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预谋的刺杀3

    ( )    司机倒会找借口:“她离我的车近些,我只先看到了她招手,没看到你们啊。”

    其实,一般的出租车司机都比较喜欢载女人,而不喜欢载男子,尤其是几个男子,还带着凶恶相,一看就不是好人,司机就更不喜欢载了。

    一个城市里,经常难免发生出租车被抢事件,哪怕几率小,防着点也是好的。

    可偏偏,钱勇是横着走路的那种人。在江城是,到海城来,他没有收敛。

    海城的士,出于司机的安全考虑,在司机座位和副驾座位之间隔着防护装置,但还是为付钱而留了个洞。

    但钱勇的手还是从洞里伸过去抓住司机的衣服骂:“没看到?你他妈的是在找死了是不是!”

    司机想挣脱,但钱勇是练过功夫的人,他哪里挣脱得了,而钱龙的两名手下也从另外的方向打开车门,骂着把司机往下面拖。

    而这时候,钱勇听到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钱勇回过头看向车外,就看见了一个男子。严格的说他只是看到了两条腿,从穿的裤子加上之前的声音确定是个男子。

    他的心里还是小小的虚了下,按照道理说,能讲出这种口气的只有一种人――警察!

    如果是在江城,警察又算得了什么?他和公安局长都经常同桌喝酒,一起 娼。

    但这是海城,不会有人给他的面子。

    他松开了司机,然后钻出车子,但是,幸运的是,他眼前的男子没有穿警服,很普通的一个人,穿得有点旧,还有点脏。虽然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但却长满了胡子。

    说得不好听点,倒像个乞丐,只是他的那双目光炯炯有神,很犀利,脸很冷峻。

    钱勇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看着他的目光,都不自有种冷的感觉。

    他觉得,这应该不是个简单的人。

    但他还是拿出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因为他觉得自己被侵犯了,从他上黑道开始,面对比自己强的人,没有害怕,只有征服,他总想用一种方式证明自己比敌人强大,侵犯自己的人,再强大,也不能输了面子。

    他看着那人问:“老子干什么,与你有关吗?你他妈的算哪根葱!”

    那人只是淡然一笑,笑得太淡,和没笑没有区别,只是脸上的肌放松的动了动而已,他说了一句让钱勇更加觉得愤怒的话:“你们现在赶快滚的话,我可以原谅你刚才的过错!”

    声音说得很轻,很平淡。但似乎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力。

    钱勇还没说话,他的一手下已经先忍不住了,指着他骂:“你他妈的以为自己是谁啊,黑社会大哥啊,听你的!”

    钱勇说:“这人真他妈的烦人,你们先给他点颜色看看,教教他做人!”

    他这一发话,两手下不由分说,挥拳就扑向这乞丐一样的怪人。

    但第一人的拳头在差点打到他的脸上时被他一伸手给捉住,第二个人的拳头才挥起,脚步还没冲近,他抬腿一脚,蹬到对方的大腿,顿时摔了对方一个狗啃屎。

    但是,钱勇就在这空档出手了,一脚就踢往他的裆部。

    他的脚都还没来得及收回呢,这也是钱勇的险之处,知道对方可能是高手,但还是用两名手下来试深浅,同时见缝插针。

重要声明:小说《从特种兵到黑道大哥:情人保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