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回 应该买一个手机了

    江语柔这个新同学经过两天的时间和班上的同学相处,俨然成了老同学了。因为她外表给人一种很柔弱的感觉,似乎总是需要别人来保护一样,所以许多女生也跟她很合得来,毕竟一个拥有美好外表的女孩再拥有一颗美丽的心灵的话,通常都会受到大家的喜

    再过一天就是周六了,林皓清想到江语柔刚到家里的那天傍晚的尴尬,更是大大刺激了他想要买个通话工具的想法,至于钱,他已经想好了,先问老妈“借”一点,反正现在自己家里经济条件还是算比较殷实的了。

    不过,自己要想办法搞钱了,办公司暂时对林皓清来说是非常不现实的一件事,年龄限制不说,资金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一不能解决的话,一就跟公司无望。这个可不能跟家里“借”,因为没人相信自己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够把一个公司给办起走,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重生人士的话,换成自己都不会信任自己的,这话还拗口......

    于是,林皓清打算周六去买大哥大的时候,顺便到市中心探探消息。唉,没有小弟也很难过啊,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哪像前世啊,喝杯茶都是公司职员在为自己端。

    ......

    想到便去做,这是林皓清的人生信条之一。

    吃晚饭的时候,林父还在加班,所以能商量买大哥大的人便只有林母了。

    “妈,我跟您商量个事儿。”

    “唔,说。”林母嘴里包着菜。

    江语柔也停下给林母夹了一块回锅,然后侧头盯着林皓清,心里也好奇他想说的事,因为平时他从来不会用商量的语气来说话。

    林皓清见她不给自己夹菜,有些吃味的看了她一眼,但还是选择了说正事,“嗯......我觉得吧,偶尔我想找你或者是找老爸的时候呢,又找不到,所以我觉得这样很麻烦,万一遇上了什么急事再找不到你们......”

    “有快放,少跟我拐弯抹角,”林母可真是直白,一语点破了儿子的瞎扯淡。

    “借我一万块,我要买个手机”林皓清只好硬着头皮说了。

    林母并没有像林皓清想象中的那样一口否决,而是认真的考虑起来。林皓清都准备好了一大堆说辞了,似乎已然无用。

    过了两三分钟,林母看着儿子渴望的样子,“行,这事儿我作主了,你什么时候去买,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我明天就去,正好是周六。我自己去就行了,我这么大人了,还用大人带着么?”

    “哟哟,来让妈瞧瞧我儿子有多大了?臭小子,我还嫌麻烦呢,不让我去更好。”林母假装很生气。

    林皓清哪能看不出来自己老妈是假装生气,但也不能不表示一下,“唉呀,我意思就是说您平时工作累了,趁周六就在家里好好休息......”说完顺手给林母盛了一碗鲜汤。

    “呵呵,好了好了,不用讨好我了,说给你钱就给你,还怕我食言不成?”林母脸上却是笑开了花。

    江语柔见林皓清一副赖皮样,也是掩着嘴嗤嗤的笑着。

    林皓清表示很无奈,这两个女,没有一个是他惹的起的,只好把气撒在饭菜上。

    ......

    周六早晨,才九点钟,林皓清便一反常态的“早早”起来了,虽然在他心里彩屏手机只能是一个不具有收藏价值的老古董,但是奈何现在才99年,自然是一个香饽饽了,心里也不免带着一些兴奋的心

    “妈。”林皓清穿好衣服,走出房间正好看见母亲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毛大爷,顿时喜笑颜开。

    “来,把钱装好,可别让坏人给偷了去。”林母觉得不放心,还把钱塞在儿子的上衣口的口袋里,然后拍了拍儿子的口。本来她是想让儿子把钱塞在袜子里的,但是想了又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她可明白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好面子的不得了。

    “那......我这就去了?”

    “早餐总要吃吧?急什么,还怕它飞了不成?”

    林皓清心里还真是急。你想想要是都到嘴边了,让你去洗洗嘴巴再吃,你心急不心急?

    林皓清一股坐在餐桌边的长椅上,端着稀饭就着自家做的小笼包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十分钟都不到,他便吃完了。

    “都不知道你在慌什么,真是的,别忙动。”江语柔拿着手帕温柔的替林皓清把嘴唇一圈稀饭汤水给擦干净,又看见林母望着自己笑,脸色变得无比红润起来,连耳根都红了。

    “嘿嘿。”林皓清倒是很无所谓的傻笑着,感觉很幸福很享受。

    林母对着他挥挥手,“去吧去吧,买了就早点回来,哦,对了,你得当场试试质量,别买了水货。”

    “行知道了,那我走了啊,妈。”

    “等着,把小柔带上。”

    江语柔有些讶然的看着林母,心里疑惑不已。

    林母看着俩人的疑惑表解释道:“去买两个吧,你们一人一个,以后咱们这个家就每人都有手机了,方便。”

    以后咱们这个家......

    这一刻,江语柔真正感受到林母对她的掏心掏肺,真心真意。眼角忍不住湿润起来,“阿姨......我不要,反...反正我跟皓清在一个班,平时也都能见面,别浪费钱。”她连说话都有些哽咽。

    林母心疼的哟,赶紧揉揉她的小脑袋,把她抱在自己怀里,“都说了,我们是一家人,你就是我的宝贝千金,我给自己女儿买东西叫什么浪费了?”

    “就是就是,走吧,一大早哭哭啼啼的,不吉利。”这林皓清倒是会插话,这个时代的人们思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封建意识夹杂在其中,所以一个“不吉利”显然是很奏效了。

    这不,江语柔一听这话,“恶狠狠”的盯了他一眼,便从林母怀里站起来,走到林皓清边,准备和他出去。

    “那妈,我们走了啊。”

    “路上注意安全。”

    “好~”

    ......

    从小区出来,不远处便可以乘公车,但是林皓清可等不及了,拉着江语柔在路边招了一辆计程车,“师傅,去通讯广场。”

    “好咧!”这个时期的计程车并不是那么好赚钱,因为许多人都嫌这费用高,因此大清早有这么个生意上门,司机也是很高兴。

    江语柔看着旁的林皓清眯着眼睛假寐,推了推他,趴在他耳边悄悄地说,“听说坐计程车好贵啊,你干嘛不坐公车呀?”

    林皓清笑嘻嘻的搂过江语柔的纤腰,“没事儿,钱能解决的事儿啊都不叫事儿。”

    “啊,讨厌,快放开,有人~”江语柔红着脸拉开那双搂着自己还不断抚摸自己腰肢的魔手,心里却有些不舍。

    “呵呵。”林皓清发现自己对旁的女孩儿真的到不能自拔。多么温柔,多么美丽的女孩儿啊,而且不管现在还是未来,她都注定是属于自己的。

    ......

    经过了“魔手扰事件”后,江语柔便跟林皓清保持着距离,谁都明白,这是出于女孩子的矜持。

    过了半个钟头,车子在一个面积非常庞大的广场边稳稳的停了下来,“小伙子,到了。”

    林皓清瞥了一眼计时器上的车费,二十四块,嗯,差不多。“来,师傅,给您钱。”

    “好咧,您慢走。”

    江语柔被林皓清拉着手,挣扎了一下没挣脱便任由他拉着,只是觉得似乎所有路人都看着自己,心里又甜又羞涩。

    林皓清凭着前世的记忆带着江语柔转了两转的,不一会儿一家大型商场便出现在两人眼前。

    “走吧,语柔。”

    “嗯。”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