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回 家

    “噫?这臭小子的书包怎么在沙发上?”林母嘴里念叨着,“这臭小子,小柔啊,你先看看电视,阿姨给你做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呵呵。”林母见着江语柔那柔弱可人的样子,便愈加疼

    “嗯。”江语柔自然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心里又在想小时候自己老跟着追的那个影现在应该成长成什么模样了。

    “哇靠!小王八蛋,你这是坑爹啊,怎么睡着了?吓死我了你。”林父的叫喊声从儿子的卧室传来,引得林母和江语柔纷纷侧目。

    “嗯?......回来啦,让我再睡会儿,头晕。”林皓清被父亲的叫声叫醒,咕噜了两句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林母拿着把锅铲风一样的杀到儿子面前,“这孩子怎么睡着了,我还以为没在外面呢,”接着转头怒视着林父,“你说你几十岁的老家伙了,你一天到晚咋咋呼呼的,像个什么样?儿子睡个觉就把你惹着了?赶紧过来厨房给我打下手。”

    林父讪讪的笑了笑,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无奈,“哦哦,好好......”

    江语柔见林皓清的父母都在厨房里忙着弄饭,也不好意思坐在沙发上,想着就起去进去厨房,“阿姨,我来帮忙,我会做饭,在舅母那边一直都是我在的。”她到不是为了让林母心疼她才这样说,而事实就是这样。

    虽然林母也没有多想,但是同样是心疼的不得了,有些嗔怪的拍拍她的额头,“都说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家的孩子都不用下厨房,你看看那个混小子,睡在上还等饭吃呢。你去跟他聊聊?反正你们很久没见了。”林母笑吟吟的说道。

    江语柔搓了搓衣角,有些害羞的答应,“嗯。”便向林皓清的卧室走去。其实她也早想这么做了,只是碍于面不好意思而已。她早就想看看当初那个和自己是青梅竹马的男孩子现在是什么样了,她在舅母家的时候,闲暇时间偶尔也会想起。在舅母家时,并不是没人追求她,虽然现在还是一颗稍显酸涩的青果,但是明眼人一看便能看出这美人胚子长大之后会是多么的祸国殃民,毕竟她跟林皓清一样,才16岁啊。

    林母看着江语柔走进了儿子的卧室,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上笑吟吟的。

    “老婆,菜快糊了。”

    “呀!早不说,你木头啊你,都不知道翻一下!”

    林父顿时感到无限悲催,心想自己干嘛嘴啊!

    ......

    林皓清现在模模糊糊觉得吸不了气,“嗯......”翻了继续睡。睡着睡着,又觉得闷得很,似乎有什么东西堵着鼻子。他挣扎着起坐在上,睁开眼睛,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做梦?语...语柔?”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虽然知道今天江语柔就会家里,“语柔!太好了!”林皓清一把将江语柔环抱着,紧紧地抱着,生怕这一切是梦。

    江语柔没有想到,多年未见,那个影真真切切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拔的鼻梁,剑眉星目。变化真大,她想。可更让她害羞又吃惊的是,那个男孩儿居然一把将自己抱住,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咳咳,轻点儿。”她的脸绯红。

    “你......没事吧,这些年我听说你舅母对你并不好。”林皓清表稍显尴尬的松开了手,怕自己唐突了心的人儿,这句“没事吧”问的是一语双关。

    江语柔轻笑,“没事,她们并不欠我的,爸妈那么早就走了,舅母她们能养育我这么些年,我除了感激也找不到别的词语来形容我的心了,反而我还觉得愧疚。”似乎失去双亲的她,已经走出了童年的不快和影。

    两人都沉默良久,气氛似尴尬似暧昧。多年未见的两人,从来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也从未发现两人之间竟然没有产生一怕一丝一毫的隔阂,相反亲切如家人一般。这是真正的青梅竹马才拥有的感吧。

    “鼻涕虫......”

    “跟虫......”

    两人同时叫出对方的绰号,心里又是一阵阵温的涟漪漾开来。

    林皓清觉得前世的自己真的死得好哇,正如阎王那老小子没的说错:死得好哇。前世的自己惨遭背叛,而眼前的她呢,却也不知道是否曾有过幸福。但是既然现在自己有了改变命运的力量,那么,绝对不能重蹈前世的覆辙,他在心中默默的呐喊,一定要让眼前的她幸福终生。

    “语柔。”他柔声轻呼她的名字。

    她抬起头,当看见他灼灼的目光时,脸不自觉开始发烧,随即又买下可的小脑袋。

    正当林皓清准备发表他的豪言壮语的时候,不和谐的声音在两人耳畔响起。

    “这个......吃了饭才有力气说别的嘛,啊,哈哈哈~”林父发出自认为很爽朗的笑声,却不料再次遭到儿子的鄙视目光,“呃,吃饭吃饭,来,小柔柔啊,快来吃饭啊。”

    林皓清不知道怎的,突然觉得阎王不该让自己父亲坐上市里一把手这个位置,这笑声,这称呼,还“小柔柔”,忒能恶心人了。

    江语柔本来脸皮就薄,人却也聪明,当然知道林父话里有话,当即便飞也似的跑到林母边,帮着林母摆弄碗筷和饭菜。

    “老爸,我想说一句话。”

    林父觉得儿子应该会表扬自己,毕竟刚才自己帮他搭了那么好一座桥,“大声地说出来!”他的嘴角已经有上扬的趋势。

    “你太猥琐了。”

    嗯,面部表稍微有些僵硬,揉了揉脸,“你这个小王八蛋,给老子站住!”

    ......

    最终结果,林父还是埋着头被林母训了一顿,这个是小王八蛋,那你是什么?忍者神龟啊你!

    江语柔差点把饭喷了出来。

    林皓清看着自己父母耍宝,知道他们是想给江语柔营造一个舒适的氛围,让江语柔早点真正融入这个家庭。想到这里,心中自是对父母感激不尽。

    ......

    夜里,林皓清本来想要夜袭,可又觉得这样太早了,害怕吓着江语柔,便在无限的意中进入了梦乡。

    所谓知子莫若父,林父自然清楚自己儿子胆子大,晚上让妻子和准儿媳睡在了一起。

    许久以后,当林皓清得知这件事时,饶是心理素质再好,也不免惊出一冷汗,心想自己老子可真够险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