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妖秘

    自从有了帮助白路德想法后,我便开始修炼圣族心法,但奇怪的是心中不知有什么东西总是搅乱我的心神,让我无法正常修炼。

    当我把这事告诉白路德的时候,他轻松一笑说道:“据我所知圣族心法本就不能着急修炼,这种看似简单其实麻烦的心法,必须要慢慢来。”

    我听他说的有道理,不暗道自己太自大了,本以为几天就可以攻破的第一层看来还不知道那年月才能有所进展。

    一晃眼几个月就这么过去了,如今我已经可以在这个庄园里到处走动了,即使没有白路德的陪伴,我也可以随意的散步,这也证明白路德对我的信任逐步增加了。

    也许还有个原因是我的魔法元素和真气变的更弱小和混乱了。我现在完全放弃圣族心法的修炼了,令人沮丧的不是毫无进展,而是那个扰乱我心神的东西越来越强大了,这让我修炼几乎成了一种不可能的奢望。而可怕的是不仅是圣族心法无法修炼,连其他的魔法和真气也都被我心中这古怪的东西剥夺了修炼的机会。

    现在我的心比起不久前困在头的颓废模样并没有好多少,我感到自己仿佛一个患了绝症的人一样有气无力,只有在看到白路德的时候眼神才带些光彩。

    至于那两件神器和小白我也不抱任何幻想了,想必早都被亚瑟那个混蛋弄走了。现在我只觉的我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废物,就算想帮白路德也不知道如何帮起。

    没有丝毫力量和能力的我,也只能得过且过的熬子。不过从白路德的眼神里,我看出他丝毫不介意我现在的这种毫无利用价值的废物状态。这让我很感动,同时也有些不安,莫名的绪作用下,我甚至有些想报答他的这份感,可是我除了以相许这种不是办法的方法以外,竟根本没有任何方法。

    有时独自一人呆坐的时候,竟不自的想起白路德,虽然他天冷酷刚毅,但他那温柔的眼神和动听的话语却逐渐令我迷上他。

    也许某一天,我会真的上白路德,然后真心实意的去做他的妻子,为他生儿育女。

    但亚瑟的话仍旧在我内心深处刺激着我。这个不是真实世界的虚拟世界,那个我曾经世界的某个人也许就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而他也许正看着我的笑话,当我真正决定投入到这个世界中成为贤妻良母的时候,他可能大手一伸就把我抓回原本的世界。

    不过很快我就想通了,与其苦恼的不断提醒自己这是虚拟世界,并不真实,不如忘投入其中,管他什么真实虚拟,自己的感受才最真切,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心中的经历。

    既然无法逃避,就只有安然接受。

    我整无所事事的胡思乱想。也让我渐渐对亚瑟那几句话产生了怀疑,也许他根本是在骗我,也许他的话是另有所指,并非是我所想的那样。

    但不论如何,这里是真实存在也好,是场大梦也罢,或者是一个不得不玩的变态游戏,我都要继续下去,直到我死去醒来或者游戏结束的那一刻。

    这天我独自在花园里散步,白路德因为有些事务需要处理,已经三天没有来看我了,我浑浑噩噩的看着眼前绚丽多彩的花朵,心稍微顺畅了一些。这些花朵由于施展了魔法的缘故,开的异常艳丽,而且芬芳长久。

    一个仆人打扮的人悄悄走到我面前。

    “吉拉,我是兰特,我是来带你离开的。”来人轻声的对我说道。

    “兰特?”我一时没明白过来他的话的意思,不过在回想了片刻之后,想起那个曾把我带到这里的佣兵。

    我仔细的看了看这个相貌古怪打扮普通的仆人,怎么也看不出他和那个兰特有相似之处。

    “我易容了,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今天晚上我再去找你。”兰特低声说完匆匆离开了。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泛起了一丝不安,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是个骗子。不过很快我就把这事扔到一边,继续沉醉在周围这片花香之中。

    晚上我躺在上,猛然想起白天兰特的约会,不仅心中多了几丝疑虑和好奇,如果那人真的是兰特,那么他来找我有什么事,他说要带我离开是为了什么?想到这里我反倒希望白路德在我边,这样我就可以告诉他这件事,让他替我思考,那样我就不用在劳心费力了。

