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回 一朝为兄,永世不弃

    黑影冷冷一笑,跟进来就得死!黑影越跑越快,跑到街道的尽头,突然便消失了,彻彻底底的消失在影里。

    路灯照映出的昏黄灯光让人容易昏昏睡,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只有瑟瑟寒风在吹拂着,废旧的爆竹和报纸遍地都是,凭空给人一种生命凋零的感觉,即使是在新年将近的夜里。

    林皓清跑着跑着便不动了,仔细感受着黑影的动向。

    此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怪味,他赶紧屏住呼吸,手臂一挥,瞬间召出一层光盾笼罩全,而这光盾外面竟然在慢慢的被腐蚀着,被腐蚀的地方不断冒出七彩的光芒,他再次挥动了几次手臂,光盾的防御也随之而加强,整个人如同太阳般照亮了整个街道,腐蚀之力也变得毫无作用,于是他冷笑一声,“哼哼,你就这点出息,放一点毒气就以为能够置我于死地?”

    这时虚空中传来一道声音,“哦?年纪不大,口气不小,那这一招如何?”

    林皓清见面前突然出现一股黑水,想要躲开,脚下却像是生了根似的移动不了,低头一看,才发现地上居然有几根坚硬无比的树枝破土缠住了整个光盾!

    噗。

    黑水的毒明显比刚才的毒气更加猛烈,饶是光盾的防御再强悍,也被腐蚀出了一大块缺口。

    林皓清暗自庆幸幸好没有黑水没有直接喷在上,不然后果真的有些不堪设想。

    他撤去光盾,手中的轩辕一挥,嚓,树枝一根根的全都断裂开来,随后他放出神识,马上变要发现了贴于墙面的黑影男人,“躲得了吗?”

    林皓清手持轩辕,用力辟出一道剑芒,黑影飞快的躲开,墙壁被斩出一道裂口,而周围墙面却没有半点被破坏的迹象,这足以可见剑芒的锋利和破坏

    黑影眼中一亮,这把剑必然不是刚才的那一把,看来今晚不走运都不行了,他虽然在思考,但手中却不停下动作,影逐渐滑进地面,贴着地面飞速的向林皓清移动着,突然跃向空中,手中同时出现一把巨型大刀,“哈!”

    林皓清挡下当头一刀,将轩辕扔了出去,“轩辕,该你了。”

    嗡!嗡!嗡!

    一声龙吟震响天际!

    在黑影惊恐的眼神里,轩辕化作无数光影斩向了他,而他明显没有那么多保命技能,在轩辕剑形成的剑风里被卷成了无数的残渣,连惨叫也发不出来。

    林皓清呼出一口气,见黑影男人已经死去,立刻召回轩辕往家的方向赶去。

    而当他离去不久,又是一个黑影闪现了出来,看着地上的血渍和渣,面带轻蔑的摇了摇头,“哼,黑蛇,死的很惨呐,你的剑我收下了,安息吧,哈哈哈哈。”说完之后影便渐渐融进黑夜里。

    ......

    林皓清很快便回到卧室里,见江语柔在上紧紧的抱着被子,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下了,“没事了。”

    江语柔在他上到处摸,“没受伤吗?”

    “要不要我脱个精光让你看看?”

    江语柔拍拍如今规模已经很大的脯,“没事就好,担心死我了。”

    铃铃铃。

    林皓清拿起电话一瞧,是陈南打来的,心中很是纳闷,大半夜了发了不是,“南子?”

    “啊!皓清,我爸被人杀死了!啊!!!”

    “你说什么?”林皓清心中已经翻过千万的想法,“陈叔怎么......”

    “我要疯了!!!”

    “你别这样,我马上过来!”

    林皓清马上翻起来,“快快,快跟我一起走,陈南他爸被人杀了!”

    “啊!”江语柔刚惊叫出来,马上被林皓清一把堵住嘴。

    “走,穿衣服。”

    ......

    林皓清和江语柔匆匆赶到陈家,发现陈南双眼无神地坐在客厅的地上,周围地上全都是鲜红和呕吐物,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让江语柔忍不住冲到厕所里大吐起来,此时林皓清也顾不上她了,蹲在陈南边,用力摇晃他的肩膀,“南子,发生什么事了?”

    陈南动也不动,脸上的泪痕还在,林皓清这一问,眼泪又是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却是一言不发。

    林皓清大吼道:“你说话啊!”

    陈南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扯动,“哼,说什么?”

