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回 再遇

    陈南提议去吃中餐,但是林皓清还是坚持去了大排档,陈南也知道他是在帮自己省钱,心下有些感动。

    两人走到位置上坐下,这时候正是生意红火的时候,还能找到空位,陈南认为那是林皓清今天的运气所致。

    陈南大声吼道:“老板,上菜!”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服务员走到两人面前,“请问两位需要点什么,这是菜单。”

    林皓清把桌上的菜单推给陈南,“你点吧,我什么都吃。”

    陈南也不跟他推辞,“唔,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三个,你叫他们弄快点,我饿的很。”

    “呵呵,好的。”一句话逗的女孩儿直笑。

    “哟,看不出来,你还有把妹的天赋啊?”林皓清见此景忍不住调侃一句。

    “哼,我把妹?天赋?你怎么不说说自己,班上的两朵金花都被你采摘了!”陈南一脸愤慨的说道。

    “两朵?年轻人,说话要负责任!”林皓清就纳了闷了,就语柔一个好不好?

    “还不承认,除了语柔嫂子,还有个胡晓雪,你敢不敢承认!”

    “当然不敢承认,那胡晓雪跟我没关系好吧,最多平时辅导她一下。”

    “辅导......我看她平时见着你,眼睛都是闪闪发光,恨不得被你推倒!”

    “嘿,你小子......她怎么想是她的事,你总不能混为一谈吧。”

    “对了我说,你有没有把她拿下的想法?”陈南又开始他的八卦精神了。

    “暂时没这个打算。”

    “你果然不老实,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林皓清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正好看见有服务员端菜过来,“诶,菜来了。”

    陈南一听吃的来了,舌头,也不再说话。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吃,好是欢畅不已。

    恰在这时,不远处的一群人不断传出骂声。

    陈南也看不清究竟是谁,那边吃喝着的人都纷纷结账走人,老板也开始动作麻利的逐个收钱,甚至有些没给钱就走的人,老板也来不及去追了。

    林皓清如今的听力自然是不可小觑的,远的不说,十几米距离他还是可以听得清楚,心知是**的事,他也懒得管,“看什么,吃你的!”

    “我看看是怎么回事儿,唔,这鱿鱼须弄的不错。”

    两人完全不把别人当一回事儿!

    老板见人都几乎走完了,就剩下林、陈两人,赶紧劝他们走,他也害怕在自己的摊子上出人命,连说不要钱了,赶紧走吧!

    “那这样吧,你给我们打包,喏,这是钱。”陈南把钱付给老板。

    老板那叫一个急啊,赶紧跑去准备塑料袋。从拿塑料袋到打包结束,老板只用了四分钟的时间,那叫一个雷厉风行!

    两人提着吃的,正准备走,却不料一个人影突然撞过来,摔在桌子上。

    林皓清定睛一看,心道这不是王大胆那一伙中的小五吗?看来今天还真是被自己遇上机会了。

    陈南也认出他来了,思量了一下还是把小五从地上扶了起来。

    小五明显也是很惊讶,没想到在这里还遇上这两人了。他捂着肚子,弓着背,龇着牙齿,嘴里不断抽冷气,“嘶......谢谢,没想到今天居然让你们看见我们挨揍,真是见笑了。”

    陈南忍不住调侃:“还文绉绉的,没看出来。”

    这时王大胆也趁乱跑过来,见是这两人,他便是一脸焦急,“快走快走,你俩赶紧走。”

    林皓清一动不动的站定,陈南见他不走,便知道他是想帮王大胆这一伙人了,虽然不知道原因,可是他要帮的话,自己也肯定不可以不帮,谁让自己倒霉,摊上了这么个管闲事的兄弟呢。

    在陈南自认倒霉的同时,另外一行人走了过来,全都是西服革履,看起来那是素质有佳。

    那行人抓着王大胆一伙中的四人,“跑啊,继续给老子跑!”

    王大胆此时也不再顾着林、陈两人,立刻站了出来,“不跑了,今天跑不掉了,我们打个商量,我,”王大胆指着自己,“换他们四个。”

    这个行为再次提升了在林皓清心目中的欣赏程度,果断,有担当!值得他去培养。

    那行人中一人走了出来,看来是个头头,“一换四,**脑子进水了吧,赶紧过来,让老子抓回去了事,还有女人在上流着水等老子呢!”

