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官二代”强暴4

    ( )    一名“战神”特种部队的特种兵,是有相当权威和荣誉的。

    尽管接待的警察听说犯罪嫌疑人是刘长运,但还是不敢马虎,让李小雅配合着录了口供,马上通报上级,实施对刘长运的抓捕以及开展现场取证工作。

    而李登云才带着妹妹前脚回到部队,班长就带着中尉来找他了。

    李登云是上等兵,在“战神”特种部队执行过许多尖端任务,立下过赫赫战功,中尉以下的领导是经常见,连上尉上校也都见过。

    他认识中尉,班长说中尉找自己有事谈,还觉得奇怪。

    中尉看了眼李小雅,然后对他说:“能借一步说话吗?”

    他点了点头,就跟着到了外面问:“长官找我有什么事吗?”

    中尉开门见山:“其实我是受人所托来找你。”

    他“哦”了声问:“谁?”

    中尉说:“我的顶头上司,梁上尉。”

    他还是觉得有些迷糊的问:“梁上尉找我?有很重要的事吗?”

    中尉开门见山:“听说你妹妹被刘市长的儿子给欺负了,你到公安局立了案?”

    他顿时明白,是来说的!他心里想,无论如何这件事自己不会妥协,于是点头说是。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中尉单刀直入:“梁上尉和刘市长不但是同学,后来还是战友,所以他希望这件事你能看在他的面子上,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妹妹需要什么赔偿之类的,都可以尽管提,只要不诉诸法律就行了。”

    他觉得有些愤然:“我为一名特种军人,为国家,为人民,为正义律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妹妹出了这样的事,你说我能让凶手逍遥法外吗?以后我还有何面目面对我的国家,我的军装,我自己的良心?”

    班长帮着劝说:“登云啊,其实原则是死的,人是活的。很多事都是可以变通的。水流不腐,人活不输啊。”

    他的态度却相当坚决:“按照道理说,我妹妹出了这样的事,部队应该站出来和我一起维护我妹妹的权益才是,怎么能反而劝我不追究呢?都是些什么心态什么素质!”

    中尉似乎有些不高兴了:“平常见你执行任务,头脑四通八达,这样的事你怎么就想不通呢?你以为这真是青天白的社会?错了,口号是这么喊,事实上还是权力的社会。法律?法律是什么?不过是权力者手里的工具,是领导者的特权。你觉得,胳膊能扛得过大腿吗?”

    他听了这话也相当不满的生出抵抗绪:“我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社会,知道这社会的潜规则。可是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这样想的话,也许就像鲁迅先生说的,国将不国了。”

    班长夹在中间也束手无策,他清楚李登云的脾气,所以无从劝说。

    中尉已经明显的生气了:“我已言尽于此,你要执迷不悟,也就由着你吧,简直是自不量力,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去扳倒他!”

    说罢怒气冲冲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从特种兵到黑道大哥:情人保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