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回 语柔

    “儿子,回来了?赶紧放下书包来吃饭。”一回到家里,能听见林母亲切的话语,对于重生后的林皓清来说,的确是一种享受和幸福。“好咧,老爸呢?又要加班?”

    “是啊是啊,我给他留了些饭菜在冰箱里,不用管他,我们娘俩先吃。”

    “哦,他最近是不是要调升了?”

    “小孩子别打听这些。”

    林皓清只能闭嘴,心想我也是活了20多年快30年的人了,用这“小孩子”称呼自己,心里很是别扭啊,却也无话可说,因为现在他的确是一个“小孩子”。

    林母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儿子说道:“儿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嗯?”林皓清嘴边还粘着一粒米饭。

    林母伸过手轻轻的将饭粒拂了下来,“瞧你,那么大人了,”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小柔要从南宁市过来了,高不高兴啊?”

    小柔?“语柔?”林皓清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是不是语柔那个鼻涕虫?”心中越来越激动,导致脸都有些微红。

    林母是一个很开放的人,所以她也不点明,人家现在长得那叫一个唇红齿白,亭亭玉立,哪里是个鼻涕虫了?她过来后你可别这么叫啊,我警告你臭小子!而且......”

    “说啊,老妈!”林皓清有些迫不及待。

    林母似乎有意逗他,“瞧你那样儿,像个泼猴似的,哈哈......”林母掩嘴轻笑。

    “唉呀~说嘛。”林皓清一阵撒上差点起了鸡皮疙瘩,不过为了前世那个最的人,他也顾不得太多面子了。

    林母受不了他的催促,“好好,我说......小柔从小就没了父母你知道的,所以她一直住在她舅母家,而......”说到这里,林母绪顿时低落下来,毕竟小柔母亲跟她是同手足的姐妹,人不在了,心里自然会不好受,即使过了那么多年,平息了绪又接着道:“而现在,她那愚蠢的舅母,哼,居然让她嫁给她舅母的儿子!他那个儿子成天跟着外面的小混混瞎混,我看也不是个好东西,好吃懒做,都20几岁的人了,连个正经事儿都没有。”林母对此是怒火中烧。

    “什么!”林皓清感到心脏一阵猛烈抽搐,眼里突然闪过一阵血色的光芒,一闪即逝。

    砰!哗!

    “呀,花瓶怎么碎了?”林母刚才一直沉浸在怒火里,并没有注意到儿子的异常。

    林皓清也怕自己的异状吓了一跳,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但现在最紧要的是不能让语柔的那个禽兽不如的舅母得逞,所以暂时将此时压在脑后,“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消息被我知道后,我就跟你老爸合计了一下,最后觉得直接给她舅母家五万块钱,骗她舅母说这个钱是当初小柔的父母留下的,所以现在大家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然后我就把小柔要过来,家里多一双碗筷,也没大的事儿。”其实林母嘴里是这么说,心里的真正想法却是想把江语柔给自己宝贝儿子留着,这简直是司马昭之心啊。只不过相较江语柔舅母的行为和她儿子的条件,跟林皓清一比,也就是天上地下的差别了。

    “那......她什么时候过来?”

    “嘿,我说你小子现在越来越不听话了啊,你打什么歪主意啊?嗯?别以为老娘老了就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花花肠子了,哼。”

    “瞧你说的,妈你哪里老了?来让我瞧瞧?”

    林母被儿子上窜下跳的样子逗笑了,“呵呵,她大概后天来,然后跟你读一个班,你小子可不要让她被人欺负了,我告诉你。”

    林皓清一下瞪起眼睛,“那是必须的!”好歹自己也是个市长公子啊!衙内啊!就算撇开这一层不说,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加上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语柔要是还被欺负,那我那20多年岂不是完完全全活在了狗上么。

    想到这里,林皓清两口把饭扒完,“妈你慢慢吃。”接着一溜烟钻进自己卧室里。

    ......

    躺在上的林皓清已经过了兴奋期,便想起刚才饭桌上的那一幕,心里有些后怕,要是被老妈看见了,该怎么解释?难道说这是自己从地狱带上来的?

    回忆起当初在阎王那里搜刮来不少奇珍异宝,其中一个有一双眼瞳,据阎王说这双眼瞳是来自上古时期也是自三界出现生命以来的最强的一个妖,史称“玉血妖帝”!之所以最强,就是凭借这双无比妖异的眼瞳。因此这双眼瞳也被人们称之为“玉血妖瞳”,那时候因为妖帝的残虐和四处征讨,而被各方神魔群起而攻之,最后殒落于一处名叫“厉涧”的地方。“玉血妖瞳”也随之消失匿迹。最后却不知道如何落入了阎王这个二货之手,照理来说如此珍贵异常的东西是不应该答应送给林皓清的。可这并不是阎王的本意,因为“玉血妖瞳”竟然在林皓清触及的一刹那自己就“嗖”的一声钻进他的眼里,与之融合为一体。这叫人如何是好,难不成要把他的眼睛再挖出来?何况是妖瞳自己认主,谁敢违逆?阎王虽然是真正痛不已,却也只能呼天抢地无可奈何。

    看来应该找时间好好研究一下了。

    ......

    两天很快在开学的新鲜感中度过。这两天,除了李锐那小子有些异样,做事稍微有些针对林皓清之外,其余的并没有什么。其实林皓清知道李锐是心里不服气,可是你不服气有什么办法,又不是他林皓清想做这个麻烦班长。整天被那些无聊的女生纠缠,有女生假装自己头很晕,需要班长帮忙揉揉;有女生说自己“好朋友”来看望她,需要班长帮忙买点卫生巾。

    这他娘的都叫什么事儿!林皓清吐血不已啊!心说你们究竟是把当成班长了还是小白白了?有这样挑逗人的么?太没技术含量了呀!

    不过想到暂时还不能脱班长这个位置,林皓清也只好硬着头皮的让胡晓雪帮帮忙了,毕竟都是同事不是?

    ......

    虽然职位是班长了,可位置还是没有调整,依旧跟陈南这人坐在一起,“皓清,听说明天有个新同学要转进我们班?有没有什么小道消息?男的女的?”

    林皓清心想肯定是自己内定的媳妇没错了,心中不免有些漾,“不清楚。”不过也没你什么事儿,那是老子的人!

    “嗯?”陈南转过头拍拍前排一个“妩媚”的妹子的肩膀,“小哥哥。”

    曾宝莱转头,“,老子是女人!”

    陈南笑容不变,心中吐槽万千,“借镜子一用。”

    “不借......”

    陈南背着她作呕吐状,“没事了,转好好学习吧。”

    林皓清纳闷儿陈南的一系列行为,却见陈南哭丧着脸,“我想看看明天该以什么样的发型去迎接新来的妹子,我认为一定是妹子,肯定是个妹子。”

    ......林皓清一直奇怪陈南怎么不自杀。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邪魅玉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