努尔哈赤着脸,剑眉紧蹙,盯着哈达那拉氏的眼眸似一潭深不见底且冰封已久的潭水。猜不出绪,却看得见寒意。

    哈达那拉氏见努尔哈赤先是一愣,随即玉手一扬,穿过侍卫手中相互交叉的长矛,指向刚刚探出子的叶歆,“我要杀了她!是她害死了我的兄长!”

    叶歆被她生生凄厉的指责吓了一跳,躯微颤,向后一缩,躲进了孟古姐姐的怀中。

    努尔哈赤上前一步,卡住哈达那拉氏嫩的脖颈,“歹商死于自己的贪念,与东哥儿无关。你若想活命,最好老实点!布喜娅玛拉和你一样是爷的女人!”

    语气冷静中透着阵阵寒风,舒雅看着哈达那拉氏的脸迅速涨红,不倒吸一口凉气。努尔哈赤的话中到底蕴含着怎样的含义,她无暇顾及。哈达那拉氏的呼吸已经越来越困难,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生命在自己的面前消殒。

    “快停手,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叶歆不理会孟古姐姐极力的阻挠,挣脱她的束缚冲上前去,拉住努尔哈赤青筋暴露的手臂。

    孟古姐姐吓出一声冷汗,樱唇微启,正上前请罪,只见努尔哈赤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随着他手上力道一松,哈达那拉氏扑通一声瘫倒在地,一面咳嗽,一面贪婪的呼吸新鲜空气。

    “今天看在东哥儿的面子上饶你不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今时今开始,你要搬出内栏,住进西兰苑,永远不许踏出房门半步。”

    努尔哈赤话音一落,哈达那拉氏长啸一声,泪眼朦胧依然掩藏不住她看向叶歆时所带的愤恨,“布喜娅玛拉,今你亡我哈达,他必遭天谴!”

    赌咒后,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大笑声。

    “拖下去,食三!”努尔哈赤毫不留的一脚踢在哈达那拉氏的口,至使她腾空跃出几米后重重落地。

    叶歆将惊骇的目光从哈达那拉氏边的一片血红处收回时,才猛然发现努尔哈赤正蹲在自己边。揉着她的头,柔声道:“只要我在一天,便没人能伤你一分一毫。”

    叶歆嘴角抽搐,难掩心中惊骇,一把推开努尔哈赤。慌神般的四处张望,然而声音却冷静笃定,“传乌娜来,我要回家,回叶赫!”

    努尔哈赤的嗜杀成,让她害怕。哈达那拉氏被拖走之时,愤恨幽怨的眼神让她心神俱颤。

    叶赫虽也一样暗流涌动,可绝不像建州这样动辄见血,她要走,一辈子都不要和努尔哈赤扯上关系。他……真的太可怕了。

    “这就是你的家,你还想要去哪儿?回到叶赫被布斋那老东西送去别处和亲么?”对于自己的保护,叶歆竟然全不领,努尔哈赤难免心生怒火。一步上前,要将叶歆拉至自己怀中。

    孟古姐姐颤抖着而出,横臂拦住努尔哈赤,“贝勒爷息怒,东哥儿从未见过这等血腥场面,一时间惊慌失措也是有可原。还请爷屋内休息,让妾来安慰她。”

    努尔哈赤看着躲在墙角强装镇定盯着自己的叶歆,缓步走到她的边。

    “做我的女人是一定要见惯了血雨腥风的,东哥儿,一切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

    他翳的眼神中有让人解读不清的愫,叶歆按耐不住灵魂深处的恐慌,紧咬着下唇紧紧靠在墙壁上。

    穿越百年光的对视,有多少注定的纠葛在目光中缠绕,叶歆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极力想要把努尔哈赤儒士般优柔华贵的脸庞和他灵魂深处的豺狼本分开,可却是白费力气。

    文人和武士的完美结合,才能造就一代伟人。这个陌生的时空,有太多她不得不见怪不怪的血腥和争斗。没错,一切不过才刚刚开始。

    “阿玛,何和礼额驸求见,正于前恭候。”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