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回 今夜只有一个主角(3)

    余秋在酒吧后门守着,脸上波澜不惊,心中却已经是翻起惊涛骇浪,按照自己对少爷的了解,他的手已是不容多作解释,不过是四个人而已,余秋觉得自家少爷完全能够在十分钟内解决战斗,况且现在还加上一个小五,可是现在已经过了半小时了,他们......余秋越想越是按捺不住心中深深的担忧。

    正在余秋焦急等候的时候,一帮金云帮的人出现在他眼前,大概四五十人。余秋自然也认识金云,现在见他奄奄一息的趴在手下的背上,便一声令下:“抓住那个男人!”

    ......

    王大胆看见小五衣衫褴褛的样子,瞪大了眼睛,抓住他的肩膀,“少爷呢,你竟然丢下少爷一个人逃跑?”

    小五已经是出气比进气多了,他手固然了得,但是始终是个普通人,脚下的鲜血流失过多,快要昏迷了,“少爷他......快带人去救他!”说完便扑倒在王大胆的上。

    王大胆这才看见小五的脚下,鲜红的血色映在他的眼里,“快,把他背往医院!”他随意指了一个人,“其他人快跟我上楼。”

    ......

    余秋喊过之后,首当其冲,脚下用力奔向金云。突然一把砍刀飞向他的口,惊险的躲了过去,继续向前冲去。

    那十个力将也不遗余力的冲进人群,拳脚并用。

    金云帮的精英都被小五和林皓清干败了,剩下的到也不足为惧,余秋等人像是秋风扫落叶般扫平了所有人。

    他背上中了两刀,好在不是很深,“你们六个照顾他们四个受伤的,还有必须看紧这个杂碎,我去里面和大胆他们汇合,去救少爷。”

    “是!”

    回答“是”的男人还狠狠的踩了一脚金云那已经断的不能再断的小腿。

    金云早已是痛晕过去,现在连喊都喊不出来了。

    “老余,你把他们全都拿下了?”林皓清出现了!后还有王大胆和其余的九个手下。

    “少爷,”余秋是对林皓清下了真感了,跑过去在他上到处摸摸碰碰,“您没事儿吧?”

    “没什么了不起的事儿,就是小五的脚受伤了。”林皓清皱了皱眉,这次行动表面上是成功了,实则确实完败,至少在自己看来是败的淋漓尽致。

    “严重吗?”余秋眼里露出担忧的神色。

    林皓清摇摇头,“不算,休息个把月就行了。”

    余秋呼出一口气,指着已经昏迷的金云,“那这个......”

    林皓清看了一眼地上的金云,又看看那些战战兢兢的金云帮的人,“你们要投降还是......”

    “投降投降,我投降,求求你不要杀我。”

    “投降。”

    “我们投降。”

    至此,金云帮在群龙无首的况下,正式解散,一共有二百六十三个帮会成员,有八十一个成员被收编进入龙魂,剩下的或伤或死,或者加入别的帮会。

    林皓清让受伤的几人先去医院接受治疗,带着王大胆、余秋和剩下的十五个手下继续讨伐!

    ......

    林皓清犹如猛龙般搅浑了整滩青山江水!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这个夜晚注定被人们永远难以忘记,这个夜晚注定只有一个主角,他是林皓清,他是将要让世人记住、让世界为之颤抖的男人!

    像是电影里面的桥段一样,林皓清带着众手下犹如一把冒着幽光的镰刀,在这个命中注定的夜里,割裂了无数生命,割裂了帮会老大们一展宏图的梦境!

    一时间,龙魂,这两个字,令人颤栗,令人胆寒。因为这个词语代表了血色、屠戮、无力反抗。从此以后,黑势力中流传着一句名言:猛龙过江,无命可挡;龙魂过处,谁与争锋!

    这一次的事件震惊了整个青山,一共死了五十八人,伤者更是不计其数,报道称之为:青山最大黑帮势力斗殴事件。

    然而警员们的清梦全都被扰醒了,凌晨四点,警铃大叫,青山市内警员全队出动,总共三百二十二人!他们俱都带着无限的愤恨,为什么?你如果半夜四点被叫起来抓凶犯的话,你也会很愤怒!

    肖若冰便是其中之一,“不知道老娘正好月经不调么,一帮混球,等着老娘开坦克来炸死你们这群王八蛋!”

    然而在警察都全员出动时,余秋等人已经各回各家,安心睡大觉去了。而林皓清却依旧在奔波,他在风云涌动的夜里悄悄摸进各个警局,把所有有关档案和电脑上的信息全部销毁,让他们找去吧,找到儿孙满堂的年纪也别想找到龙魂上!

    ......

    早晨七点,大街上依旧是警笛阵阵急促的鸣叫,这次被抓住的黑帮人员总共有四百多人,但是几乎要不了多久,就会放出大部分人,这都是心照不宣的规矩了,因为总要有这些人,某些人的利益才不会受到损害。

    这一次的事件影响更大,远的不说,林仁友因为儿子提供的消息,让人抓捕了几个帮会的众多高层人物,因此受到省上奖励,职位也由市长变成了副省长兼青山市人大代表。

    当林皓清回到家时,已经是早晨九点过了,他一进门,怀里便扑进了两具不停颤抖的躯。

    “这是怎么了?刚回来,就看见你们哭,晦气......”林皓清半开玩笑的安慰道,其实哪里能不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什么,无非就是太担心自己,他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暖意。

    两女抬起头,均是泪眼婆裟的盯着林皓清,眼睛里都是血丝,看来昨晚应该一夜都没有睡好吧。

    江语柔抹开眼角的泪水,“我要检查一下你上......去卧室,快点......”然后不由分说的把林皓清拖进卧室。

    一进卧室,金灵也帮着给林皓清脱衣服,当看见他背后的那个血洞时,捂住嘴,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但她依旧是一言不发,转去客厅里找酒精去了。

    “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江语柔趴在林皓清的口大声的哭着。

    “以后不会了,这次是我大意了。”林皓清轻拍她的肩膀,“现在不是好了吗,最多两天,你就看不到任何疤痕喽,你知道我秘密的,老婆。”说着吻在她的唇上。

    江语柔想推开他,但是想着他都这样了,只好满足他,便抛开杂念,一心和林皓清亲吻起来。

    “咳咳......不能偷吃......”金灵此时泪痕已干,手里拿着一瓶酒精和一袋棉签。

    ......

    “嘶......金灵,你能不能轻点......是不是刚才没亲你,吃醋了?”林皓清光着子趴在上,而金灵则跪在一旁帮他擦药。

    “我爸爸一直都叫我灵儿......你活该,痛死你,让你不听话,让你胡来!”金灵一边涂药,一边训话,“好啦,你动作轻点,别把伤口撕裂了。”

    “好了?那我补偿你吧,哈哈哈。”林皓清在金灵惊诧的目光里把她扑倒在上,胡乱的亲吻着。

    江语柔在一边实在看不下去了,体渐渐有了反应,“我...我先出去了,我去给你把早餐一下。”

    “不用了,老婆,来吧!”

    “啊!”在江语柔惊声尖叫里,一场光大戏开演了。

    ......

    最终林皓清还是没把金灵真的吃掉,因为他不想如此草率的让她的第一次就这么失去,他想给她一个忘不了的记忆。

    ....

    各位老大不要光是看啊,我这第一次写小说,你们还是稍微给点鼓励啊,收藏、推荐票、打赏什么的,都抬起你们的贵手点一下不好吗?花几毛钱而已啊,各位老大,拜托了,诚恳的拜托!!!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