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回 世界武林大会

    开学已经有一段子了,这期间周雪找过林皓清不少次,但是都一一被他回绝。而金灵也在这段子里被林皓清这头恶狼给彻底扑倒,开始了真正的大被同眠的子。

    这一天,林皓清接到陈忠的通知:世界武林大会将在明天举行。

    “老师,我请个假。”林皓清在办公室里站在柳月欣对面说道。

    柳月欣皱皱眉头,“才开学几天啊,你就要请假,什么理由?”

    林皓清想了想肯定不能把这个武林大会告诉她,这是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的事,“没有理由。”

    柳月欣一阵气苦,你这是耍我呢,“林皓清,你是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啊?”

    此时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请问,柳老师在吗?”

    柳月欣突然站起来,然后又坐下,悄悄对着林皓清说道:“说我不在,帮帮我。”

    “那请假的事......”

    “你别拿这个威胁我,我告诉你......”

    她话还没说完,林皓清便对着外面的说道:“柳老师说她不在!”说完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恼怒的柳月欣,“啧啧......你连别人追求你的机会都不给吗?”

    柳月欣顾不了他的讽刺,赶紧站起来换成一副冷漠的面容,对着正捧着一束花的男人说道:“找我有事吗?”

    “月欣,请你收下,你要不收,我还是那句话,我每天都送。”

    柳月欣柳眉倒竖,接过男人的花一把扔在垃圾桶里,对他说道:“你可以走了吗?”

    男人觉得在她的学生面前这样对待自己,有些挂不住面子,羞恼的说道:“月欣,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追了你一年了,你都不同意,我到底什么地方不好,啊?”

    “我都说过了,你没有任何不好,只是我对你没有感觉,你明白我说的话吗?”

    男人扶了扶镜框,“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你如果现在告诉我他是谁,那么我立刻消失,永远不再打扰你!”男人说出这句话时,心里就像有一千根针在刺一样,心痛不已,同时也在祈祷千万别真说出来是谁了,就算没有也好啊。

    柳月欣心里还真是没有人,她现在才二十一岁,刚才大学出来半年,哪有心思想去想感方面的事呢,可是如果现在不找个人来做挡箭牌的话,面前这个男人必定是要纠缠不休的,想到这里她突然想了,哼哼,林皓清,你敬我一尺,我就还你一丈!

    “我的心上人就在你面前。”

    男人开始左顾右盼,办公室里就他们三个人,哪里还有别人,至于林皓清,一副学生模样,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上去,“月欣,你说清楚啊,不会......是我吧?”

    柳月欣气恼的一盆冷水给他浇了过去,“当然不是你,是他!”她指着林皓清的口说道。

    男人顿时石化了,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你在开玩笑吗?”

    柳月欣忍住羞涩,直接对林皓清**,“现在你认为我还是在开玩笑吗?”

    男人开着林皓清,觉得他似乎有些无辜的模样,还以为他是在羞辱自己,顿时气急败坏的拉开门走了。

    “咳,我的怀抱是不是很温暖?”林皓清居高临下的看着柳月欣通红的脸蛋。

    柳月欣一把推开他,“温暖个。”但是她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落寞、错过的感觉,似乎很不想离开林皓清怀抱。

    “唉呀,为人师表,居然说出这么没素质的话来,啧啧......请假的事就这么说定了,会请多久,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哦,来了,电话号码给我。”林皓清说着把头埋下去,他的鼻尖几乎要碰到柳月欣的脸上。

    柳月欣愣愣的看着他,细碎的发丝、星目剑眉、拔的鼻梁、略薄的嘴唇、充满棱角的面庞,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邪气,却不令人厌恶,“干......干嘛,凑远点......”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她却不向后退。

    林皓清见她吐气如兰,脸上酡红一片,忍不住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呃......我说电话号码。”

    柳月欣愣愣的看着他,刚才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不知道,哦,他说要电话号码,“喏,给你......快走吧,我准假了,最好别回来了。”

    “呵呵,那我先走了。”

    林皓清刚走到走廊上时,就听见办公室里传出一阵尖利的喊叫,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这女人可真迟钝。

    柳月欣在办公室里直跺脚,“完了完了,我是他的老师啊,居然初吻被他给夺走了......这浑蛋,最好不要回来了,哼!”她摸摸自己的嘴唇,突然趴在桌上,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傻呵呵的微笑。

    这时一位女老师走了进来,看到柳月欣痴傻的模样,疑心大起,猜她是恋了,“柳老师?”

    “啊!”柳月欣被吓了一跳,赶紧捂住自己的脸,因为她知道现在肯定是红的发亮的,“干......干嘛。”

    “不干嘛,怎么,恋了?”

    “没有......”

    “那怎么一副思妇模样,发了?”

    柳月欣露出恶魔的微笑,走过去抱住女老师,去挠她的痒痒,“你才发了呢。”

    女老师嘻嘻哈哈的逃脱了柳月欣的魔爪,表突然变得认真起来,“有喜欢的人了?”

    她心里怦怦直跳,想了想说道:“不知道。”

    ......

    林皓清回到家里,给家人和二女说了参加比赛,他并没有说清楚,因为对他们来说,这种事都是匪夷所思的,特别是林母,对异能、修真什么的,完全是被蒙在鼓里,这还怎么告诉她。

    当他来到国安时,陈忠告诉他已经给学校校长打过电话帮他请假了,这让他好是无语,干嘛不早说,不过幸好没早说啊,不然就不能一亲芳泽了。

    陈忠把着林皓清的肩膀说道:“因为你是第一次参加这个大赛,所以我给你讲讲规则:每个国家只能派出八名选手参赛,这一次本来有十个国家参赛,但是因为你们的行动,英格兰已经没有办法参加了。将是由预选赛、初选赛、复赛、淘汰赛、决赛、总决赛组成......”

    林皓清听的头都大了,连忙打住,“停,这些我参加比赛就自然会知道,说重点!”

    “臭小子,听好啦,这些人不论出生、不论阶级,只要实力,所以你不能小觑任何一个对手,另外一点就是,准许使用法律不许的武器,例如枪支......并且这里面许打死人的。”

    “那这样,还有谁敢去参加?”

    “你听我把话说完,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会趋之若鹜,就只因为大会的奖品,只有前三名可以获得奖励,第三名是一亿美元、第二名是一亿美元和进入虚无界的一次机会、而第一名则是除了前面的两项奖励之外,还能够选择进入一次任何一界的机会,这任何一界例如神界、仙界等等等等,你明白了吗?”

    “嗯。”林皓清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今晚你就只能在这里休息了,明天......好自为之吧,记住一点,打不赢就放弃,千万不要逞强,不认输的话可能会死!”

    “好的。”

    当晚,林皓清直接进入修炼状态,进入第四重的玉血心法果然是不一般,无论使用再多的内力,回复起来依旧是快速无比,而不知道最后一重会是什么样,林皓清怀着无限的期待进入了入定状态。

    他虽然进入了入定状态,但是如今玉血心法第四重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即使是在入定时刻,也可以想别的事,而不至于走火入魔或者入定失败。

    林皓清在神识里,直接进入了变状态,妖异的血纹和暗红的双翼纷纷展现出来,召出轩辕,在变状态下的轩辕剑也是跟着主人一起变的,熊熊黑炎在刀上燃烧着,无比诡异与凶残,他聚集力道,狠狠的朝着血海砍出一片黑色的刀芒,只见血海被瞬间分成了两半,威力可见一斑!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