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回 王

    林皓清无意识的晃了晃脑袋,手中的剑也停止了挥动,此时的他已经被一层血色能量包围了起来,体漂浮在半空。

    卡帕再次现,可是无论他如何攻击也没有办法突破那层血色能量,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醒来吧,我王,我无上的王......”

    林皓清感到脑海里一阵刺痛,痛得他不得不张开眼睛,四周依旧是血色的海洋,却看不到任何其他事物,“是谁......”

    “我王,醒来吧。”

    林皓清突然感到脑中和中窒息感突然消失,体被一束红光照耀,没有多久便充满了力量感,无限的力量!

    突然空间里走出来一个跟刚才变异的林皓清一模一样的人,他恭敬的朝着林皓清单膝跪地,“我王,我已经等候了无尽的岁月,今,终于能再见您了。”

    林皓清惊讶的看着对面跪地的人,“你是......”

    “我是您的仆人,玉血,您是继妖帝之后第二个能够将我唤醒的人,因此你便是我无上的王者,请许我跟随您拿回属于您的荣耀!”

    “属于我的......荣耀?”

    “是的,但是现在请恕我无法向您解释太多,因为您的王族血脉刚苏醒不久,体力量太过于薄弱,老王者要求我不能解释太多。”

    “好吧,玉血,我刚才似乎失去了意识......”

    “是的,我王,第一次的狂暴总是会令人失去意识的,以后便不会了。”

    “狂暴吗?”

    “我王,请恕我多嘴,您刚才所见的一切都只是幻境......”

    林皓清此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大跳起来,那么不就说明家人根本没有事,“幻境,那我要怎么才能打破?”

    “我王,您只需要捉住他的真便可以突破幻境了......”

    玉血说完影便逐渐消失在空间里。

    卡帕刚想攻击,却看见血色球体忽然开始一块块的碎裂开来,当球体碎裂完了之后,却没有发现林皓清的影。这个幻境里的一切事物都是被他掌控,然而此时却无法察觉林皓清的存在,他心里开始打鼓。他开始努力想要感觉出林皓清的所在,可是却始终是一无所获,连一点点气息都没有。

    正在这时,他听到了林皓清的声音,“卡帕·西雅图,你是在找我吗?”

    卡帕突然转,林皓清正是在他的背后若无其事的站着,见他的眼神里却是冒着丝丝寒气,“哟,看来刚才的血球已经让你痊愈了么,虽然本王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你终究是逃不过死亡的下场,就跟......”卡帕指着地上的尸体,“就跟你的父母一样,哈哈哈哈......”

    “是吗?”林皓清突然从背后展开双翅,血纹迅速从他的眼角出现,血红的瞳孔看起来妖异极了,他感受到无限的力量正要从体里涌现出来,他缓缓伸出手,对着卡帕,猛地张开五指!

    砰砰!砰砰!

    卡帕的心脏猛烈抽动,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逃脱,体似乎被定住了一般,“妖法!”

    “妖法吗,应该是吧?”

    林皓清拿出刀满是黑炎的轩辕,将它放在卡帕的头顶。

    唰!

    整个幻境轰然碎裂。

    林皓清一个闪,出现在了打斗的街道上,卡帕已经死在了地上,而且还是一只被劈成两截的蝙蝠,真便是他的真

    林皓清拿起电话给陈忠拨了过去:“喂,老头儿,赶紧来收场了。”

    “......我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你没事?”陈忠听他声音是中气十足,纳闷的不得了。

    “欧阳他们都还好吧?”

    “嗯,只有云天和方明受的伤要重一些,不过也并无大碍......你现在在哪里,我们已经到了。”

    林皓清已经看见陈忠领着一队医务人员和武装人员赶到了,便挂了电话,他静静的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没想到这一次的遇险竟然让他迟迟没有进展的玉血心法提升到了第四重,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了。

    陈忠一行人走到林皓清边,看着周围的惨状和地上已经是真的卡帕·西雅图,“你真的什么事也没有?”

    林皓清笑了笑说道:“难道你希望我有什么事吗?”

    “呃......当然不是,咦,你的内力......”

    “嗯,提升了一些。”

    “才一些吗,我看干脆你来做这个局长算了......”

