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回 迷宫神兽

    林皓清一路向北飞速前进,沿途的风景从草原变为了荒漠,风沙也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高。

    跑着跑着,前方出现了一座破旧的城池,由于地表的温度过高,一阵阵浪腾升,使城池变得有些虚幻,仿佛是海市蜃楼一般,而在这片荒漠之中,出现这么一座破败的建筑,显得是那么的突兀。

    林皓清心中虽然感到里面可能有危险的存在,但是好奇心害死猫,他还是朝着城池过去了。

    当他走进去时,城门突然关闭,林皓清心中大惊,连忙升空想要先出去再观察观察,然而却撞在了一层根本看不见的壁垒之上,他瞬间意识到这里应该是有制,而自己却很倒霉的碰上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朝着里面继续走,这里可以说是一座小的城镇,但也可以说不是,因为它只有一条街道,但是却很短,两边都是房屋,而街道的尽头是一座庞大的宫,就是刚才林皓清在远处看见的标志建筑了,这么醒目的建筑,自然是最吸引林皓清的目光了,于是他根本连看都不看两边的平房,径直朝着宫走了过去。

    进入宫之后,里面的摆设让林皓清大失所望,这里所有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而木质的桌椅更是被腐蚀的几乎看不出究竟是桌子还是椅子了,也没有蜘蛛网,可谓是见不着一点生气。

    林皓清四处张望,因为如果想要走出这座城池的话,肯定是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如果找不到,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他走到王座上面,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然后走下去,下意识的看了看后面,竟然有一道小门!于是他想也不想便推了一下门,起初小门并没有任何反应,正当他要失望离开的时候,小门发出一阵阵咔咔的声音,像是陈旧的机械一般。

    里面是一条通道,四周都是漆黑的,伸手看不见五指。

    林皓清低头走了进去,按照他的感受,这条通道是在往上走......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啊,怎么会是往上走?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已经看过了这个宫,宫的上方除了天空还是天空啊......林皓清一时间没有办法,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去。

    当他以为已经走到了尽头的时候,面前出现了四个山洞一般的大口,然而他想往回走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后面也是四个一模一样的大洞口!

    林皓清转过头,他已经放弃了回去的打算,与其苦苦探寻回去的路还不如往下面走,他看到四个洞口上面分别有一个字,恰是汉文:生、死、各、半。苦苦思量之下,他最终义无反顾的走进了“半”字山洞。因为他认为“生”或许是一个陷阱,而“死”更是让人胆战心惊,“各”就不用说了,按照字面意思解释的话应该是什么都有,而最后的“半”字应该是整句话的回答:生死各半。是生还是死,只能靠自己了。

    四周竟然还传来轻微的滴水声,仿佛这里真的是一个山洞一般,林皓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慢慢的走着,注意着周遭的事物,这个山洞并不宽,几乎只能容下两个人的宽度。

    他已经失去了时间概念,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只是当他看见不远处出现了亮光的时候,他的心才渐渐明朗起来,即使是危险也好,总比看不见任何希望要来的痛快。他慢慢的摸过去,很快就走到了山洞的尽头,接着便看到一个向下的深坑,究竟有多深......他不管那么多了,时间并不充裕,如果找不到出去的路的话,那么自己或许要被困在这里一辈子,他选择了跳下去!

    耳边传来阵阵的风声,林皓清的心也逐渐紧缩,然而事实总是出人意料,他掉在了一个软软的地方。

    “咴儿咴儿!”一声激烈的马嘶从脚下传来,林皓清大惊失色,看来真是遇见了最不想遇见又最想遇见的东西了——怪兽!

    他的脚下立刻开始结冰,不可抑止!

    林皓清连忙召出光盾抵御,冰层才渐渐碎裂,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越升越高,当脚下的怪兽完全苏醒的时候,他已经看清楚了它的全貌,这是一片马,它的全都冒着寒气,眼睛是晶蓝的,异常美丽,但是此时的它却是怒火中烧。

    “卑的人类,竟敢扰我清梦!”随后又是一阵带着愤怒的嘶鸣。

    林皓清见它能够说话,心中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被困在这里出不去,才掉在你上的。”

    “鬼话!”

    “你是......灵兽?”

    林皓清刚说完便发现自己突然失去了落脚点,他在空中稳住了形,慢慢降至地面,而地面也是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刚才硕大无比的冰马已经变成了人形,此时正是眼中冒火的盯着林皓清,鼻子里还不断喷出骇人的寒霜。

    冰马不屑的吐了一口冰在地上,“灵兽,哼,卑的人类,别拿那种货色跟我做比较,本座乃是天地孕育出的唯一的神兽,冰霜之王!”

    “不是说还有其他的神兽吗,怎么你是唯一的......”

