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故事,至少感动了我自己

    ( )    老早老早的时候,我很喜欢幻想。幻想自己此生能拥有一个童话的公主,我们一起沧海桑田;幻想自己能做英雄,管尽天下不平事,惩恶扬善。

    光似箭,年华似水,一转眼,脸上刻满成熟的沧桑,看透现实,无尽残酷。

    我没有遇到我的真,也没能做个惩恶扬善的英雄,我看见过这个世界很多不公道的事,但也就只能看着,一腔愤怒,在心里发霉。想表达的态度未必敢表达,忍不了的事但是一定得忍。

    我微小得就像一只蚂蚁,不敢用自己的个挑战别人的脾气,很容易被一脚踩死或一巴掌拍死。

    我活着,仍然只能卑微的做梦,把梦延伸到自己的小说里,有人称为意 。但我只能如此,小说才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我做主,我只能在我的小说里,向现实宣战。

    只有在这里,我才可以扯破喉咙歇斯底里的冲着现实大吼:俺们终于找到惊天动地的真,俺们终于能做所向披靡的英雄!

    这个故事,带着我老早的梦一路前行,往百花深处的芬芳,从平淡至高 潮,至少感动了我自己。或许有人会讲很现实,或许有人会讲过于夸张。其实,我想说的是,现实和幻想在我们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分开过,有现实的地方,就一定有幻想。也或许,我的本意,并非在讲一个惊险而刺激的故事,我希望在拥挤的现实里,大家有个可以做梦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从特种兵到黑道大哥:情人保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