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宴战

    波尔四世眼中透露出兴奋,指了指后的几个护卫说道:“他们都是精锐的战士,至少有高阶大骑士和高阶**师实力,还请吉拉小姐给他们指导一下。”

    “陛下,既然你要求吉拉对你的护卫进行指导,同时来证实她的实力,她是不会拒绝的,但陛下是否该给予她一些奖励和补偿。”星月快速的说道。

    听了星月的话我不又好气又好笑,原来她早就打算趁机敲波尔四世一笔,我也成了她利用的工具。

    “这是当然的,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会授予吉拉子爵头衔。”波尔四世爽快的应道:“胜者可以得到一万金币的奖励和圣骑士的称号。”

    我听的暗暗心惊,子爵头衔和一万金币还好说,但圣骑士这个称号可不是随便就能得到的。

    虽然这个称号也只是个虚荣,但有着极高的地位,见到国王也可以不用行礼。

    这让我有些感觉到星月和波尔四世该是早有预谋。

    果然波尔四世说完这话之后,当即有人提出意见。

    “陛下,圣骑士只有在圣坛祭奠中获得优胜并完成任务的杰出人才可以授予,在这种场合下授予实在不合适宜。”说话的是个气度不凡的老者,想来地位也是不低。

    “布扬斯大人,如今不同往,帝国正需要杰出人才,只要是忠心帝国拥有强横实力都不愧为圣骑士的称号,所以陛下奖励获胜的人也是合合理。”说话的是一边夸奖过我的拿维多。

    接着又有几位不知名的大公发表了意见,多是不赞成这次临时的比试给予圣骑士的奖励。

    终于波尔四世摆了摆手说道:“这次并不是普通的宴会,我还没有告诉诸位,其实我是想借这次机会告诉我波尔帝国的臣民们,只要有能力者都可以成为帝国的栋梁。”

    星月在我耳边说了声加油后就径直走到道尔学院的坐席上,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大厅中央。

    波尔四世顿了顿,把目光落到我上,接着说道:“吉拉小姐在鳞兽丛林这么出色的表现没有得到丝毫赞扬,却惹来许多莫名的猜疑,到处都是不信任和诋毁的声音,所以我有必要还吉拉一个公道。”

    波尔四世说完再次扫视了一下周围,半晌的沉默后一个声音响起。

    “陛下,能进入道尔学院当老师,实力最低也是圣骑士和魔导师,御前侍卫的实力恐怕不够看吧。”一个中年战将起立说道。

    听了此人的话,下面的王公贵族也不由点头议论起来,看的出他们也都相信我有能力战胜那些波尔四世给出的侍卫,那么圣骑士的称号也就肯定归我莫属了。

    “米修元帅,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提议?”波尔四世看着米修缓缓问道。

    “这是我小女米雪,自幼跟我修行训练,也有圣骑士实力,不如让她和吉拉小姐切磋一下。”米修伸手将他后的一名女子拉了出来。

    我从波尔四世的举动中已经明白星月把我推上前台的原因,她不知道怎么和波尔四世串通好了要来给我弄个圣骑士当当,虽然还不清楚她这样做是最终有什么目的,我也已经不那么生她的气了。

    既然星月这么推崇我的能力,我也要多少表现一下,不能给道尔学院丢脸。

    “是帝国双之一的米雪锋将吧,你的事迹我也早有耳闻,今正好和吉拉一起验证一番。”波尔四世一脸赞许和期待的看了看米雪。

    米雪在获得波尔四世的首肯,缓步走到大厅中央。

    我扫了一眼正端坐在一旁一脸自信的米修,心中不好笑。他可能是认为我是软柿子,好让他女儿来打败我威风一下,顺便把那个圣骑士称号一并拿走。而道尔学院的坐席上星月神色凝重,看到我时对我轻点了一下头,似乎是提醒我小心,而珂玲和乔娜的表则紧张的要命。

    我并不在意这个米雪是谁,凭我现在的实力,我的对手除非是魔龙一个级别的怪物,否则我还真是信心十足。

    当我正眼看到站在我面前米雪的时候,不仅微微一愣,她很面熟的样子,只是猛的不记得在什么时候见过。

    “吉拉小姐,很荣幸能和你交手,”米雪很有磁的嗓音有力的说道:“希望你能认真对待这场比试。”

    她的意思我明白,只看她一劲装,而我穿的是一宴会的白纱裙就觉得这场比试不伦不类。

    “米雪大人, 战斗是不分场合和地点的,我的这衣服并不妨碍战斗。”我微笑着说道。

    说话的同时我突然想起来这个米雪在哪里见过,在我刚来波尔还穿着男装偷钱袋的时候,被她发现并追捕我,只是当时没有想过她竟然有圣骑士实力。

    “既然吉拉小姐这么说,我们可以开始了。”米雪眼中留露出一丝不屑,同时做出战斗姿势。

    我突然感到有些紧张,和女孩打架还是第一次。

    虽然名义上只是切磋,但我想她肯定会尽全力,而我有个问题就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所以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怎么留手心里也是没有底,所以这场比试会出现什么结果还真是难说。

