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事件之后4

    ( )    李登云苦笑了笑:“本事这东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或许在有些人眼里我确实很有本事,但我自己觉得自己很一般。”

    是的,其实他很想说这世界流行的一句话: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所以这社会不管什么人,能赚到钱的才是能人。而他自己,纵然有一腔血,一颗赤子心,一英雄本事,但连一想结婚的房子都买不起,感觉自己不过废人一个。

    现实,在很多时候,告诉一个人的价值在哪里,都是用财富来衡量,也就是所谓的价。

    大家在“辣不怕”选了个雅间坐下,点了菜,开心的聊着家常。

    但李登云想到,等下吃饭之后,与美丽之间所面临的问题,会面对了,或许这将是彼此的最后一餐。

    记得,曾经他和她在这里吃火锅时说过:“也许,来这里吃的不是火锅,而是感觉。”

    而以后,大概他只能说,来这里吃的不是火锅,而是回忆了。

    很多幸福的东西,最后都会沦为伤感,唯一的温暖,只留驻在回忆里。

    但是,吃过东西后离开,她将自己子的重心都靠在他的上,让他感觉她和自己仍然那么亲密,充满依恋,才陡然发觉自己对她有那么多的不舍,无法做到一刀两断。而且,他更不希望提及这件让大家绝望的事坏了彼此的心

    所以,当她像他以前每次回来一样和他去酒店开房,路上她问了句他什么时候回部队的时候,他说这次请的假比较长一点,差不多半个月。他没说自己退役的事

    她听了很高兴:“这次你可得好好的陪着我玩了。”

    是的,异地恋的相思之苦,非常的折磨人,每次他回来,两人的激才刚被点燃,很快就被扑灭,总是意犹未尽,留下长长的想念。

    所以,他能理解她的高兴。

    一进入房间,两双相思的目光碰触在一起,逐渐的炙,燃烧起来。

    他感觉得到自己的内心激,全的血液沸腾,而她看着他的目光像是一种期许,他什么也没说,一把将她搂过怀里,嘴狠狠的堵了上去,上下左右来回的吸 着,撕咬着。

    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尤其是下 体,开始充 血,膨胀。也感觉到了她的那种喘吁吁,小的手在背后将他抓得很紧。

    这已不是第一次,所以不会觉得紧张,只会觉得迫不及待,以至于本来很熟悉的过程进行得有些手忙脚乱似的。

    他将她拦腰抱起,放到了上,手脚粗鲁而麻利,三下五除二,替她和自己都迅速的脱去了所有内外的衣服,将重重的体压到了她的上。

    她的双手将他抱紧,她感觉自己像一块冰,在他体火的温度里,那么迅速的融化了。

    他狂 野的吻过她的唇,吻过她的每一寸肌肤,那么沉醉和享受。

    一个钢铁般的男人,精力充沛的男人,有着更强烈的生理需要,何况,他她,更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做极致的表达。

    她对他的挑 逗,已经按捺不住,气息在膛里波浪般的起伏,迫切的等待着他最后的疯狂。

重要声明:小说《从特种兵到黑道大哥:情人保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