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官二代”强暴3

    ( )    被哥哥这一问,那件事一下子又刺激了她,强忍不住委屈与悲伤的泪水,大颗的从脸庞滑落。

    李登云继续的追问:“到底是怎么了,你说啊,有什么事都有哥哥在,会帮你解决。”

    他还以为她只是遇到了一般的困难而已,没想到会发生了这辈子都让她痛苦难忘的事

    她不想说,这是件非常耻辱的事,虽然她相信自己的哥哥很能干,能帮自己惩罚那个混蛋,但是,她实在是难于启齿。

    但还是没得住李登云的再三追问,她终于抽泣着说了:“哥哥,我被侮辱了。”

    李登云听得这话,如五雷轰顶,妹妹口中的侮辱肯定不是一般的侮辱,由她的伤心程度可以推断,他不敢想。

    他顿觉怒火中烧的问:“是谁?”

    她犹豫着没说,她见哥哥那双目冒火的样子,担心哥哥冲动了,做出很严重的事来。

    李登云再一次,用吼一般的声音问了:“是谁,你说啊!”

    她见哥哥这样子,就更担心,于是撒谎说:“其实也没什么,他只是调戏了下我,没做什么。”

    但李登云不是傻子,他说:“调戏?可能吗?从你这样子我就知道了。你不要觉得羞辱,重要的是这个丧尽天良的狗东西,应该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你要知道,如果他不伏法,说不准还有下一个和你一样的受害者。说啊,是谁?”

    听哥哥的意思,还要报警立案,这么丢脸的事,她真的没有勇气站出来面对,所以她还是摇头说:“我不认识。”

    但李登云锲而不舍:“你不认识没关系,你说在什么地方,带我去看,看那里有没有监控,你放心,就算挖地三尺,哥也能把这个人给找出来!”

    她还是迟疑着。

    李登云是真急了:“你说这件事,哥要不为你出这口气的话,哥一辈子都会感到不安,哥是军人,嫉恶如仇,不能容忍邪恶,就算是外人,这样的事我也一定得管,何况你还是我的妹妹。你也是读过书,有文化的人,怎么脑子就这么不开窍呢?”

    终于,她还是被劝动了说:“他说他是江城市长的儿子。”

    李登云一听,腔里的那股怒火烧得“呼哧呼哧”的,双眼陡然间变得血红,要是这个人在眼前,他能活活的把他给掐死。

    他知道妹妹说的这个江城市长的儿子,刘长运,在江城臭名昭著。虽然不过二十年纪,但却整天游手好闲,带领着一大帮人,打架闹事,胡作非为。

    违法犯罪对于他来说也就是家常便饭,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要不杀死人的事,都是小儿科;就算是杀死人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刘大运这话,不是在夸海口,事实上,这社会,有钱有权的人,打通关节,钻法律空子,买人顶罪,恐吓证人,毁灭证据,等等事,屡见不鲜。

    所以,刘长运干过那么多的坏事,却仍然能逍遥法外。

    李登云想,自己到底要不要报警立案,不要到时候虽然立了案,却没能奈何得了刘长运,反倒坏了妹妹和自己的名声。

    于是他又详细的问了一遍妹妹发生事件的始末,他确定能有十足的证据控告刘长运了,于是就带着妹妹到了当地公安局。

重要声明:小说《从特种兵到黑道大哥:情人保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