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回 偷鸡不成蚀把米

    两人来到一处山岗,应该是坟山,整座山上全都是坟墓,有孤坟也有堆满鲜花和花岗石的坟墓。

    江语柔和林皓清各自拿着一束雏菊,和一些酒水、水果,走到江语柔父母坟前。

    林皓清给他们祭拜了一下,倒上白酒慢慢的洒在地上,然后摆好水果,再把香点上,做完这些便起让江语柔来祭拜,他独自走到远处,不想打扰江语柔,他知道她一定有许多话要跟自己的父母亲诉说。

    而此时在山下的镇上,江叶却和一帮混子在一起疯闹,“等等等等,停下来,喂,我有事找你们帮忙。”

    一个黄头发青年把上江叶的肩膀,“说吧,要打谁,我立马带人帮你出头。”

    江叶冷哼道:“打算是轻的了,这样,我跟你们说......”

    “好!你这女人心可够黑。”

    “你说谁呢你,靠。”

    .......

    江语柔站起时已经是满面的泪痕了,见林皓清在远处,于是对着他大声喊道:“皓清,走啦!”

    林皓清走过来,拿出纸巾把她脸上的泪痕擦干,握住她的手沿着小路朝山下走去。

    回到江家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老远就闻到了饭菜的香气,江语柔开心的说道:“好香啊,小时候最渴望的就是吃饭的时候,嘻嘻。”

    “呵呵,那一会儿你多吃一点吧。”

    “那当然了,要吃的肚子胀鼓鼓的。”

    李丽正在厨房里炒菜,“诶,回来啦,快去坐下吧,菜马上就要上齐了。”

    “嗯。”

    江尘笑眯眯的看着林皓清,拍了拍旁边的凳子,“来,小林,跟我一起坐,你能喝酒吗?”

    林皓清走过去非常非常谦虚的说道:“会一些。”

    “会就好,男人不会喝酒可就怂了,哈哈哈。”

    “是......”

    在江家男人和女人是不能坐在同一个桌上的,这是江家老祖宗定下的不成文的规定,一代代的也就传了下来,于是江华云恭敬的对爷爷江尘说道:“爷爷,我想坐林哥旁边。”

    “行,你们哥俩多联络联络感,多喝点,不碍事,要是醉了呀,家里多,你们尽管敞开肚子喝,哈哈哈哈。”

    “林哥,不介意吧?”江华云心里对林皓清还是有一点发怵。

    “不会,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你也别在意。”

    江华云见他真心对待自己,心里也是心花怒放,“是啊是啊,待会儿我替你挡酒。”

    “不用了,我酒量......还行吧,你不用担心,倒是你该担心自己被喝翻了。”林皓清打趣道。

    “哈哈哈,好。”

    很快,饭席便开始了,一家人闹闹的谈笑着,不一会儿敬酒也开始了。

    林皓清作为小辈而且还是江语柔的未婚夫,自然是先率先给长辈和同辈敬酒了,于是他提着酒瓶和杯子就开始轮番敬酒。

    一轮下来,众人见林皓清完全没有醉意,眼神透出的是无限的清醒和自信,于是许多长辈心中都是比较认同了。

    江叶眼珠溜溜的转着,把酒杯放在桌下偷偷的在里面掺了一些料进去,然后倒上酒走到林皓清那一桌去给他敬酒,“来,小弟,刚才是我的不对,我当着大家的面儿给你敬酒赔罪,不过啊......你得喝我这杯,这才算是你接受我的赔礼道歉哦。”

    林皓清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眼神有些闪避自己,心道这里面的事必然没有那么简单,于是他忍不住对江叶用了灵魂异能,才知道原来她心里的想法可是不怎么简单,“谢谢,江二姐,刚才我也是有些鲁莽了,还望不要放在心上。”说完便跟她交换了酒杯。

    “那么,咱们干杯?”江叶见他已经跟自己交换了酒杯,心想这事儿能成了,她哪知道自己的想法全都被林皓清给知道了,眼里充满了笑意跟林皓清碰了杯。

    “好,干杯。”林皓清一饮而尽,把杯口朝地,表明他喝的一滴不剩。

    “好,呵呵。”江叶笑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想等着十几分钟之后看林皓清的好戏。

    可她已经苦苦挨过了二十分钟了,却还没发现林皓清有任何的状况发生,心里暗想那几个混蛋小子是不是拿了假药骗自己了,不是说最多十五分钟就会有效果吗?可恶,骗了姑两百块钱呢!想着想着,江叶不自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觉得体有些发、难受。

    江叶的母亲见自己女儿莫名其妙的,脸上泛红,于是问道:“怎么了,喝多了,还是过敏了?”

    “没......没什么,我也不知道......呼......”江叶开始不断的向外吐着气,她突然警觉自己下似乎有些湿......心里一下就明白过来,这药是起效果了,可是这对象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啊!“刚才不是换了酒杯吗?”

    “你在那儿嘀嘀咕咕什么呢,”江叶母亲转过头一看,“呀,这孩子脸怎么越来越红了?”接着摸了摸她的脸,烫手的很。

    江叶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羞愧难当,忍不住叫了出声,“啊......我......嗯......”

