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回 作弊

    欧阳云儿的对手是一个全笼罩着雾气的男人,而且这种雾气具有强烈的腐蚀,因为被这个男人的双脚踏过的地面都有着腐水,并且还冒着浓浓的如同尸体一般的臭气,让欧阳云儿险些呕吐。

    “你好,美丽的小姐,”捷克沙哑着嗓音说道,同时不断有雾气从他的口中冒出,“你那完美的容颜,我实在不忍心破坏,哦,真主阿拉请原谅小民!”

    “比赛开始!”

    欧阳云儿愣愣地站在原地,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在哪里下手,那个男人的全上下没有一处不是被毒气笼罩,别说靠近,就连看都别想看清楚哪里是脸哪里是脖子......

    “美丽的小姐,不进攻吗,那不要怪我无礼了。”捷克形猛然向前飞速前进,后拉起了长长的一条毒气带。

    欧阳云儿眼睛都快跟不上来人的行动了,只能连连往后退,才勉强得以看清楚来人的方向,于是手中刀光隐现,脚下用力一蹬,闪到左路,在飞的一刹那,将手中的两把匕首朝着捷克了过去。她是想试探一下,捷克上的弱点究竟是什么,但是结果却让她大失所望,两把明晃晃的飞刀的确是精确的中了捷克,但是刀尖还没碰到他的体,便被周的毒气给腐蚀了个干干净净。

    捷克突然加速,一阵影晃动便来到了正在躲避他的欧阳云儿的面前,手曲成爪,猛地朝她的口抓了过去。

    欧阳云儿躲避不及,只能抬起手挡在口,顿时手臂上的衣服的抓了个粉碎,手臂上也出现了三道深深的爪痕,并且在渐渐腐蚀着周围的皮肤,她闷哼一声,此时已经勉强能够看见捷克的面庞,黑色的枯瘦的面颊像是木乃伊一般。欧阳云儿强忍巨痛,手中金色飞刀乍现,朝着他的面部扎了过去。

    捷克显然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本事,以为自的毒气能够轻而易举的腐蚀掉飞刀,却没想到这把金色的飞刀与先前的匕首不同,飞刀狠狠的扎进了他的皮肤,“啊!”他发出了一声嘶哑如同野兽一般的叫声,而欧阳云儿并没有停手,而是接着在他的脸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捷克迅速退后,伸出枯柴般的五指,颤抖着摸向自己的脸颊,并没有血流出来,因为他体内的鲜血早在多年前就被毒气吞蚀的一干二净了,或许是因为愤怒,他的嗓音突然变得尖利起来,“我要杀了你!”他猛地一挥手,一阵毒风立即朝着欧阳云儿缠绕过去。

    欧阳云儿连连退后,继而转飞快的躲避着毒风的追杀,她清楚的知道,如果被这股强劲的毒风缠住的话,那么不但会败,还可能会惨死!想到这里,欧阳云儿顺手撕开空间,躲了进去。

    毒风失去了目标,便只能飞回捷克体内,“你以为你能躲得了吗,今你必死!”他说完用手一把插进自己的心脏部位,“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他将自己那颗已经干枯到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的心脏拉了出来,脸上的表已经扭曲成了一团,恐怖至极,虽然他咬紧牙关,狠狠的捏碎了心脏,“来吧,承受我无尽的毒海!”而炸裂的心脏猛然爆发出无尽的毒气。

    捷克话音未落,整个一千立方米的空间瞬间被灰绿色的毒气填满。

    欧阳云儿本想躲在黑暗的空间里,以找寻机会给予对方一个致命的打击,没想到对方竟然为了一张脸可以下那么大的力气来报复,现在整个场地已经被毒气给笼罩,躲在空间里也只能是被毒死,那么只好用林皓清的办法了!

    “哈哈哈哈,你躲啊,我看你能躲多久!”

