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劣评

    接着几天的思考让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只要有所依赖就不得不顺从别人的思想。

    我现在是道尔学院的老师,还刚刚成为波尔帝国的圣骑士。在星月校长和波尔四世的期待下,我是应该好好的按他们的要求做,去应付那个白路德。

    但我不愿意,不愿意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下屈服,我有我的想法。

    星月又找了我几次,我则用各种办法推托,对她的威我也已经麻木了。

    她的做法我可以理解,她是为了她的国家。

    从她的角度来看,我只不过是答应白路德一个婚约,这样就可以让即将来临的帝国风暴消失,至少是延迟,而我得到了波尔这么多好处,我更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但对于我来说,这种事远远不是她想的那么单纯,而这事本也超出我所能接受的范围。

    白路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清楚,但从和我接触的况来看,他就绝对不是一个可以用感来支配的人。

    这让我越发不理解白路德为何会对我兴趣这么大,我当然不会简单的认为他是被我的美貌吸引,如果白路德是追逐女色的浮夸子弟我到相信这种解释。可是他给我一种心计非常深的险感觉,我相信自己的这种感觉,我怀疑这是他布置的陷阱,所以我是不会答应他的婚约。

    从另方面考虑,如果白路德已经参与到星月和波尔四世的协议中。那么我一直都没有逃脱出他的算计,接下来的很多事都让我不敢想像。

    当他在和我有婚约的基础上对我做一些合合理的事,我连拒绝的理由都没有。

    想了这么多之后,让我连星月和她周围的那些人都不敢信任了。

    而在我心中也一直告诫自己,只要一接受了他们的安排,我以后再也没有自由可言,会永远的困扰在其中。

    虽然不愿离开波尔的道尔学院,但我想这里我是呆不下去了。

    这本是值得我留恋的生活,那些还没有成材的学生,珂玲乔娜等几个好朋友,都是我不愿失去的,可是面对星月和波尔四世的压力,我必须选择接受或者拒绝。

    而拒绝的结果可想而知,与其让人驱逐不如我提前主动离开。离开仿佛是逃避,但总某种意义上反而是挑战自己以前的懦弱格,从逆来顺受的思想中解放出来。

    想通了这些,我穿起保存了多时的男装,利用银色奥秘改变体型面目特征,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包裹,带了自己积攒的几千金币就决定离开。

    我还在自己头给珂玲她们留了一些简短的书信,我想她们发现我离开以后会看到那些书信,在信里我让她们不必担心,我会回来看她们的。

    正午时分,我迈步走出道尔学院的校门,朝波尔城最大的传送阵走去。

    离开这个城市,远远把问题抛到脑后,至于即将来临的新问题,暂时还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吉拉?”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我。

    我很想拔腿就跑,但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过头去。

    果然是大牛憨傻的样子。

    此刻大牛正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我的装扮,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认出我来了。

    “你怎么穿成这样,准备去哪?”大牛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想出去走走,换衣服这样可以隐藏份。”我被大牛打乱了计划,不有些想放弃离开的念头。

    “你连模样也改了?”大牛疑惑的看着我。

    “这样才符合我现在的穿戴吧。”我无所谓的答道。

    “那我们一起去找个地方坐坐吧。”大牛露出恳求的神态。

    “好吧。”我点点头,也许我这样决定离开是有些鲁莽了。

    跟着大牛来到一家餐馆,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坐在一张桌子前,我和大牛互相看着,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点了几样菜,缓慢的吃起来。

    “大牛,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在了,你会有什么想法?”我不想知道大牛对我离开会有什么想法。

    “不在了?你是说离开这里?”大牛很敏锐的发现问题所在。

    “可以这么说,我如果离开了,你会想我吗?”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虽然我也感觉到大牛明白了我的意思。

    “吉……你为什么要离开?”大牛有些激动的看着我。

    “我还没想好,只是有些事不愿做就只有离开了。”我轻声的答道。

    大牛默默的看着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波尔的新鲜事真多,听说有个女人竟然在宴会上被封为圣骑士了。”邻桌的一个精壮男子大声说话的声音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圣骑士的称号就这么被断送了。”

    听了他这句话,大牛就要起来找那人麻烦,但被我拉住。

    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希奇,我也觉得波尔四世和星月做的有些说不过去。恐怕有那个男子想法的人还不在少数,何况我本打算离开波尔,那样骂我的人肯定更多些。

    “你说的那是仙女吉拉。”那男子旁边一个有些发胖的男子笑道:“她是道尔学院的风云人物,已经超过星月校长成为道尔学院最受欢迎的女,如今也是波尔城绝色榜排名第一的美人。”

    我听了这话不看了一眼大牛,只见他也看着我,见到我的目光后不脸上露出一丝微红,想来他也是早有耳闻,只有我这当事人是第一次听说。

    “所以我才觉得更新鲜,她当上圣骑士恐怕是有内幕。”那男子说着嘿嘿笑道:“我看国王也是昏了头了,为了讨女人欢心竟然把圣骑士的称号都搬了出来。”

    “这事不知道你听说了没,好像是白路德大人也跟吉拉也有一腿,”胖子压低声音对那男子说道:“将来国王和白路德大人相处一定会发生矛盾,真是红颜祸水啊。”

    大牛终于按耐不住对那两人喝道:“住口!”

