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溪云初起(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惠茜 书名:清覆天下
    楔子

    初的北国,并不见冰雪融化。大明北国边关,正有一场百年罕见的暴风雪席卷而来。

    屹立于叶赫河北岸山坡处的雄伟古城——叶赫西城夜黑寨正在这狂风怒吼的雪夜,慌乱的迎接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叶赫贝勒布斋守在产房外足有三个时辰,当一道震耳聋的响雷劈过后,终于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布斋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接生嬷嬷用锦被包着一个精致的小人儿,匆匆赶出来报喜。“恭喜贝勒爷,喜得一位小格格。”

    接连生了两个儿子,女儿的确珍贵。布斋兴奋的手舞足蹈,一个跨步上前,接过那个依然闭着眼睛的小娃娃,笑的合不拢嘴。

    “法师快来瞧瞧,给我的小格格占卜命理,好来取个名字。”布斋招手叫着后的萨满法师,他可是整个部落最德高望重的萨满。

    冰冷而狰狞的面具后,是一张惊恐到极致的面容。萨满法师盯着那个五官过于精致的小娃娃,嘴唇抽搐:“此女非人间之人,乃九天玄女下凡。”

    “什么?”布斋震惊的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萨满法师。

    “此女可兴天下,可亡天下。至此人间将因她掀起轩然大波,战乱连年自是不可避免。”那老萨满的声音沙哑,虽是女人,听上去却更像是上了年纪的男子。

    布斋神莫测的盯着怀中的婴儿,眼眸中闪过让人难以捉摸的愫,有欣喜也有痛楚。“既是如此,还请法师赐名。”

    老萨满从怀中拿出一块经过打磨的泪滴型白卵石,放在婴儿的襁褓中,“多阔霍女神赐名,布喜娅玛拉。”

    布斋翻看那精致的白卵石,发现石头上赫然刻着,布喜娅玛拉五个字。

    叶赫那拉布喜娅玛拉,名东哥,一个有着传奇一生的女人正式登上历史舞台。从此她带着“可兴天下,可亡天下”的箴言,开始了自己跌宕起伏的一生。

    *************************************

    溪云初起沉阁,山雨来风满楼。——许浑《咸阳城西楼晚眺》

    ************************************

    大明万历十九年。布喜娅玛拉出生的第九个年头。

    早三月正值万物复苏之际,然而长白山一带依然冰天雪地,白雪皑皑。

    就在这一片肃然的广袤原野上,有一辆银顶红毡马车正以令人咂舌的速度从大明江山的北关叶赫城向建州女真的费阿拉城疾驰。

    北国风雪带着彻骨的寒意透过厚重的毡帘无赖的钻进马车。一个裹着火红色狐裘大衣的小女孩,正捧着精致的手炉若有所思的看着马车中间那张檀木八角矮几。镂空的镀金镶玉熏炉正腾起层层青烟,绕着她的万缕思绪,穿越百年光回到原本属于她的时代。

    “格格,您别总是发呆,奴婢看着心慌。”红衣少女旁,坐着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孩,此时正惶恐的看着她,眼含泪。

    “外面的人是谁?要带咱们去哪儿?”叶歆艰难的开口,原以为会说的含糊不清,意外的竟然咬字格外清晰。震惊之余不感叹,自打三天前穿越到这个叶赫格格上开始,怪事就接二连三的发生。如今竟然连生僻到几乎失传的女真话她也能说的如此流利。

    “格格,您怎么了?这马车是淑勒贝勒家大阿哥的啊,那外面的人是大阿哥的侍卫费英东啊。”名为乌娜的婢女捂着嘴,可是哽咽之声依然固执的从指缝间溢出。

    萨满法师到底是救活了格格,还是召唤了别人的灵魂?为什么格格什么都不记得了?

    “费英东?”舒雅眉头微蹙,这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好像是努尔哈赤的开国五大臣之一。淑勒贝勒,是努尔哈赤无疑。大明万历十九年,呵呵,还真是个战乱的好年头。

    别人穿越都去康乾盛世,她可真是好运,要亲眼见证努尔哈赤打天下了。历史系高材生,遇到可笑的穿越。这可真是天大的讽刺。

    “格格,您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乌娜试探的询问着,惋惜之溢于言表。

    “唔,兴许记得些,只是脑子有些乱。”叶歆揉揉眉心,闭上双眼,并不想再继续讨论。

    那个带着鬼怪面具的萨满法师说过,只要她以叶赫那拉氏布喜娅玛拉的份完成她该完成的任务,就可以得到一次正常的轮回。时间虽然有点长,但是她能忍耐。只要心中有所期盼,一切的难题都会迎刃而解。

    碧波漾的蓝天下,一座古城巍然耸立。依山傍水,气势恢宏又不失典雅。凛冽的寒风中夹杂着让人心旷神怡的清新味道,古树枯黄的枝干映衬的城门格外威严。舒雅站在城门下,抬头看着城门上赫然醒目的四个大字——费阿拉城。

    努尔哈赤的地盘,果然不同别处。叶赫东西二城的确无可比拟。

    当那个只有十几岁的费英东挎着大刀跑到紧闭的城门口时,沉重的宫门猛然被人拉开,发出沉闷的响声,一个同样着大红色貂鼠大衣的少年骑着高头大马意气风发的向城外赶来。

    “吁……”随着一声断喝,骏马前蹄一扬,在距离叶歆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住。溅起的飞雪让她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那骑马的少年跳下马背张开双臂,向叶歆走来,“东哥!欢迎回到费阿拉!”

