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与真相的报复4

    ( )    他并不慌乱,在围攻里看准一个人的破绽,孤军深入的击倒对手,箭一般的窜出包围圈,让那些以为一定会砍中他的人察觉到自己的判断错误。

    对方一次次的想用包围的方式,但他总是灵活的变换方位,不让自己处腹背受敌的劣势陷阱,他知道一点,再高的高手,再快的反应,腹背受敌的话,难免兼顾不及顾此失彼。

    虽然对方有将近二十人,但在他的逐个击倒之下,很快已经没剩几个了。

    对方的刀比他的拳脚要锋利,但是却近不了他的,而他的拳脚,只要他看准的位置,就一定能够攻击得手,被击中的对手,也只要那么一下,就丧失了战斗力。他的拳脚,可是能够开砖断石的。

    终于,还剩下四到五个人了,都不敢进攻了,提着刀在那里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办?进攻的可能是躺在地上叫唤,溜掉的话会觉得丢脸,还会被大哥责骂。

    李登云也不赶尽杀绝,不管那些进退两难的杀手,只是弯下腰问一个被打倒在地的杀手问:“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咬咬牙,装出一副很英雄硬汉的样子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李登云一笑:“你不知道?那你知道你坚持这三个字的后果吗?”

    那人还是不受威胁的讲:“大不了一条命,有种你拿去!”

    他也是个混黑道的老手了,知道这社会敢要人命的人还很少,而且是李登云这种法律观念很强的人,料想李登云不可能要自己的命。

    其实他错了,他不清楚李登云的职业和他这个人,他曾经用自己的手段对付过多少凶徒,对于那些邪恶的人,他尤其憎恨,从不手软。

    所以,在听了他的话之后,李登云什么也没说,抓起他的手,以肘关节为支点,用力一撇,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附带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然后,李登云说了一句话:“你不要和我玩什么敢与不敢的东西,玩筹码你比我差远了,知道吗?现在我就算要了你的命,也是正当防卫。你们这么多人偷袭我,用车撞,用刀砍。背罪的是你们,虽然我是在你丧失了反抗能力之后伤的你或者杀的你,不能算正当防卫了,但因为这路段没有监控作为证据,而你们同伙的口供更不能作为证据,所以结果就是我在正当防卫的过程里杀了你!”

    说罢,两根手指放到他的眼睛上喝问:“说不说?”

    他终于害怕了是,试想着一个人没有了眼睛,生活会是多么的黑暗,生不如死啊。终于,他说了:“我们都是跟唐哥的。”

    李登云皱了皱眉:“唐哥?唐宋吗?”

    他点头:“就是。”

    李登云暗叹口气,他知道唐宋其人,外号“笑面狼”,长相儒雅,但狼心狗肺,是江城黑道的一位重量级人物,他的势力被黑道统称为“狼门”。

    曾经上级发布扫黄打黑令,李登云的“敢死先锋队”参与过执行任务,他亲自在唐宋的KV房间里最隐秘的地方――垃圾桶里,收出了五百克的冰毒。只不过那个罪名被人背了,唐宋的KV只是被罚了些钱,暂停营业了一个星期左右。

    但是,这件事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唐宋都从未采取过报复行动,不可能现在才开始报复啊?

    于是,他又问那个人:“知道唐宋为什么派你们来吗?”

    那人摇头说:“我是真的不知道了,只是接到命令废了你。”

    他顿时明白,又问:“你们这里谁带头?”

    那人还是有些不大敢说,但目光却条件的看向了还站在一边拿着一把匕首的近三十的男子上。

重要声明:小说《从特种兵到黑道大哥:情人保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