    这一叫可把众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去了,接下来她的动作便是不堪入目了,左手不断的搓揉着自己的部,右手还往下摸去,眼睛里水汪汪的一片,此时的林皓清在她眼里简直就像一块红烧,好想扑上去咬一口,“皓清......啊......我要......”

    江尘算是看懂是怎么一回事了,这孙女儿怎么......怎么在这饭桌上“发”了?他心火飞速的往上窜,刚拿到嘴边的酒杯“啪”的一声狠狠摔在地上,“你吃错药了你,给我滚回家去,没羞没臊!”

    “嗯......嗯......”江叶大脑里尚存的一些理智几乎快要被**给吞噬殆尽,她渴望能有一个男人的体进入自己的体内。

    林皓清见目的已经达到,便不想再为难她了,毕竟她只是个不懂事的女孩子,希望这一次能给她长个教训吧,于是他对着气急败坏的江尘说道:“江爷爷,可能......江二姐是被人给下了药了。”

    “什么?”江尘瞋目裂眦,对着江叶的母亲说道:“你看看你管的孩子,成天都跟什么人在一起!”

    江语柔赶紧跑过来拍拍她爷爷的口,“爷爷别急,皓清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有办法的。”

    “嗯,我来给她解吧。”

    江尘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嗯,去吧,劳烦你了,小林。”

    林皓清走过去,抓住江叶的手臂不断输送着能量,没过几分钟便把药剂成分都给了出来,“好了,没事了。”

    中年妇女赶紧给他道谢,“谢谢谢谢,小林,太谢谢了,我这......”

    “没事儿,不用谢,将来都是一家人嘛,只要你们对语柔好就行,我没关系的。”

    “是是,一定对她好,一定一定......”

    江尘赞赏的看了林皓清一眼,知道他这话算是在警告所有人不能对不起江语柔,见他对自己的孙女如此上心,心中也是再无隔阂,“小林啊,你学过医术吗?”

    “哦,跟着老中医学过几手......”

    江华云也不得不重新认识这个比自己还小的男人了,“林哥,你是这个。”他朝林皓清竖起大拇指说道。

    江叶睡了一会儿醒了过来,见众人都转眼看着自己,才想起刚才羞死人的一幕,“我......”

    江尘一拍桌子,把许多人都吓了一大跳,心知老爷子要发威了,俱都战战噤噤的坐正,“你是怎么回事,给我老实交代,今天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把你捆在镇口的那颗老槐树上,捆你两天两夜!”

    江叶一听就被吓哭了,“我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哦,是他,一定是他干的,你们看他色迷迷的盯着我!”她指着正笑眯眯的林皓清说道。

    啪!

    “管好你的嘴巴。”

    江语柔这一巴掌把众人都给打晕了,这一刻大家才知道看似柔弱的江语柔已经不能够再任人欺负了。

    江尘着脸说道:“你们不用惊讶,就是语柔不打这一巴掌,我想我都要打,打得好!”

    江华云也帮衬着说道:“二妹,你知道刚才你那模样,是谁让你没有丢丑吗,是林兄弟,如果不是他帮你把药给弄出来的话,你现在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儿了,你现在还好意思反咬一口?”

    这一说把江叶给弄愣住了,“怎么可能,我明明换了酒杯的!”

    其实这不能怪她,林皓清只是再次使了一次异能,着她把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

    这话一出口,不是蠢猪脑子一般都能够想到这其中的故事了。

    江尘怒笑道:“好啊,好啊,你看看你们教出来的好女儿,不错,懂得害人了,还用这种毒的办法,好啊!”说完又是一拍桌子,突然不断的咳嗽起来,其实江尘着怒气了很久了,扫了一眼这不成器的一家子,直到咳出了血,“好啊......”

    江语柔刚要去扶他,别被林皓清给阻止,“不要动他,我来。”

    林皓清把江尘扶起来,用手护住他的口,源源不断的给他灌输着光明能量。

    “咳咳......小林啊,你这真是圣手啊,实在是想不到你有这么大的本事,以后就算不做生意了,你也不愁啊,哈哈哈,我真的替我的语柔感到欣慰啊......”

    “别说了,江爷爷,你休息一下,以后尽量少动气。”

    “唉,你替我看看这一家子,不动气我恐怕更不能活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听你的,医生嘛,哈哈哈。”江尘猛地一笑又开始轻咳起来。

    林皓清突然说道:“我刚才接了电话,家里有些事,我和语柔晚上就回去了,有车子来接的,爷爷,抱歉了。”

    江尘知道这只是借口,不过也确实找不到挽留他的理由,只好点头道:“去吧,以后偶尔带着语柔来看看我这老家伙,我就满足了。”继而又对着江语柔说道:“语柔,你过来,”他从衣服兜里掏出几百块钱,颤巍巍的递到江语柔手里,“收好,买一些自己吃的,爷爷没多少钱,别嫌少。”

    江语柔赶紧递回去,“爷爷,皓清有钱的,您别担心我,这些钱倒是应该给你买些营养品的。”

    “爷爷想早点抱孙子。”

    林皓清也觉得这话实在是够突然的,见江语柔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只好替她解围道:“......爷爷,我们会努力的。”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