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预谋的刺杀7

    ( )    他还是觉得有疑问:“他在部队违反纪律逃跑,我们至于要这时候用这样的方式来找他吗?而且,他们如果不傻要看我们的证件呢?”

    黄先说:“如果是这样,那就只有拿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命威胁另外一个人了,不听从的话就直接干掉!”

    王大同也终于觉得这办法不错了,于是将匕首收了起来,拿出了枪。对付两个老年人,用不着动手,只需要有样特别有威力的凶器恐吓住就好了,对方实在反抗,拳脚也解决得了。

    房门也没有反锁,王大同轻轻的开了门,然后按亮了灯。

    李母首先惊醒,看见两名拿着枪的男子,惊叫了起来:“你们是什么人!”

    王大同用手里的枪示意了下说:“阿姨,请您安静点。夜深人静的声音大了,影响不好。”

    李父也跟着被惊醒,看着两陌生男子,惊问:“你们什么人?想做什么?”

    王大同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战神”特种部队的,前几天,你的儿子在部队里犯了事,逃跑了,我们奉上级的命令回来抓他接受调查,希望你们能配合。”

    老两口听得这话,对望一眼,虽然意外,但没有怎么怀疑,李父问:“他犯了什么事?”

    王大同说:“派他执行任务的时候,现场有几十万的现金被盗,很多证据指向了他,他也察觉到了,于是在我们准备拘捕他的时候,他就不见了,我们猜想他会回老家来,他有回来吗?”

    李父犹豫着没答,他不知道该说真话还是假话,于公讲,他应该说实话,可是于私讲,那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怕害了他。

    于是他问:“事会很严重吗?”

    王大同说:“如果他一直畏罪潜逃,事就会很严重;如果他能诚恳认罪,因为他在部队立过不少功,看在他能悔改的份上,还是会宽大处理。”

    王大同在没跟唐宋没入“狼门”之前,曾多次进过公安局,公安对待罪犯的这一相当的熟悉。

    李父倒还真不怀疑,因为李登云这次回来就有点反常,以前过年都不一定有时间回来,回来一次也很匆忙,因为他是部队的能人,要干很多重大的事,这一次,他竟然说请了十多天的假!而且,他在一边的神不时的会有些郁,李父有观察到,但也不觉得,人难免会有想问题或者不高兴的时候,原来还是这么回事!

    王大同继续着攻势:“我知道你们担心他,但如果你们不让他站出来交代问题,只会害了他,法律要追究,他逃得了一时,能逃得了一世吗?早了结才会对他更好。”

    李父问:“那我们该怎么办?”

    王大同说得很直接:“把他叫回来!”

    李父皱眉:“现在吗?”

    王大同点头:“对,就现在,你可以撒谎他妈生病了,让他赶快回来。记得要装得很像,你也知道他是特种兵中的尖兵,嗅觉很灵敏,你装得不像的话,他就会怀疑,不会再回来了,会一直逃跑。”

重要声明:小说《从特种兵到黑道大哥:情人保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