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风月似前梦

    望着窗外繁星,若华面带愁容,苦笑不已,即使已经过了五年,她依旧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她是现代的一个平常女白领,虽然是个孤儿,在孤儿院张大,却没有书上写的那么黑暗,随着国家的进步,政策见效,孤儿院除了没有亲人关怀,却是吃喝不愁的。

    小时候不懂事,也曾经跟小朋友打过架,到大了些,曾经打架的朋友们,出自一个孤儿院的却较同学,朋友多了份亲近,她即不丑也不特别出色,学习成绩也是平平常常,并没有上一流的大学,成为什么高等学府的学子。

    大学毕业后也靠自己的努力,从一个洒扫小妹做到副经理的职位,在这之前她正在向转正努力。虽然那时她已经快三十岁了,也曾经谈过几次短暂的感,相过几次亲,大都市的节奏虽然过的很快,无奈她是个保守的人,面对速食的现代感却接受不来。

    相亲时各种极品男看的她目瞪口呆,要么是在她面前大谈特谈那些大小女明星的容貌材,要么就是见面问她有没有房、有没有车,与她相亲的自是知道她是孤儿,更极品的竟然当面问她有没有什么病史之类,还有的竟然连相亲的饭钱都要她付,或是半途开溜。

    好嘛!她是不漂亮、不开朗、不活泼、不外向、不内向,就是一个普通的古板女,近三十岁了还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但是她自己有房,有车,有存款,有人寿保险,活的也有滋有味,甚至更享受独女人的快乐滋味,可是像她这么平常,又没有任何厌世倾向的女人竟然穿越了呢?

    记得穿越前既没有走火漏电,也没有刮风下雨,更没有摔脚抽马桶,她只是如平常那样关灯睡觉了而已,谁知道在醒来就成了一个古代发烧后刚清醒的六岁小女孩,这个小女孩跟她完全不同,有疼她的父母,有侍侯她的奴婢,而且父母还是个小地主,衣食无忧,甚至还有余钱给她请女工师傅。

    通过一些子的观察她才看明白,这个小女孩的父母才二十多岁,夫妻感很好,没有公婆管束,没有纳妾通房,只有这小姑娘一个女儿,自然是若珍宝,惜若明珠,充做男儿教养。她在现代无父无母,小时侯还曾经期盼过,大了却觉得一个人也好。

    没想到了古代竟然有了一双比自己还小的父母,却是接受不来,只能顶着伪罗丽的面孔,将自己当成演员,演一个六岁的女孩,经过一段时间的打探,她才明白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南宋时期,至于详细的时期,抱歉她历史不好,却是弄不清楚的。

    不过却知道这年代不太平罢了,好在她父母还有近二百亩的良田,三进的宅院,父亲又是个秀才,五年来生活的很平静,此时没有明清时代的程朱礼教之学,也没有严教汉女千金必须折脚捆绑三寸金莲,只有一些大家族,世家的嫡女才会绑三寸金莲。

    她这个平常的地主家女儿却是不用受那罪了,而她在跟父亲学字后也知道了自己在古代的姓氏和名字,一个很美很优雅的姓氏,梅、名若华,这个与现代某个电视剧里面的女疯子原名一模一样的名字,幸好她生在苏州乡间一个安宁的小镇上,离东海港口不远,偏安一偶,父亲又是个秀才,有免赋税的优待,又没有战乱,实在与她想象的南宋穷苦纷乱生活不同,在深宅内可以说更加安宁和乐。

    看现在的形又怎么想的出蒙古入侵后中原百姓如同待宰牛羊似的痛苦生活,若划只是个平常人,只喜欢安宁、平静的宅势生活,可不想过被蒙古人奴役的生活,她不知道南宋还能坚持多久,却明白在她有生之年,战乱一定会来到这里的,现在凭她几岁的样子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努力学习边的一切,跟着女工师傅学习苏绣,跟母亲学习厨房家务,跟父亲学识字,读书,并非她装嫩,而是到古代才发现她所学的现代简化子到这里就跟文盲没有什么两样,只能从头学起,又想在古代南宋这个随时可能爆发战乱的时期,没有个健康的体是不行的。

