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官二代”强暴2

    ( )    刘大运好几次都接近到自己想要的目标了,可是李小雅的股一动,他的“枪”又一下子失去了准头。

    如此三番几次,弄得他非常的恼火,脾气爆发了,“啪啪”的给了李小雅两耳光吼:“你他妈的再乱动,老子先杀后!”

    但李小雅并不受威胁,仍然死命的挣扎,还用嘴咬他。

    刘大运自己得出过的《流氓理论》之一:如果女人不顺从,男人永远都无从得手。很多男人能强 得逞,完全是因为女人在男人的暴力之下产生了恐惧而放弃了反抗。

    刘大运向他边的狐朋狗友们讲述这些理论的时候,很得意的说完全都是自己的经验之谈,他强 暴女人,这不是第一次。

    但,从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像李小雅的反抗这么顽强,打她,威胁她,都没有用。只是哭喊,乱抓打他。

    一个弱女子,拿出拼命的力量来,也是不可小觑的。

    但此刻的刘大运,像是一只饿狼,抓住了一只肥羊,怎么能罢手自己的兽行。一个男人的像干柴被点燃之后,除了痛快淋漓的烧成灰烬,否则是抱憾终啊。何况他体下的李小雅,那纯的脸,滑嫩的肌肤,再加上她的反抗更刺激着他想占有的。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一定要攻克这座堡垒。

    于是他叫了帮手,等在客厅里他的手下,替他将李小雅的手和脚都死死的按住。

    这下任由李小雅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了。

    随着钻心的刺痛,“啊”的一声大叫,一刹那,她不再挣扎了,当那肮脏的东西进入她心中无比圣洁的国度,那阵刺痛让她感受到的,不只是痛,更是绝望。

    刘大运找到了那种征服的,吃了兴奋剂一般。

    而很快他发现了更让他兴奋的事,一手下在看着他做事吞口水的时候发现了动静喊:“运哥,有血。”

    刘长运看着李小雅的大腿之下,单之上,一小团落红,像鲜血的艳红。

    他更兴奋了,妈的,还是“处”!真是意外的收获,这年头,想在一个成熟而美丽的女中找到一个“处”,跟大海捞针是一个感觉,捞起来的不是针,是稀世之宝。

    刘大运终于亢奋的发泄完,像死猪一样的躺在那里,喘着浑浊的粗气。

    手下在拍着他的马:“运哥,你真有运气,竟然还到了处!”

    李小雅用被子遮着自己的子,无助的抽泣着,满脸泪水,眼睛像灰色的天空,充满绝望。

    刘大运很不耐烦的说:“哭什么哭,他妈的早晚也都会有这一天,让你早点尝到甜头了,应该高兴才是。”

    李小雅没回答他,看也没看他,因为看他会让她觉得恶心。她抓起自己的衣服,避着他穿好了。

    刘大运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现在,不该做的也做了,你也摆脱不了和我发生关系的事实了,要不要考虑做我的人,让你吃香喝辣过挥霍的子?”

    李小雅仍没理睬他,只是进卫生间清洗和收拾之后,匆匆的离开了。

    本来,她想把这件事当成自己做的一个噩梦,过了就忘了。但是,在吃饭的时候,李登云还是察觉到了她的神很异常,食不下咽很走神的样子。

    于是问她怎么了。

重要声明:小说《从特种兵到黑道大哥:情人保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