    欧阳云儿突然出现在捷克的后,手掌摊开,一颗黑紫色的能量球出现在她的手中,这股能量球一出现,周围的气流顿时发生剧变,围绕着欧阳云儿形成了一个气流旋窝,她用力的将能量球推向捷克,然后突然消失,下一刻出现在离能量球最远的场地边缘。

    “啊!!!”捷克发出了尖利的惨叫。

    再下一刻,整个场地已然消失,一个深深的大坑出现在众人眼中,而防御系统已经被破坏殆尽!

    评委们纷纷站起来,眼中尽是惊恐,这种破坏力简直比核弹还要恐怖,这是一个女人吗?

    陈忠先是惊恐,随后迅速反应过来,这一手肯定不是欧阳云儿能够发出的,随后他看着远方的林皓清,见他在笑,顿时一阵气恼,这要是被发现了,还不得卷着铺盖卷儿回老家啊?

    欧阳云儿脸色苍白的喘着粗气,手上的爪痕已经连成一片,而且还在继续腐蚀着,不知何时才是一个尽头。

    裁判眼中也是惊异无比,看着欧阳云儿的冷然目光,战战兢兢的宣布道:“这一场......比赛,由欧...欧阳选手获胜!”

    欧阳云儿感觉到大脑一阵眩晕,手臂已经没有了感觉,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心中一阵害怕,不会断了吧?随后她便感觉手臂传来一阵温暖的感觉,还没看清楚来人便晕了过去。

    ......

    欧阳云儿醒来时,已经是在医院病房里了,当她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缠满了绷带时,顿时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林皓清此时正好走进房门,见她在哭,于是问道:“怎么了,赢了还不高兴?”

    欧阳云儿见他来了,像是有了主心骨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的手......我的手啊,完了......呜呜呜......”

    林皓清微笑道:“你的手已经没事了,结痂了就可以拆绷带了。”

    欧阳云儿泪珠未干,“可是......我明明看见手都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吗?”

    “放心吧,已经给你用光明能量祛除了毒。”

    “是你吗?”

    林皓清笑笑,并不说话。

    “谢谢。”欧阳云儿的头都快埋进大脯里去了。

    “不用客气,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欧阳云儿忽然抬起头,“你上一次救我和这一次......都是仅仅出于队友之间的互相帮助吗?”

    “嗯?”林皓清不是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只是不敢确定,而且家里两个女人了,这......恐怕不好。

    欧阳云儿却失去了继续问下去的勇气,她想等时机成熟之后再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没什么没什么,那我的手臂真的一点伤疤都不会留下吗?”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林皓清也不敢确定。

    此时方明也推开门走了进来,看了看林皓清,又见欧阳云儿一直盯着林皓清看,心里有些抽搐的痛感,“没事了吧?”

    “诶,你怎么来了,方明?”欧阳云儿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他的到来有些不恰当,人家这里不正在酝酿感中么。

    方明强笑着开玩笑道:“怎么,我就不能来了,你们两个是不是有,嫩牛吃老草?”他很想告诉欧阳云儿,如果真的喜欢林皓清的话,那么你们的年龄不是很适合,虽然三岁的差距也不算非常大。

    “呸,你乱说什么呢?”欧阳云儿的眼神深深的出卖了她的心,这一幕让方明几乎要痛到窒息。

    林皓清早就看出方明对欧阳云儿有意思,自然是不好多呆了,便起把方明按在欧阳云儿边的椅子上,“你们聊,我先走了。”

    方明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跟欧阳云儿聊起天来。

    欧阳云儿现在哪里有心跟他聊天啊,要不然就是一直提到林皓清,要不然就是沉默。

    方明有些气恼,从她来到局里,自己已经暗恋了她两年,可她没有一点表示,这也就算了,现在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如此轻而易举的占据了她的心,他并不恨什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勇气,想到这里,方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欧阳云儿。”

    “嗯?”欧阳云儿吓了一跳,“干嘛这么郑重其事?”

    方明再次深呼吸,“我喜欢你。”

    “......”欧阳云儿不是没有看出方明的心意,只是......对他没有感觉,“你别开玩笑了。”

    “我喜欢你,真的。”方明说得义无反顾。

    “......对不起,方明,你很好,但是我......”

    方明有种悲痛绝的心,居然被发了一张好人卡,“没事,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