    那两人一愣打量了一下大牛,那胖子不屑的笑道:“怎么小子,说到你梦中人了,这么大火气?”

    我连忙拉住大牛,同时对那两人说道:“我朋友心不好,十分抱歉。”

    说完就拉起大牛结帐离开。那两人看了看大牛的材,恐怕也觉得是不好惹的主,就没在计较什么。而大牛跟我离开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的瞪了那两人一眼。

    我和大牛一起朝他住的地方走去。

    “雅莎怎么样了?”我想起来有几天没去看她了,她的诅咒虽然已经完全被我清除,但体还有些虚弱。

    “她好多了,早上还和我一起吃的饭。”大牛欣慰的笑道,看的出他对雅莎真的很好。

    走到大牛的房门处,看到门虚掩着。

    大牛叫了声雅莎然后推门进入,我跟着走了进去,却被里面混乱的景象吓了一跳。

    整个屋子都被弄的乱七八糟,所有能破坏的东西都被破坏了。

    大牛呆呆的站在门口。

    我顺着大牛的目光看到墙壁上胡乱写的几个大字,“带一万金币到天井领人”,字的下面还画着一个三头小蛇。

    “这帮混蛋,竟然跟我来的。”大牛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我拍了大牛肩膀一下说道:“你认识那些人吧,看样子他们刚走不远。”

    “他们是三蛇帮的喽罗,以前跟我打过几架。”大牛说着露出愤慨的神色,“不过每次都是他们吃亏,只是这次没想到他们竟然来的,竟然把雅莎绑走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救雅莎。”我说完挥手施展搜寻魔法,夺目的光彩笼罩在我前。

    大牛瞪大眼睛的看着我手中逐渐浮现的魔法光球,里面闪烁着奇特的光彩,而雅莎的影若隐若现的出现在其中。

    “找到了,”我快速判断出雅莎的所在位置,然后拉住大牛就直接施展瞬移魔法。

    瞬移的目的地是间小屋,雅莎就被囚在里面,屋子里面没有人,而外面或坐或站着五个手持棍棒的地痞,此时他们正兴致勃勃的胡吹乱侃。

    “吉拉……”大牛不明所以的被瞬移拉的声音一窒。

    等大牛再次张大嘴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已经将手放在昏迷的雅莎上,解开绑在她上的绳索,将她抱在怀里。

    屋外那几人谈论的声音很大,其中一个脸上糊着块胶布的人用尖细的嗓门笑道:“等那个白痴来了,我要把他上的一块块割下来。”

    “小五,有你报仇的时候,等会老大在外面打了暗号,我们就把这小妮子带出去,然后让那个傻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旁边一个头稍高,眉目清秀的透出邪气的小伙说道。

    我稳住大牛咬牙切齿想冲出去的举动,将雅莎递给了大牛。

    “你们整牛顿没关系,但不要把他弄死,上面给我们老大的任务,就是活捉牛顿和雅莎。”一边坐着没什么表的精壮壮汉突然开口说道。

    “虎哥,你说的那个上面是哪里的,我们老大也的听他们的。”小五似乎很好奇的问道。

    “不该我们知道的事不要乱打听,小心自己脑袋。”那个精壮的虎哥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是猜测,恐怕是皇家势力,能动用我们三蛇帮的也就皇家的人了。”那个清秀男子邪邪的说道。

    接着那几人便转移了话题,胡乱的说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等待我发话的大牛,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们走吧,这件事好像还有内幕,对付这些小喽罗也没什么意思,反而打草惊蛇。”

    大牛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我听你的,等会用不用去找他们老大弄个清楚?”

    我拉起大牛和雅莎经过两次瞬移直接返回道尔学院的校舍屋中,将雅莎放在我的上,然后边做整理边对大牛说道:“这个我会去调查的,你们先呆在我家吧。”

    我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不由开始打鼓。

    本来打算离开的,竟然意外的又发生这样的事,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直觉感到这事和我有关系,那个幕后的主使抓雅莎和大牛也是为了对付我。

    这种想法让我恨不得就这样一走了之,但我真的可以这么什么都不管的离开吗?