    只能忍耐着膻气的味道,每将羊灌下,又冒着张大后骨骼变粗的风险跟家里的护院学些庄稼把势,更是央求父母许,每练习长跑,务求跑的快。虽然知道这些还不够,对一个古代女子来说,能做到如此已经是父母宽容了。

    如今五年下来,若华的女红一般,厨艺一般,书法一般,学识一般,唯一的收获就是她材虽然不纤细苗条,也不粗壮,却很健康,尤其是跑的很快,即使腿上绑着沙袋,上背着十来斤的东西,也比家中护院跑的不慢,此时她十一岁,在现代来说她还是个孩子,在古代来说却快成人了。

    这五年中若华虽然无法将父母当成长辈尊敬,却把他们当成了亲人,甚至有许久不曾想起现代的往事,今晚会如此是因为父亲还没有回来吗?说起来父母恩,这五年来却不曾有过孕,看过大夫也查找不出原因,对注重传承的古代来说,这无疑是个大烦恼。

    母亲甚至数次要给父亲纳妾,却被父亲阻止,后来不了了之。今年父亲去京都赶考,每几总有回信,上次三月即归,这次却快近四个月没有还没有回来,三个月前信笺畅通,最近快一个月的工夫却没有音信,实在是让人担心,连母亲最近都时时不安,消瘦许多,每每总拉着她说她近几都心惊跳的,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若华没有那种感觉,却也觉得父亲那里肯定出了麻烦了,与是跟母亲建议,派家丁去京都打探,母亲妇孺,没有出过门,以夫为天,失了主张,听了若华的提议后,忙点头答应,打点盘缠,找了两个可靠的家丁,去京都打探,如今还没有消息。

    若华心中担忧,在古代这个通信不方便的时代却无可奈何,只能静等消息,又胡思乱想了片刻,才关窗休息,却没有看到窗外乌云密布,渐渐遮住了空中繁星的光华,到了后半夜呼听一声霹雳巨响,将若华自梦中惊醒。

    若华在梦中只见黑影重重,隐隐有鲜血四流,呼听一声巨响,房屋震动,不由心惊跳,睁开眼睛,点燃了蜡烛,却听窗外哗哗声响,外间的丫鬟也撩开门帘,见若华楞楞的站在桌前,忙拿了披风给她披上,劝道:“姐儿可是受到惊吓?外面在打雷下雨呢。”

    “母亲这些睡不安稳,这一打雷恐怕更睡不着了,给我拿蓑衣,过去看看吧!”若华系上披风,边穿绣花鞋边吩咐道。

    这时门吱的一声开了,一个丫鬟和中年婆子撑伞走了进来,,那婆子比丫鬟穿的略好,正是家中管家的媳妇,姓常,因为管家跟着父亲姓梅,大家就喊他常嬷嬷。两人进来正好听到若华的话,常嬷嬷利落一笑,折了伞道:“可是是母女俩,刚才太太还说打雷了,姐儿必然惊醒了,打发儿过来看看,我放心不下,也跟着过来,不成想姐儿这也先想着太太那呢!”

    “那是母亲疼我,我孝敬母亲不是应当的么?常嬷嬷真会说笑,这几母亲与我都在为父亲担心,就是不打雷,不下雨又哪里睡的着觉呢?”若华听着窗外的雷声阵阵,大雨倾盆,心中总是乱跳,只觉得今晚恐怕是难以平静过去。

    常嬷嬷刚想回话,前院忽然纷闹起来,丫头忙打开窗户,只见大雨倾盆之即,前院已经点燃了灯火,正个大院灯火通明,主屋那也是烛火透亮,喧闹不断,母亲的贴丫头更是伞也不打的向这边跑来,常嬷嬷脸色一变,忙过去开门,冲丫头问道:“怎么回事?太太屋子里怎么那么乱?”

    “不好了,刚传回来消息,老爷、老爷他他.....太太听了后晕过去了。”丫鬟浑湿透了,气喘吁吁,又是不安,又是掉泪,也说的不清不楚。

    若华心中如同紧绷着跟弦,体不由晃了晃,上前几步,拉住丫鬟问道:“父亲他怎么了?太太怎么会晕过去?”

