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1:都是官二代惹的祸 一场预谋的刺杀10

    本来想开枪的王大同竟然找不着点了,他混黑道,刀玩得不少,枪用得并不多,更多的时候,枪只是拿出来吓唬人,所以就更别谈什么枪法了,现在他是拿着枪也无法。



    但他毕竟是黑道上的老狐狸,在那个很关键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收场的时候,他看见了在一边吓傻了一样的李登云的父亲。



    于是一下子冲过去,把枪指在他头上,对,关键的时候,一定要有自己的筹码,和赌博一样,只能有筹码,赌局才能继续,不然就是出局。



    李登云在王大同的目光瞥向父亲的时候就猜到他的用心,还喊了声“爸爸小心”。



    但父亲那样一个老人,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到这时候他都还不清楚,这些人是什么来路,还以为真是部队的人来抓儿子调查,儿子不听话的反抗。



    李登云见父亲没反应,而自己出手也明显来不及,距离决定了时间,再说他手里也有筹码,所以不是很担心。



    王大同把枪指着李父的头命令李登云:“把我的兄弟放开,否则先杀了你老子,让你变成一个不孝子!”



    李登云一声冷笑:“你是当我傻还是自己傻呢?我放了你的兄弟,让你对我开枪?真不好意思,我还没有糊涂到找死的程度!”



    王大同把手里的枪往李父的头用力的顶了顶,做出一种相当可能开枪的态度说:“我手里有枪,先杀了你的老子,一样还能杀了你!”



    李登云说:“你最好是放了我爸爸,你大概知道我的本事,只要我的脚上一用力,地上的人会死,手上一用力,站着的人会死,而且——”



    他从被自己控制咽喉的杀手上,缓缓的抽出一把手枪来:“你只要对我爸开枪,你的小命也就要向阎王爷报道了。”



    而李父此时还在劝他:“登云啊,你不要反抗,好好的跟着同志回去接受调查,你这样会把事闹大啊。”



    李登云听得一塌糊涂问:“爸,你说什么跟着回去接受调查啊?”



    李父说:“同志不是说你在部队执行任务贪玩了国家公款,被察觉逃跑了,他们来找接受调查的吗?”



    李登云顿时恍然问:“原来您说妈病了是假的,是他们让你喊我回来的?”



    李父承认:“是啊,这样的事,只有一条出路,政府说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李登云说:“爸,您被他们骗了,他们是黑势力,因为我曾经执行任务得罪过他们,所以他们来报复我。”



    他还是坚定的把自己已经退役的谎言说到底,不想美丽知道,不想父母知道。



    王大同已经不耐烦了吆喝:“少废话了,李登云,你放人还是不放?”



    李登云说:“你为什么会把一个傻子问题问上几遍呢?我告诉你,你们现在是贼,时间僵持下去,等下说不准就会像电视里演的一样,警察悄悄的包围这里,拿着话筒喊你放下武器,举手投降,那么,你们插翅难逃了。”



    这种时候,他明白,心理战术很重要。



    果然,王大同听了这话觉得自己的心里开始有些虚了,但在表面上还是表现得相当的亡命:“你也知道什么叫黑道,就是一定会心黑的了。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就是从走上这条路开始,就没打算看到天亮。死就一个字,早晚都有一次。所以,你吓唬不了我,就算死,至少,能让你老子,你妈,那个长得水灵感的,大概是你老婆吧,杀不了你,至少他们都会为子弹殉葬。”

重要声明:小说《从特种兵到黑道大哥:情人保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