    “你竟敢质疑,大胆,其他的神兽都是从灵兽进阶而来,然而本座......乃是神兽之王!”冰马手中突然出现一杆冰枪,嗖的一声向林皓清。

    林皓清连忙唤出轩辕,刀上的黑炎在一瞬间便将冰枪融化,“对不起,我说过我不是故意的。”

    神兽本来就是傲气十足的生物,更何况是神兽之王,现在被区区一个人类绕了清梦不说,自己投出去的冰枪竟然也被轻而易举的毁灭,心中的怒火渐渐燃烧了它的大脑,它突然发出了一声嘶吼,变得狂暴无比,“受死!”

    林皓清见谈判无果,于是先发制人,首先向其劈出一道剑芒,然后撕裂空间,躲避无数的冰锥,从冰马的上空瞬时下降,一脚踩在他的头上,接着一勾,冰马被踢飞撞在了周遭的冰墙上面。

    冰马愣愣的看着林皓清,然后翻一跳,站了起来,接着突然笑了起来,这是怒极的表现,“嘿嘿嘿嘿哈哈哈哈,人类,你将成为我的玩具。”冰马慢慢匍匐在地上,随后渐渐幻化成和普通战马一样大小的真,他的头上有两根骨刺,就像羊角一样,四只马蹄都冒着蓝色的火焰,眼中也冒着蓝色的火焰,“人类,虽然我不知道你的那把武器为什么会有黑炎,但是......你决计不是我的主人,所以你不配拥有黑炎,死吧!”冰马突然形晃动,前蹄猛地印在林皓清的口上。

    林皓清立刻感到这个火焰绝对不可能是一般的火焰,他痛苦的倒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然而火焰并不熄灭,一种又冰又烫的感觉出现在林皓清的伤口处。

    “黑炎......”玉血在神识里说了一句。

    林皓清觉得这个黑炎似乎是一样很奇怪的东西,自己变的时候,就会全带着黑炎,他不再多想,立即变成为魔神一般的存在,上的蓝色火焰瞬间被消灭,他舞动双翅,手指朝着冰马一指,一团细小的黑炎瞬间从指尖出,直击冰马!

    冰马躲闪不及,饶是它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黑炎的速度,马被击中,黑炎不但灼伤了体,并且还在继续蔓延。

    “这是怎么回事!?啊!!!!”冰马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看着面前的林皓清,背有双翅、眼生妖纹、瞳如血玉,冰马的眼里尽是惊惧和不可置信,它忍住灼烧的痛楚,“你......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有主人的黑炎,为什么会有主人的玉瞳!?”

    林皓清正是纳闷的时候,玉血突然现在他的旁,玉血手臂一挥便收去了冰马上的黑炎,对它说道:“小冰,还记得我吗?”玉血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无匹的气势,远远超过了现在变后的林皓清。

    冰马一阵颤抖,声音都变得哽咽起来,“你......你是玉瞳!?”

    “是的,主人死的时候,已经灵魂出窍,他留下了使命,然而我已经完成了第一步,那就是找到现在的小主人!你还不过来认主,还等什么!?”玉血一声暴喝。

    冰马头上的骨刺渐渐消失,逐渐变回了人形,看着林皓清,眼中充满了迷茫和不屑,“他只是一个人类,怎么可能得到主人的传承?”

    林皓清五指张开,一团巨大的黑炎出现在他的手里,他冷冷的看着冰马,然后随意的扔出黑炎。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冰马的喉咙里发出。

    “我王,请息怒。”玉瞳低下头一直侧眼看着冰马,心中有些不忍,毕竟是无数年的朋友甚至是兄弟了。

    林皓清突然收回黑炎,对着冰马说道:“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份,但是现在我告诉你,我,就是我,所以你们都不要口口声声说什么使命,如果觉得我不配,你可以走,玉血,”他接着对冰马说道:“你可以不认我做主人,现在只想请你帮我离开这里就行。”

    “我王......原谅我,如果我不认同你的话,你是不可能得到真的,这并不是上一任......这并不是玉血妖帝的指示。”

    冰马有些莫名的悸动,以前的主人也是这样,那个高高在上的妖神,当自己遇上他的时候,也是不屑一顾,却是被妖神的傲气给折服,然而这一次,也是这样吗?冰马的心开始动摇了。

    林皓清见冰马有些发愣,顿时心中不耐烦,“如何,你帮,还是不帮?”

    冰马回过神来,变为最初的巨大躯,“上来吧,我带你走。”

    林皓清一言不发的跳上马,冰马嘶鸣一声,头上再度冒出骨刺,四蹄用力一蹬地,直接撞破头顶的巨石,然后马不停蹄,直直突破了那层林皓清无法看见的制,最后让林皓清回到了荒漠。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