    一个人影从窗口越入,出现在我的前。我一惊手中握紧了白路德给我的传讯石,只要我用力捏碎它,白路德就知道我这边出了事

    “吉拉,这里非常危险,我现在就带你离开吧。”兰特的极度消瘦的面容下眼神黯然,凌乱的黑发让他看起来仿佛一个乞丐。

    “兰特,你怎么会到这里来?”我轻叹了一口气问道。说心里话我现在真不想跟这个人多说什么,即使他真的是兰特,我也没有把握去信任他。再说我现在根本就没考虑过离开这里,虽然我现在的生活什么也不算,但并不算太坏,而且我觉得现在我已经对白路德产生了不少依赖恋的感

    “我是来救你的。”兰特目光烈的迎着我。

    “我在这里很好,白路德对我也很好。”我冷冷的看着这个只能算有几面之交的朋友,真不知道他为何会冒险来救我。

    “吉拉,你一定要清醒,不能被白路德骗了,妖族最擅长的就是控制心神。”兰特急切的说道:“他一直把我囚着,直到不久前我才侥幸跑了出来。”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摇了摇头,白路德是妖族没有错,是否抓住兰特我也管不着,但他并没有控制我的心神,而我只是对他有了些好感而已,最主要的是他一直对我都很好。

    我仍旧冷淡的说道:“你和白路德之间有什么仇恨都和我没有关系。”

    “你知道白路德要把你祭食给妖圣吗?”兰特看着我冷淡的脸不由握紧的拳头低喝道。

    “什么祭食给妖圣?”我不解的问道,然后又疑惑的看着兰特,再次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妖族的圣王是白路德的生父,也是妖族现在的统治者。”兰特看了看我,心沉重的说道:“我其实以前也是白路德的属下,我们罗那家族也都属于妖族的战士。”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说白路德会把我送给妖圣,让他吃掉我?”我有些理清思路,对兰特的话不仅有些相信了。

    “可以这么说,妖圣会在特定的况下吸食融合你,对他来说你是提升他能力的绝佳珍品。”兰特面色铁青加重语气说道:“这是它们妖族皇族的特殊能力。”

    “你了解我的多少事?”我心中一震突然间所有一切都清晰了许多,但心中不由产生了更多疑惑。

    “你是圣龙之女苏珊的女儿,有着圣龙的血脉,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妖圣早就关注着你的况。”兰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顿了顿继续说道:“最初在你周围有魔族和圣族的介入让妖圣不敢轻举妄动,不过现在天界出现前所未有的巨大变故,神族,魔族和圣族都没有余力来关心地界的事,所以妖圣也决定出山统一地界,而它第一个目标就是祭食你来增加自己的能力。”

    听到这里我心头没不由感到一阵难受,难怪白路德丝毫不介意我的能力,原来我只是他送给妖圣的食物而已,想到这里我的心更低落了,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你走吧,不管谁想吸食我就让他吸食我吧,反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吉拉,你到底怎么了?”兰特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猛的他用双手抓住我的肩头。“你一定被白路德动了手脚,我一定会救你的。”

    我有些抗拒的想挣扎出兰特的双手,但兰特没有给我机会,他轻巧的将我连抱带抗的携起就朝屋外飞驰而走。

    不知怎的,我心底还是一阵痛楚,不论兰特说的是否事实,我已经相信大半了。我甚至感觉到体内那个扰乱我心神阻止我修炼的东西就是白路德弄进去的。原来这个可恶的世界上根本没有能真正可以依赖的人,我只是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

    “吉拉,你感觉好点了吗?”兰特的声音。

    他弄了一匹好马,带着我离开了那个庄园朝着南边奔跑了足有半个月了。

    我很奇怪这么长时间里白路德到底在干什么,他甚至连个追踪我们的人都没有派来。这让我心中有了一丝希望,也许白路德并不愿意把我送给他的父王,所以利用兰特将我放了。或许兰特本就是听命白路德的人,所以才能这样来照顾我和关怀我,想到这里我的心稍微好了一些。

    但体内那个奇怪的东西还是继续困扰着我,如果不是白路德动的手脚,那会是谁呢?很快我就想出了答案,肯定是那个该死的亚瑟,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不忘给我留个礼物,让我什么都干不成了。

