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回 官家子弟

    当林皓清等人走出公司时,一些职员都在纷纷猜测他们是犯了什么罪。

    肖若冰虽然脾气暴躁,但是格不坏,她也会给自己留后路,因此她给大家的解释便是:只是怀疑。

    她虽然说是怀疑,但职员们却不这么想,那世上的人那么多,怎么就偏偏怀疑到公司经理这么几个人,一时间众说纷纭。

    “走吧,”肖若冰拉开车门,坐进前座,“动作快一点。”

    车子轰鸣一声,留下了一团逐渐消散的黑灰色尾气。

    到了警局,警员们迅速把“犯罪嫌疑人”送去各个审讯室。

    刚才和林皓清发生矛盾的那个警员自动请缨要求去审问林皓清,这明显是想要报复他,不过警察局长黄龙没有想那么多,他也不知道刚才在龙魂公司发生了什么事,便同意了。

    “进去。”自动请缨的警员叫做张炎,他今天想着一定要报复这个可恶的男人,让自己丢了那么大的面子,说着还推了他一把。

    林皓清内力一震。

    “哇,”张炎的手差点被巨力震的往后一甩,差点把人都甩翻了,“妈的,找死是吧!”他转头一脚把门踢的关的紧紧的。

    林皓清坐在椅子上,眼神略带轻蔑的盯着张炎,并不说话。他并不想动手,毕竟这种根本没有资格值得他去动手,他只想等着自己父亲打电话来,一切就解决了。

    “张炎,坐下说话,我们这是在办公事。”另一位警员有些气恼,完全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儿啊。

    张炎正在气头上,哪管那么多,连着一起骂,“办公事怎么了,你没见老子这在审问犯人么?”

    那位被骂的警员名叫李云忠,为人大方,机智,而且脾气平时还算温和,眼前被骂了也懒得去反驳什么,他看着林皓清问道:“姓名?”

    “林皓清。”

    “年龄。”

    “不到十七。”

    “好好说吧,究竟是十六还是十七?”

    “十六。”林皓清见李云忠态度好,也不想为难别人,毕竟混一口饭吃不容易。

    “别?”

    “不是女的,呵呵。”

    “,**什么态度,信不信老子抽你?”张炎“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哼。”林皓清很是轻蔑的冷哼了一声,理都不想理那个纯**。

    “张—炎!”李云忠也有些郁闷,这他妈的是犯病了还是怎么回事?又不是没见过喜欢捣蛋的犯人,况且对方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你激动个什么劲?

    “别......”

    “唉,男的。”林皓清也是有些郁闷了,虽然是程序,但是也不用这么刻板啊?

    “知道自己为什么进来吗?”

    “不知道。”

    张炎终于忍不住了,这小子也太混了吧,明明知道却说不知道,“**的什么态度?”

    “你,再说一次?”

    “你他......”

    砰!一脚印在张炎口上!

    张炎话音未落已经睡在角落里了,“嘶......你这狗......”

    直接昏迷了!

    林皓清全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抱歉,去告我袭警吧。”

    李云忠还真是头一次遇上这种况,打了人还让自己去告,但是这种况他也处理不了,只得叫上级来,拿出电话开始拨号。

    “肖队......那个...张炎被犯人打晕了......是,他没跑......是!”

    其实李云忠也很无奈,这张炎平时脾气是稍微暴躁了一些,但是也不像今天这样无理取闹啊,幼稚得跟孩子似的。

    ......

    肖若冰见从江语柔嘴里不出任何有价值的消息,心不大好,这不又来了一个电话,得知有人袭警的消息后马上赶了过去。

    肖若冰进来时,张炎正好被人抬了出去,她看见他口上的一个大脚印,还有他那苍白的脸色,心里“咯噔”一声,心道不要出了什么大事才好,自己才从部队转到这警局,第一次带队就出事的话,势必会对今后的前途有影响。

    “怎么一回事?”肖若冰进门开口就问道。

    “这个......”李云忠正待解释,却被林皓清打断了。

    “我袭警啊,揍人了,你看不出来吗?”