    “好啊。”

    “好个......给你一根杆子你还真顺着往上爬了。”

    ......

    林皓清回到家里,看见母亲在织毛衣,江语柔也在一旁学习,一股温馨的感觉顿时萦绕在心头。他在过去,将母亲和江语柔同时搂了一下,“嘿嘿。”

    “哎哟,这孩子干嘛呢,吓我一跳。”林母有些责怪的瞪了他一眼,“差点把我这针给弄乱了。”

    江语柔显然是心细如针,一下就发觉了他的不正常,“你怎么了?”

    “没事,呵呵,我去休息了。”林皓清虽然力量是充足的,但是经过那么一场激烈的大战,也是有些心俱疲。

    ......

    第二天,一个让林皓清开心不已的消息传来,金灵过两天就可以过来了。

    陈忠又打来电话,让他去国安。

    林皓清来到陈忠的办公室,欧阳楠端坐在沙发上,欧阳云儿也埋着脑袋拨弄衣角。

    欧阳楠见林皓清来了,站起来的握住他的手,不断的拍着他的肩膀,“皓清,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没什么,这是我的职责,毕竟我现在已经是国安的一员了。”

    欧阳云儿眼珠转个不停,脸色微微泛红,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林皓清,“你......你伤好些了吗?”

    “嗯。”

    欧阳楠见林皓清冷冷淡淡的,觉得再这样下去难免会出现尴尬的状况,于是拉他坐下,可是一下拉急了,一下让他坐到了欧阳云儿的大腿上,欧阳楠因为角度也一下没发现。

    欧阳云儿小声的惊叫一声,“啊。”

    林皓清像是坐上了毒蛇一下跳起来,“对不起......”

    欧阳云儿低着头往左边移了一点位置,给林皓清让出空间,“没...没事。”

    陈忠却在办公桌后面偷着乐,刚才的形他看的一清二楚,心想这欧阳云儿总算是转了,像是照以前那样的话,还不得给林皓清股上捅上一刀才是。

    欧阳楠再次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皓清啊,今天有空吗,到伯父家里去坐坐,就算你今天不去,近期也要去,这顿饭你必须吃,我得为先前的事道歉,还要感谢你啊。”

    林皓清刚要说话,陈忠却打断道:“等会儿再说你们的事,皓清,对于你这次的行动,组织决定兹以奖励,一辆专用改装车,车牌已经给你上好了,你会开车吗?”

    “呃......谢谢,我会。”

    “那好,待会儿你走的时候就可以开着走了,那辆车是属于你私人的。”

    “哦。”林皓清也知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如果自己不做这个队长的话,那辆所谓的“私人”车,应该也不可能真的属于自己了。

    他又想起欧阳楠的问话,看了看欧阳云儿的表,谁知道她会是什么想法,如果不愿意自己去的话,一会儿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岔子来。

    欧阳云儿见他看自己,想到前些子对待他的方式,顿觉大羞,“你......你就去吧,我也想给你道歉......”

    “那好吧。”欧阳云儿都答应了,他自然不会再推辞什么。

    欧阳楠见目的已经达到,顿时一拍手,“要不,咱们现在就走?”

    “好吧。”

    出去之后,林皓清见到了组织上送给他的车子,车牌号居然是军区的,而且是二号,不得不说,仅仅从外表来看的话,足以能够和世界级名车相提并论了,他拿着陈忠给的车钥匙坐了进去。

    突然副驾驶门被打开,欧阳云儿红着脸钻了进来,看着他,“我......我想试试这车子的能,我可以坐吧?”他怕林皓清还记着仇,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皓清车钥匙一转动,脚下将油门踩到底,轿车如同流星般了出去,他自顾自的说道:“嗯,能不错。”

    这才叫不错,大部分都世界名车都比不上这辆车的能,可见国安为了稳住林皓清这个人才,也是花了大价钱啊。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欧阳云儿弱弱的看着林皓清。

    “没有,过了就过了。”

    “那......那你干嘛对我那么冷淡?”

    这叫什么话,两人本来就不是很熟悉,“我们才共事不久不是吗,以后或许会好的。”

    “......哼。”欧阳云儿露出一副小女孩儿模样,嘴巴翘的老高,显然是不满意他的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