    “只要我们在朝南走上半个月,就可以离开波尔的国界,那样我们就安全了。”兰特一边把一块干面包塞在我手里,一边微笑着对我说道。

    我含糊的应了一声。

    兰特为了避人耳目,用黑袍将我头脸裹住,而我也无所谓的任他施为。

    “前面有个镇子,我们去那里换匹快马。”兰特一边说着一边从钱袋里拿出几枚金币掂量着。

    进入镇子后,兰特牵着马,而我继续坐在马上。直到兰特把马停在一家旅馆门前,我才缓慢的从马上下来。

    旅馆大厅里有几张餐桌,坐着几个人正谈论着什么。

    本来我也没有丝毫的心去听他们说些什么,可他们说的声音确实太大了。

    “你不知道啊,波尔现在乱成一片了,恐怕这里也很快该打仗了。”说话的人满脸胡子,五大三粗的大汉,声音洪亮的吓人。

    跟那人一起的还没说话,柜台上的掌柜朝着那大汉喝道:“钢蛋,你小声点,被镇上的骑兵听到你在这胡言乱语就麻烦了。”

    “靠,我怕谁,这地方谁能打过我。”钢蛋一脸不服不忿的模样继续嚷道:“前几天那个仗着他老子势力欺负人的家伙还不一样被我打的滚尿流……”

    此时我跟着兰特已经走进二楼的房间,那个钢蛋鬼嚎般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吉拉,我想带你回我们罗那部落,那里或许可以找到恢复你能力的药剂。”兰特这些天已经知道我心神中有某种干扰,导致我任何修炼都没有用处,整个人也变的有气无力。

    “罗那家族不也是妖族的战士吗?难道他们不服从妖圣?”我不皱眉道。这几天我越想越觉得白路德是故意放我们走的,我真想返回那个庄园找白路德证实一下。

    “罗那家族有着妖族的血缘,但传统上并不属于真正的妖族,虽然也服从妖圣的调遣,但绝不会任由妖圣胡作非为。”兰特听了我的问话不一愣,然后很快回答道。

    “我想知道白路德到底是怎么想的?”我有些激动的朝兰特嚷道:“我要你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白路德派来保护我的?”

    兰特有些诧异的看着我,听了我的话他眼神变的有些暗淡,似乎受了巨大的打击般垂下了头,旋又猛的抬起头对我说道:“白路德欠我一个人,他确实和我有约定,但不是保护你的约定……”

    我静静的看着兰特,我知道他还有下文,从他的神色里可以看出他现在说的是隐藏在心里的实话。

    兰特仿佛老了十岁般淡然的继续说道:“事从你无故昏迷的那一段时间开始。我带你到波尔去,就是去找白路德,他是妖族的皇族,同时也是我的朋友,而且我曾经救过他一次。当时我在罗那部落的时候就和他有过一个约定,就是会帮助他统一妖族甚至整个地界。所以当我到他这里后,他也周到的招待我,而我也顺利的成为的他的部下。”

    “可是当他发觉你真实份后,一切都改变了。”兰特眼神中露出一丝愤怒,那是被朋友欺骗和出卖的愤怒,我似乎也感受过。“他将我囚起来,并封锁了我的能力。然后……一直到不久前,他把我放出来,他告诉我他想通了,他决定让我带你离开。”

    “果然是他……”我听到这里,心突然莫名明朗起来,感觉这个世界还是有点人可言的。

    “但他许我这样做还附带了一个条件,就是我必须服下他的蚀魄丹,也就是说我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了。”兰特说完一阵惨笑,笑声里充满了对白路德的愤恨。

    我听了他的话后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我不敢肯定他说的有多少是真话,但我还是相信了大半,而不论出于什么原因,白路德让兰特服下蚀魄丹这一点,我都无法原谅白路德,而他的冷酷和无让我感到兰特说的是真的。

    转瞬间我又再次心灰意懒,这个世界虽然如此大,却没有任何我可以快乐生活的地方。

    “吉拉,我想把你送到罗那部落里,只要获得长老的认可,即使是妖圣也不能随意抓捕你,而且你可以恢复力量,也就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兰特温柔的看着我,让我感到一阵心虚。

    “不用替我心了,”我有些无神的看着兰特,“即使恢复了能力也没什么用,我……”