    叶歆被少年紧紧揽在怀中,竟莫名的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悸动。

    该死的,难道真把自己当成九岁的小女孩儿不成?叶歆,你已经二十二岁了,请理智!

    深吸一口气,推开少年,叶歆眼眸中不带任何温度的直视他,“是你派人抓了我来?”

    “抓?”少年显然对这个字很不满,眸色一沉,略带稚气的脸庞竟给人无形的压力。“布喜娅玛拉,你知不知道这个字多伤人?我褚英千方百计的救你,你竟然毫不领?”

    手腕被褚英紧紧攥住,竟有一种痛至麻痹的感觉。女真人的体质真是不可小觑,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子,竟然有这般力气。

    叶歆挣了挣,却不料褚英的力气越来越大,最后只得认命的静止,涨红着脸,看向褚英,咬紧下唇,这个孩子未免太暴躁了些个。不过是说错了一个字而已,倒也至于这样。

    褚英怒目圆瞪,叶歆杏目含嗔,好一对冤家。

    乌娜和费英东被两位小主子的举动吓了一跳。和大阿哥对峙,从来都是自家格格吃亏。乌娜扑通一声跪在褚英脚下,连连叩头,“大阿哥息怒,我家格格大病初愈,受不得这样的罪。”

    “大病初愈?”褚英原本凌厉的目光忽然变得柔和,手上的力度也随即一松,将叶歆带入自己怀中,“你不仔细自己的子,又惹了什么祸端?投湖的事儿可是真的?”

    “恩。”叶歆点头,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褚英绪的巨大反差。

    听说,这体的本尊为了不嫁给哈达部贝勒歹商,投湖自尽,都是因为这个刚烈的小姑娘,叶歆才莫名的被萨满的魔咒召唤而来。

    “你怎么那么傻?我不是说过,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边抢走么?东哥儿,你竟从不信我。”语气中失望多于责备。这怎么可能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说的话,早恋也不带这么早的。

    叶歆尴尬的看着褚英,垂下头,盯着他深黑色毡蓉靴面。怎么也说不出那句我信你,如果是真的东哥儿,一定会说的吧。

    “我瞧瞧,是不是我的东哥儿来了?”爽朗的声音中带着振奋人心的气势,叶歆猛一抬头,只见城内一个魁梧健硕的年轻男子正踏着稳健的步伐向他们走来。

    深褐色裘皮罩衣带着一种肃然的冷峻,映衬的他的五官格外俊朗英气。浓黑的剑眉下一双狭长凤眼生的及其魅惑,鼻翼高,略微有些厚重的嘴唇极力上扬着,可笑容中却依然带着凛然的威风。

    那双不怒自威的双眸竟和褚英的如此相像。想必这就是努尔哈赤了。

    努尔哈赤犀利的目光定格在叶歆和褚英十指紧扣的手上,拍着褚英的肩膀:“我的好儿子!你救了东哥儿,阿玛自然好好赏你。除了她,阿玛什么都能给你。”

    “阿玛,我只要她!”褚英定睛看了错愕的叶歆一眼,握紧了她的手,转而一瞬不瞬的盯着努尔哈赤。眼神中的坚定让叶歆不倒抽一口凉气。

    “好。不愧是我的好儿子,果然够胆量。”努尔哈赤先是一愣,随即爽朗的笑着,翳的眼眸并没有多出几分柔。直到转看向叶歆时才多了几分暖意。“你姑姑已经念叨了你好些时,如今你且同我一道去瞧瞧她罢。”努尔哈赤拦腰抱起舒雅,跳上马背,不由分说的向城内跑去。

    他的怀抱有着某种让人抗拒不了的温度,叶歆下意识的向其怀抱靠拢。虽是这样,可她依然无法抑制回头张望褚英的**,那个倔强而勇敢的少年给她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褚英站在寒风中,看着两人共乘一骑策马而去,握着刀鞘的手青筋暴露。牙齿由于愤怒而不停的咬出咯吱的响声,让人感到彻骨的寒冷。

    一只干净而修长的玉手轻轻搭在他微微颤抖的肩上,“褚英,东哥格格是阿玛要聘娶的女人。你最好不要固执。”

    没有女生该有的媚,声音中透着比男子更加刚毅果断的命令。褚英回头,看见大姐东果格格,愤愤不平的抖开她的手。

    “她心里的位置是我的,就算是死,我们也得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清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