    “别这样好吗,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你爸又没死!”

    “南子......”

    陈南缓缓抬起手,拿出一块满是鲜血的玉佩,“你看,这是我爸的玉佩,现在成遗物了。”

    “那你爸的......”

    “尸体吗,我刚回来就看见一个黑影背着走了。”

    林皓清皱着眉头,这地上的血未免也太多了,可现在也不能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而且从陈南所说的黑影来判断,应该是跟刚才的那个男人是一伙的,这场刺杀究竟是针对谁呢,而又是谁策划的?林皓清发觉自己已经进入了重重的迷雾中。

    “行了,现在没事了,你们先回去吧。”陈南摆摆手,直接躺在血泊里面,任由全被血渍浸透。

    江语柔看不下这个场景,“南子......”想说什么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只好跑到外面去等他们。

    林皓清把如同行尸走的陈南给抓了起来,丢在沙发上,“一会儿跟我回去,这里肯定是不能住了。”

    “你们走吧,让我陪陪我爸,如果有人能够杀了我,我也很开心。”陈南说完闭上眼睛,眉头却是紧皱着,显然是不耐烦了。

    林皓清不大怒,“你就这么一点出息?”

    “哼,皓清,我知道你是在激将,没关系,我就这么点出息了,死了更好。”

    林皓清一把提着陈南的领口,“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想不想给你爸报仇?如果你说不,我马上走!”

    陈南大笑起来,“报仇,报仇......呵呵呵,林皓清啊,我他妈现在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我一个什么用都没有的人,我他妈拿什么去报仇?”

    林皓清见突破口已经找到,接下来就好说了,“南子,你认我这兄弟吗?”

    “我认,但是现在我不敢认了,不想牵连你们,打完电话我就后悔了,所以说你还是走吧。”

    “说的好,你认我,我就必须认你!”林皓清说完对外面的江语柔喊道:“语柔,你走远一点,房子要塌了。”

    “啊,那你照顾好南子,我在街边等你们,我有剑的,你放心。”江语柔倒是不担心会砸着林皓清,她知道他的本事,虽然也只是知道冰山一角,因此她听话的离开了陈家的别墅。

    陈南虽然伤心,但是现在听到两人莫名其妙的对话,他也纳闷了,正要开口,却看见林皓清上逐渐闪出黄白色的光芒,继而把自己也给笼罩了,正惊讶着,却又看见他的瞳孔逐渐蒙上了一层妖异的血芒。

    “南子,你看好了,我是否有帮你复仇的资格,哈!”林皓清大喝一声,眼中血芒大现,一股猛烈无匹的气浪从边向四周扩散开,房子在一瞬间轰然倒塌,隔得近的家具更是直接被气浪碾为粉霁!

    陈南看着四周的残垣断壁,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你......”

    “别忙着惊讶,你将来也能这样,这只是小菜一碟罢了。”

    “我?”陈南怎么能够不惊讶,是个普通人见着这种非人力所能造成的效果也会惊讶不已吧,没晕过去都算是心脏承受能力强的了。

    “是,你也可以。”

    陈南陷入了沉思当中,如此一来,要复仇便是指可待了,“好,皓清,大恩不言谢,你这么......”说着说着,陈南的眼睛又红了起来,“大恩不言谢......”

    林皓清扶着他的肩膀,“哭出来吧。”

    “不用了,报完仇再哭也不迟。”陈南抹了一把脸,从衣兜里掏出一叠照片,“看,这些都是我爸的。”他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照片,然后跪在地上,“爸,走好,不能继续完成学业,我知道你会难过,但是......爸,您走好。”他突然抑制不住大哭了起来,“走好啊......我会活下去,我会好好活下去,您走好......”

    林皓清也很难过,抿了抿嘴,把陈南从地上扶起来,“走吧,今天住我家里,明天我去给你买一栋新的别墅,公司现在很赚钱,不用担心。”

    “公司......皓清,以后我不读书了,我去你的公司吧。”陈南擦着流也流不完的泪水,含糊不清的说道。

    “不读书行吗?”

    “呵呵,你觉得我还能读下去吗?”

    “好吧,你先休息几天再去吧。”

    陈南站起来,脸上露出从容的笑容,把着林皓清的肩膀,“你认为我是这样弱不经风的人吗,我承认我伤心,但是总会过去,过完年就去,也就是后天。”

    “好。”林皓清对着无数的断石一挥手,炸出一个大口子,“走,今天就住我家里。”

    小爆发了!!!!求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