    “回姐儿,刚丁哥回来报信,说老爷他过世了,人在半途中还没有回来,他先回来报信,说老爷尸上午就要到府,太太听了,一下字吐了口血,晕了过去。”丫鬟见若华的样子,手被拉的生疼,这才回过神来,说了个清楚。

    若华不敢相信的看着丫鬟,浑发抖,后常嬷嬷三人也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看着丫鬟,过了片刻,若华一把推开丫鬟,也顾不得撑伞,避讳,披着披风向主屋跑去,推开门进了主屋,见管家跟几个家丁在小厅里候着,若华吩咐管家带着家丁护院摘下红灯笼,换上白灯笼,去镇上布庄采买白布及一应发丧用品,另外分别去给父亲的族人和母亲家的亲人报丧,另吩咐报信的家丁在厅里候着,这才向母亲卧室走去。

    ——————————————————题外话————————————————————

    我是在一次寻找九真经资料的偶然中,看到了另一个练了九真经的女人——梅超风,梅超风与周芷若不同,她是真的心狠手辣,杀人无数,纵观全书,她的狠、她的绝都不输男儿,却又至,她的狠没有任何谋诡计,狠都狠的明明白白,让人无从厌恶,她没有欺骗哪一个,糊弄哪一个,她一个人就的死心踏地,即使人死了十几年,也不会忘记他,她恨一个人就恨到骨子里,不会想那个人是善是恶、是对是错,她只记得那是她的仇人。

    那颗似冷似暖的心能记挂的就只有师父与她的大师兄,遥想当年,桃花岛主收她为徒时,她刚家破人亡。

    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变成年轻时桀骜不训的东邪弟子,受那个傲视天才数年教导,自书中梅超风的描述来看,梅超风与陈玄风盗经私奔之时,她二人的年龄已经不小,甚至比她师傅那个新婚妻子都大,是什么原因让她与师兄相而认定师父不会成全她们俩?

    梅超风仰视,敬佩着黄药师,甚至从没有想过要反抗他,却为何能够舍得背叛师父,连累几个师弟,种种迷团让我产生了无数猜想,也对这个前期明媚少女,后期狠辣的女魔头产生了兴趣。

    说真的我并不觉得梅超风那些遭遇很悲惨,即使她失明、瘫痪,又承受了黄药师附骨针的惩罚,最后以死亡做终结,相对与她杀的人来说,她的错实在很多,可是这样一个矛盾、狠毒的女人却让我不由羡慕她,羡慕她可以做黄药师的二弟子。

    可以与还是单时期的黄药师朝夕相对,用心教导,见证了黄药师建造桃花岛,近四十岁才恋结婚,这个金庸笔下自学成材的绝顶宗师喜欢上的女子又是什么样子,年轻时的他们又经历了什么样的风云变幻,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足顶力,争夺九真经时,梅超风有没有跟随黄药师参加华山论剑,为何黄药师想把女儿嫁给名声毒恶的西毒,却不愿意嫁给北丐的弟子。

    由此不由产生了动笔的念头,不为了平反什么?只为了去圆一个梦,金庸的同人小说多不胜数,却从没有人写过她,即使是**穿越文,也没有当她是个可以怜惜的人,因为她背叛了那个高不可攀的师父,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她值的怜惜的地方,设想若是一个知道她命运的人成为了她,结果还会一样吗?就当我为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开一次金手指吧!

    说实话很妒忌她,我是一个喜欢自暗寻找光明的人,周芷若也好,梅超风也罢!她们有她们的暗,却也有她们的亮点。

    刚开始看雕,很妒忌冯蘅,超黄药师,曾恨杨康、西毒、欧阳克等一系列反面角色,不过对郭靖、黄蓉俩主角却喜欢不起来。

    在后来每看一次,对雕的每个人物都能够看的更深入一些,那时我发现这部书虽然郭靖、黄蓉是主角,但是配角们的光彩更灿烂,它架构了一个武侠的世界,建立了个有特色的人物,邪就邪到极点,笨就笨的彻底,毒就毒的心黑、狠就狠的彻底、侠之一字从冲动意气,演变成更深一层的为国为民,使大家重新了解到侠的意义。

    它不光是为兄弟意气,不光是为一诺千金,更多的是为国为民。

    但在这巨大光环下,暗、渺小的人物又该如何,没有人天生喜欢当坏人,所有的路都是在种种境遇下做出的选择引起的。

    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漫行之玄皇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