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回 夜谈

    林皓清和余秋等人交代了一些事后便告诉他们自己要去R国几天,让他们好好管理公司,不要急着扩张,暂时先龟缩起来,一切事宜等自己回来再说。

    然后便和江语柔回家了。到家时,已经是下午六点过了,正好吃晚饭。

    林皓清有些意外,老爸居然坐在饭桌上,“诶,爸,你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其实他猜到是因为自己进警局的事,看来今天逃不过了。

    “先吃饭,吃完饭我有些事要问你。”

    “哦......来,语柔。”林皓清把椅子给江语柔推过来,让她坐下。

    饭桌上没人说话,气氛有些尴尬,林母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藏有心事的三人也是不好开口。

    林母心里奇怪,“你们这是怎么了,咋不说话?”

    “说什么啊,有什么好说的,小心把饭喷出来。”

    林皓清一听自己父亲还在开玩笑,便知道他没有生气,心底也没刚才那么紧张了。

    “嘿,你这老头子,怎么,吃了豹子胆了?”

    “呃......”林父无语了,“我吃饭,我不说话。”

    “哼!吃完饭去把碗筷洗了。”

    江语柔可不敢真的让林父洗完啊,这样就不孝顺了,“妈,一会儿我来洗吧。”

    “不用,就要你爸洗!”

    江语柔还想说什么,却感觉自己大腿上放着一直魔手,她扭了两下子,那手却突然放开了,江语柔突然明白林皓清是让自己别说话。

    “行行,我洗我洗......”林父无奈的摇了摇头。

    ......

    林父在林母的威之下还是把碗筷挨个洗干净了,然后把林皓清叫到他的卧室里。

    卧室外,林母和江语柔坐在沙发上正看电视。

    “柔柔,你知道一点啥不?”

    “我......”江语柔还真不是撒谎的料,就连心里想着要撒谎,还没说出口,脸上就起变化了。

    “知道啥,给妈说说。”

    “哦,今天上午我跟皓清被警察抓进警察局了......”

    “啊?怎么回事呀?”林母顿时紧张了,他们这个年代,一听着进了警察局基本上就是杀人犯了,一点也不夸张。

    “没什么事儿,妈,你别着急啊,”江语柔端起茶几上的茶水递给林母,“是个误会,警察以为我们是犯罪嫌疑人,后来询问了一下,我们就回家了。”

    林母听见是个误会,大是放松,“这帮警察吃干饭的啊,看我媳妇这么乖巧的,怎么会是罪犯?”

    “嘻嘻。”

    “不过他们没有怎么样你吧?”

    江语柔不由想起上午的事,那个警察就是因为想占自己便宜而被林皓清揍了,“没事儿。”

    “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卧室里的父子俩也在谈论着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林父说道:“你现在也长大了,有些事我觉得没必要太过锢你,但是你怎么和那些人混在一起了?”

    “爸,你听我说,前段时间我去南子他爸开的赌场去玩了,我赢了二十万......”林皓清知道自己父亲一下肯定接受不了,所以还是慢慢说的好,让他慢慢消化。

    “什么!”林父一下从上跳起来,比出两根指头,“二十万!?”

    “对啊,然后我就找了一些人组建了一家公司......保安公司。”

    “呼”林父呼出一口气,眼里尽是欣慰,伸出手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真的长大了,都开公司了,哈哈哈,”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但是,你别得意忘形,学业不能废,知不知道?”

    “知道......”

    “那黄龙真是的,亏他还是个局长,放个人都要说半天......”林父说到这里突然一拍额头,“差点忘了,这激动的......听说今天跟你一起去的那伙人......出不干净啊。”

    “我知道,其实爸......那天......”

    “哪天?”

    林皓清想了想还是不要说了,“没什么,我知道王大胆他们是**势力,因为我就是......”

    “别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是儿子林皓清,其他的啥也不是。”

    林皓清知道父亲是在为自己着想,“谢谢爸。”

    “注意安全,我的位置不要紧,如果你出事了,你妈会伤心死的。”

    “知道。”林皓清眼角有些湿润,别人都说父如山,这才是最真切的体会。

    “另外还有件事,我这两天准备去一趟R国......”

    “嗯?”

    “公司需要资金来运作。”

    “你一个人吗?”

    “对。”

    “不行,你才多大,十六岁!毛都没长齐。”

    “爸,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王大胆他们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为什么会听到一个十多岁小孩儿的话,不可能二十万块就收买了他们吧?”

    林父显然也被问住了,“嘶......这个嘛......”

    林皓清决定使出老办法,“爸,你看。”砰,手上冒出一团火焰。

    “嘿,还杂耍呢?”

    林皓清差点晕倒,杂耍?他四下看了看,找到一个平时用的铁皮烟灰缸,然后放在正在冒火的手中,只见那铁皮开始渐渐融化,一股焦臭生了出来,“爸,别惊讶,继续看着。”

    林父的确是惊讶了,甚至惊恐了,他发现面前这个人似乎不是自己儿子了,太神奇了吧!他眼睁睁的看着那铁皮烟灰缸整个都消融在林皓清那火掌里,“这这这......”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小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神仙教我的仙术。”林皓清随意编了一个借口出来。

    其实无论他说什么,林父也只能认了,因为这没办法用现代科学来解释。

    “怎么样,爸,放心了吧?”

    “呃......”

    房门打开,林母和江语柔同时转头,“谈好啦?”

    林父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一幕里,“哦......”

    林母把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见他还没反应,气恼的推了他一把,险些摔倒,“老头儿,怎么了?看见鬼了?”

    “是见鬼了,鬼推了我一把。”清醒过来的林父立马还口,然后像是顽童似的向房间里跑。

    “你给我站住。”林母脱下拖鞋,一把甩向林父,却打在了房门上,接着便追杀了进去。

    客厅就剩下林皓清和江语柔,“语柔,我这两天要去R国......”

    “你去干嘛?”

    “呵呵,你忘了我说过要给你弄一本修真秘籍吗?”

    “那为什么非要去那里?”

    “因为那边有一本现成的。”

    “那要去多久?”

    “大概一个星期就能回来吧。”

    “会不会有危险?”

    “怎么可能呢,你不想想你老公多‘厉害’。”

    “就知道想坏事。”

    “我不但知道想,还知道做。”

    “啊!”在江语柔的一声惊呼中,林皓清把她抱进了卧室。

    林皓清将江语柔扔上,然后一个狼扑,将她压在下面。

    “你怎么那么色急?”

    “秀色可餐,明不明白?”林皓清一边说着一边将江语柔脱成一只大白兔,白花花的一片闪的他眼睛都睁不开了,“老婆,来吧。”

    “不要......啊.......”早已是经过人事的江语柔遇上林皓清便是异常敏感,这肯定也和林皓清的体有神秘的联系。林皓清的大手轻轻覆上已经很有规模的一对大白兔。

    “嗯......每次都要咬人家那里,讨厌,啊......”

    林皓清咬住粉色润滑的樱桃,舌尖不停的挑逗着。

    最终,林皓清终于按捺不住了,举着大炮向着敌人的要地进攻。

    霎时间,色满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