    “你还很自豪是吧?”肖若冰一阵气恼,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让人生气呢。

    “自豪算不上,不过踢了一只狗而已。”

    “你!”肖若冰觉得自己快要被他疯了,“能不能消停一下?”这时正巧电话响了起来,“喂?局长啊......啊?这......哦,不行!怎么可以这么轻易放他走......是......”挂了电话肖若冰神复杂的狠狠瞪了林皓清一眼,“你父亲面子可真大啊。”

    “哦?还算可以吧。”

    “哼,不知羞。”

    李云忠算是听出来了,他敢断定林皓清的背景一定不小,不然怎么会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了,好歹也是特大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吧。

    李云忠脑子里迅速转动,“队长,我有话说。”

    “呼,说吧。”肖若冰吐出一口郁闷的气,盯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这样的,刚才张炎同志一进审讯室就开始对这位小兄弟说脏话,辱骂其家人,起初这位小兄弟也没有理会他,但是没料到他却越骂越激动,甚至想要动手打这位兄弟,所以......小兄弟自然就出手反抗了,踢了张炎同志一脚,没想到张炎同志却晕了过去......”

    这话说的就相当有讲究了,按照李云忠的说法,那张炎纯属咎由自取,而且就算是被踢了一脚,也是因为自体素质不过关才会晕倒,跟林皓清并不是有非常大的关系。

    “哦?是这样吗?”肖若冰俏目盯着林皓清,她也不能全然相信李云忠的话。

    “应该是吧,哈哈哈。”林皓清现在是轻松了,自然笑得出来,“你们局里的警察都是这等素质吗?太低了吧。”

    肖若冰也是尴尬的说道:“行了,虽然你没有嫌疑了,但是袭警的事可别想那么轻松的过去,现在......你暂时可以走了。”

    “那么再见了。”林皓清伸出手跟受宠若惊的李云忠握了一下。

    然后又把手伸向肖若冰,“不跟我握一下吗?”

    “哼。”肖若冰见他本来人就长得俊俏,心里也没什么厌恶,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却没想到这一下就像是被不干胶黏住一般甩也甩不掉,“干嘛,还不放手!”

    “哦,一时忘了,主要是你太美了。”林皓清毫不吝啬的赞美道。

    “哼,快走!”肖若冰极力不让自己露出羞涩的一面,但是脸蛋却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林皓清一边走还一边拿起跟她握过的手放在鼻子上嗅,“香!”

    李云忠也一趟跑了出去,“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啊。”

    只剩下肖若冰一人在审讯室里,她也终于露出了自己小女人的一面,狠狠咬了咬牙,脚下一剁,“下次别碰着老娘,不然起码让你少一层皮!”

    觉得还没骂够,接着一句:“色狼!”

    林皓清走审讯室,看见江语柔已经站在外面等他了,“没事吧?”

    看见林皓清已经出来,江语柔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嗯,那个姐姐人好的,对我很温柔的。”

    “你说......那个姓肖的女人?”

    “嗯......”

    余秋这时也出来了,远远的跟两人打招呼,“少爷,小姐!”

    “都说了别叫我小姐了......”江语柔一阵嗔。

    “慢慢就习惯了,以后我们长大了,别人还得叫你少呢,哈哈哈。”林皓清捧着肚子一阵大笑,引得周围无数道眼光的注目。

    “讨厌死了你。”江语柔小手放在他腰上的软上一阵乱掐。

    林皓清见余秋已经走近,便问道:“大胆和小五呢?”

    “没出来,不过快了,马上就会出来,”余秋瞧了一眼四周,见没人靠近他们,便悄声说道:“少爷请放心,都没出岔子。”

    “嗯。”

    “对了,少爷,听说是您父亲帮的忙?”

    “应该是。”

    “您父亲是......”

    “林仁友。”

    “市...市长?”

    “嗯。”

    “呃,少爷,您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有吗,你们自己不问的。”

    余秋郁闷了,“好像是这样......”

    过了十分钟左右,小五和王大胆也摇晃着从审讯室出来了,脸上一脸的嚣张,“咱们走,今天局子里的茶没有泡好!”

    林皓清和余秋均是无奈的摇头,就连江语柔也被王大胆的话语逗笑了。

    肖若冰出来时,林皓清正好转头看着她,然后把手放在自己鼻子上嗅了嗅,惹的肖若冰又是一阵羞恼。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