    “哇哈哈哈哈。”一群人哄笑起来。

    王大胆紧了紧手里的砍刀,手心已经泛出许多汗水,“放了他们,反正你们老大只要我一个人的命,快放了他们,我求你们了!”说着说着便给对方跪了下来,“我求求你们放了他们,我给你们磕头!”王大胆眼睛泛红,泪水渐渐流了出来,喃喃自语道:“早知道,我就不带你们出来了,我对不住你们!”

    小五挣开陈南,跑上去抱住王大胆,“你给我起来!”几乎是咆哮着吼了出来。他面色沉,盯着那行人,“如果他们四个人有任何闪失,老子今天就是死!也要你们陪着!”

    那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又是一阵大笑。那头头走了回去,拉过其中一个人,“听见没,你兄弟真能唬人,你先走吧,对不住啊,哈哈哈。”残忍的笑容浮现在他的面庞,接着便是手起刀落。

    “啊!”

    “余秋!”王大胆和小五具是瞋目裂眦。

    林皓清也是第一次见血,他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二话不说的斩断一只手,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血腥,什么叫黑窟窿!

    “快跑啊......大哥,小......五。”名叫余秋的男人嘴唇泛白,直接痛晕过去,倒在了血泊里。

    “怎么样,还敢继续跟老子叫嚣?”头头明显是见血之后变得兴奋而暴虐了,头也不回的说:“还剩下三个人,唔,再送你们两个吧,动手!”

    这次不是砍手,雪白的刀子直直插入心脏!

    死去的两人没发出一点声音,随着手掌的抽搐,心脏渐渐停止律动。

    这出乎了所有人预料,没人想到这仅仅是个小头目的男人竟然是如此狂妄。

    王大胆站了起来,擦干脸上的泪水,沙哑着嗓音对小五说道:“上了,全部杀干净。”

    小五不等所有人反应直接提着刀冲了上去。

    林皓清也没等陈南反应,顺手一个手切把他拍晕在地上,接着用普通人看不清的速度冲进人群一把将倒在血泊里的余秋和剩下的一个已经被吓晕的男人拉出来直接扔在一边。

    “杀!”头头惊恐的往后退。

    王大胆被砍中肩膀,好在并不是很深,他依旧可以举起战刀,“啊啊啊,老子杀了你们,啊!”

    小五也在浴血奋战,大腿和背部已经被砍了七八刀。

    林皓清暗骂一声,直接闪到头头的背后,捏住他的喉管,“停下!”他的这一声巨吼已是带上了内力,头头的左耳膜直接破裂。

    除了已经杀疯了的王大胆和小五,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

    “王大胆,你给我停下!”

    王大胆突然把砍刀直直扔向其中一个人的口,坐在地上直喘粗气,“啊!!!”发疯似的抱着脑袋往地上撞去。

    “小五,拉住他。”

    好在小五此时还留着一些清醒,立马转死命的抱住王大胆,一边哭一边说:“够啦,都他妈死了三个人了!不能再少了!”

    那行人本来是三十多个人,这下也只剩下十几个能站起来的了,站起来的也有好几个是断手或者重伤的人。

    林皓清也是很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面对着真正的砍杀场面,“你们不想死的,全都滚蛋!”

    刚才有些人也看见林皓清的动作,心道是个高手,自己留着也只是送死,还不如留条命,当下便丢下刀子跑了。

    剩下的人看见有人跑了,也纷纷向同一个方向跑去。

    头头手上的砍刀早已经被林皓清缴械,被一脚踢到地上趴在王大胆面前,“别......别......”

    “王大胆,他交给你们了。”

    小五跳上去就是一顿痛揍,“不能让他死的太痛快。”

    王大胆此时哪有别的想法,举起手里的刀就往那头头脖子上送下去,“死吧!”

    “不......”头头连话都没说完已经尸首异处。

    林皓清皱起眉头,此时已经听见有警报的声音,“快走,警察来了!”

    王大胆想要去背起那三人的尸体,却已经使不出力气,上的血也是越流越多。

    “咦?这人还没死!”林皓清蹲下来把手指放在余秋的鼻子前,然后一把把他拉起来背在自己的背上,“赶紧走!”

    王大胆心里是多么不舍啊,但却被小五拉着开始跑路。

    陈南感觉有人在拍他的脸,睁开一看,登时吓的连连蹬腿后退,“哇呀呀呀,这......”

    “快走,警察来了!”

    生在黑势力的陈南,对“警察”这个词语本就是很敏感,很何况结合到现场的况呢,一骨碌爬起来跟着一起跑路。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