    “我陪你一起吧。”大牛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说道。

    我看着大牛有些恳切的神色,拒绝的话有些说不出口。我想他也知道跟我的实力相差太远,有事帮不上我的忙反而会拖累我。

    正当我犹豫间,突然感到周围空气一紧,强大的魔法气流向我袭来。

    这是风系束缚咒,但可以施展的如此气势磅礴,可见施法者是功力高强之辈,但对我来说这样的攻击还算不了什么。

    只是不知道那个不要命的竟然敢到我家里来打我了。

    挥手破解袭来的魔法,同时朝隐藏在屋外的攻击者施展精神锁定,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没能捕捉到对手的位置。

    略一停顿后,从三波强大的魔法气团从三面向我挤来。

    这个攻击者似乎不想破坏屋内的东西,而且他也只是打算困住我,所以没有使用更强大的魔法。

    即使是这样,屋内的雅莎和大牛都已经不能动弹了。

    我再次挥手将那三块魔法气团一起带出屋子,同时整个人也飞出自己的公寓。

    当我出现在住宿楼空中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住宿楼百丈之外站了不少校中的师生,而且有不少人正从远处闻讯赶来。

    珂玲和乔娜也在其中,她们都远远的看着我,乔娜看我就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珂玲则稍有些疑惑,但也是非常陌生的盯着我。

    我猛然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我现在的装扮和模样根本不是道尔学院的人。

    这副模样只有大牛和雅莎曾经见过,我利用银色奥秘进行的外貌拟态本该是珂玲见过的亚当模样,但我为了避免被珂玲等人认出,所以改为吉特时的模样。

    只是这么一来,刚才使用瞬移强行进入学院住宿楼,当即引起了学院防卫的警惕。

    我不由苦笑自己的失误,说起来也怪大牛可以轻易认出我,让我忘记了自己的装扮,导致了这场全校规模的捕捉入侵者的行动。

    “年轻人,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进入道尔学院,我们不欢迎无理的客人,还希望你放弃抵抗,俯首就擒。”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头顶的空中响起。

    我不抬头望去,只见在我头顶几百米高空处,一团强烈的红光,把太阳的光芒都比了下去。

    这是巨型魔法阵的能量结点,看的出是有个老家伙在纵魔法阵的运作,而我如果有所异动,那么红光释放出的强大魔法能量就会给我致命的一击。

    难道就让我这样投降吗?

    因为扮装而被误会,然后被抓住,传出去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在我还没有决定离开道尔学院的话,我会想办法利用魔法传音告诉珂玲真相,让她帮我周旋一下,解脱现在的困境。

    但现在我已经决定离开道尔学院,那么我就要独立面对困难。

    当我离开了道尔学院之后,而且是这种不告而别,想来道尔学院也不会再承认我学院老师的份了。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被赶到这一步,不如轰轰烈烈的干一场,让我也看看自己现在的实力到底是达到什么程度。

    “再次提醒你年轻人,如果你不放弃抵抗,那么一切后果自负。”天空中魔法结点那苍老的声音在空中回着。

    “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就抓我啊。”我突然有了一种解脱的快感,做人总是去迁就别人,顾及他人思想,实在是非常痛苦和劳累的。

    我是该为自己活一段时间了。

    在我话音刚落,强大的魔法气流就从天空直下来,同时我感到周围的空气瞬间凝固。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过于托大,如果在这之前,我利用银色诡异逃脱,至少有九成离开现场的把握。即使不逃走,利用银色奥秘制造一些自己的假像,起码可以达到迷惑对手的目的。

    现在我已经被魔法阵锁定,整个体仿佛泡在浆糊中一样难受,不单移动困难连呼吸都变的不自然了。魔法阵的威力绝对是非同小可,即使是魔龙一级的怪物,遇到强大的魔法阵也只有退避三舍。然而我此时的境地只有硬抗。

    我也顾不得思考后果,迅速将银色奥秘和银色正义发挥到极限威力,周围瞬时变的惨白一片,我知道这是剧烈的魔法冲击产生的光耀,而在光耀中心的我到底能撑多长时间,实在很难说。

    短短几分钟对我来说如同几年般难熬,而巨大的压力让我感到头昏脑胀。

    随着时间的流失,我体内神器聚集的能量也逐渐开始枯竭,其实从一开始我发挥出神器极限威力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败给这个魔法阵了,因为我无法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来回击,只能和它硬拼。

    魔法阵一般都有着大量的魔法晶石储备,所以我是不指望可以拼到魔法阵把晶石消耗完。但不甘心这样失败的心支持着我拼尽全力抗衡着。

    当我眼前徒然一黑时,我知道自己完蛋了,不过我心里还是感到很痛快。

重要声明:小说《歪歪极限之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