    “不许你这样说,吉拉,你一定要坚强,我绝对不许任何人欺负你,即使是神也不行。”兰特眼中充满了烈的渴望,激动的说道:“你是我生命中的女神,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即使我死了也会守护着你。”

    “谢谢你,兰特。”我只有对他烈的眼神抱以微笑,他或许真的想保护我,可是我自己却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感觉。

    正当我和兰特默默坐着不知该说什么的时候,楼下突然一阵混乱,似乎是几个人打了起来。

    “砰”的一声巨响,我们的屋门被撞开,一个满嘴喷血的壮汉倒飞进我们屋内。

    我仔细一看,原来此壮汉正是不久前在楼下口无遮拦的钢蛋兄。我和兰特对望一眼,兰特快速上前扶起钢蛋,察看他的伤食。

    “对不起了,打扰两位了,我只是稍微教训一下这位兄台,谁知道他如此不堪一击。”一个穿着华丽的青年踌躇满志般的走进我们的房间。

    “这位朋友,他已经昏迷不醒了,还请高抬贵手吧。”兰特看了我一眼后,很有礼貌的朝那个青年说道。

    “看在两位客人的面上,我就放他一马,鄙人歌德,还请教两位高姓大名。”那青年朝我们两个点头示好后竟然拉起桌子后的一张椅子坐在房中。

    “我叫兰特,这是我妹妹兰若。”兰特神色不善的快速说道:“不知道歌德兄还有什么见教?”

    “你妹妹兰若一定长的闭月羞花,不然怎么那黑布遮着脸啊?”歌德一脸怪笑的看了看我,“我这人好奇心特重,尤其看不得女人遮着脸,所以不得不继续打扰两位休息,还希望兰若姑娘让小子一睹芳容。”

    “舍妹脸染有疾,有恐辱人眼目,所以遮了头脸,还望包涵。”兰特手已经放在自己的佩剑上,铁青着脸紧定着这位不速之客。

    我听着两人的对答,心中却莫名感到好笑,这两人的神态语气严肃,但用词却颇为文绉,如果是以前我不会把注意里集中在他们的用词上,但在我知道这个世界有可能是虚拟的之后,我的确发现这个世界有很多古怪之处。最平常的就是这里的人使用的神语根本就是普通话,文字就是中文的汉字,而起的名字却是千奇百怪的音译名。如果这是由我曾经的那个世界的人创造出的世界,那么这一切就变的理所当然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更要看看了,”歌德呵呵笑了两声继续说道:“我正好有些治疗脸部疾病的秘方,不如让我为兰若姑娘治疗一下。”

    兰特正待发作,只见歌德后又闪现两人。

    其中一人干枯黑瘦,一青衣,最古怪的是头顶一个绿帽。另一人膀大腰圆,光着上,脖子上挂了一串婴儿头骨组成的项链。

    见到这形古怪的两人突然闪现,我就感到事况不妙,看来这些人根本就是冲着我和兰特来的。显然兰特也意识到况不妙,瞬间头发泛黄,手中长剑已经朝那三人猛刺过去。

    歌德后的那个带着骷髅头的壮汉施展出比兰特更快的法,硬生生将兰特从空中击落。

    血从兰特上四溅而出,长剑也从兰特手中脱落,兰特回头无奈的望了我一眼后颓然的倒在地上。

    看着眼前发生的这血淋淋的一幕,我竟然没有什么感觉,心中还在想着不久前思考的那个虚拟世界问题,因为缺少投入感,所以看着兰特浑喷血却还是无动于衷。

    “吉拉小姐,我们是奉白路德元帅大人的命令带你回去的。”歌德一脸善意的微笑对我说道。

    我排除了脑海中的胡思乱想,冷冷的看了看这三人之后,轻轻的笑道:“你们是妖圣的手下吧。”

    “你说的是圣王下吧,没想到兰特这小子已经把圣王的事说给你听了。”歌德轻晃了下脑袋走到兰特前,用脚踩住兰特的头笑道:“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留着也没什么用了,不如我就在吉拉小姐面前把他处死吧。”

    我看着他的脚用力的朝兰特的头上踩去,而我心却异常平静,在我心中已经缓缓升起一个念头:“我要获得力量,我要把所有敌人都踩在脚下!我要用他们的血来平静我心中的愤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只是因为这里并非真实的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歪歪极限之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