    也许是我心不在焉的举动惹怒了米雪,她在还没有蓄积足够力量时,就带着强大的冲击波动向我击来。

    米雪这一拳虽然不是全部实力,但也比当初追打我那么一击厉害百倍,周围数丈之内的气流都被牵引过来,我仿佛站在暴风的风眼中心。

    接着我惊奇的发现,这一拳在移动的过程中逐渐增强,如果不是米雪将力量聚集在一定范围内,就凭这么惊天动地的一拳所带起的震动就足将这个宴会大厅弄了一片混乱,而此时能量向中间聚集靠拢起来后,爆发的攻击力更是成几何的增强。

    米雪凶狠的眼神中蕴涵着无数杀伐之意,完全可以让被锁定的目标心惊胆寒的傻傻等待着这致命一击。

    如果我是个普通人,那么等待我的只能是粉碎骨魂飞魄散的凄惨下场。

    如果我只是个拥有圣骑士实力的高手,那么接下来则是一场我浑爆裂而亡的惨剧。

    她这一击的威力真是非同小可,而其中也不知道包含了多少仇恨。

    我当然没有傻掉,我的实力也远远高出她这一拳可以伤害到的程度。

    但她这么狠毒的攻击却让我心底掀起了滔天巨浪,她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么残忍的事,对着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就使用如此狠毒的武技。

    宴会上无数的惊呼响起,他们也都发现这一拳的威力,甚至有些人起想要上来营救,帝国双这个血染的名号的确不是白给的。

    但我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轻轻的握住米雪的拳头。

    在根本不符合常理的况下结束了这场战斗。

    “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的。”我微笑的对米雪说道,同时松开了握着她的手。

    米雪用难以置信的恐惧眼神看着我,跌跌撞撞的返回自己的席位。

    我扫视了一下观战的众人,他们多是不解和宽慰,也有些人稍有些遗憾没能看到血溅当场的凄惨景象。只有七个人露出对我深深的戒心,其中就包括米修,他明白我握住米雪拳头轻易化解她的攻击是需要多强的实力,即使是个神圣骑士也没有我做的这么容易。

    其实在这里面我也取巧了,不久前掌握的奥秘吸魔咒轻易将米雪散发的气场转化抵消,同时将她的攻击接纳下来。所以从外部看起来似乎是米雪自己停止了攻击,而从米雪走下场虚弱无力的表现来看,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我是获胜的一方。

    波尔四世似乎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大声赞扬了米雪和我一番,然后又亲自授予我圣骑士称号,然后音乐响起。

    本以为可以没事的我,却不得不陪着国王和他的几位重臣跳起舞来,米修也是其中之一。

    跳舞的时候可以看的出米修的绅士风度,做为波尔帝国三帅的两个老元帅之一,我还是对他早有耳闻的,他年轻的时候算是个花花公子,风liu倜傥了很长一段时间,不少还被传为佳话。

    后来他替波尔四世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可如今地位还不如一个新冲上来的白路德,想必他也会有些不满吧。

    “吉拉小姐好厉害,难怪可以施展了光系咒也安然无恙。”米修一边挽着我手,一边轻声说道。

    “其实我只是有些运气罢了。”我勉强的维持着和米修跳舞的姿势,这样和一个有些敌对关系的人跳舞,我还真不适应。

    “没有实力哪来的运气。”米修淡淡的说道:“很多事并非运气可以完成的,不妨告诉吉拉小姐,你会有个大麻烦,如果吉拉小姐有兴趣知道的话可以私下找我谈谈。”

    我没有说话,陪米修跳完这么一曲。

    他说的什么大麻烦我可没有兴趣知道,即使有也不会找他谈谈。

    当我终于可以坐下和珂玲说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有些莫名烦躁,也许真的是被米修所说的大麻烦所困扰了,心不在焉的和珂玲说了几句话后,默默的坐着听珂玲乔娜聊着菜肴的味道。

    终于熬到宴会结束,波尔四世却没有放我回家,要求我和星月去后等他。

    无奈只好跟着星月来到后,一股坐在后的一个椅子上冷冷的看着星月。

    她似乎也感到气氛不太对劲,微笑的用手捏了捏我的脸说道:“我的吉拉宝贝,怎么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不知道你用什么价钱把我卖给国王陛下了。”我冷冰冰的说道,同时将她的手挪开。

    “我怎么会舍得把你卖了,你是我一个人的。”星月嘴角开花的笑道,同时双手抱住我的脸,然后将我搂的靠了过去。

    我挣脱出来再次冷漠的说道:“有什么话都告诉我吧,不然等我自己发现了,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星月有些尴尬的看着我,这时波尔四世的声音响起:“吉拉,这些是我让她做的。”

    波尔四世迈着步子走进后,他的声音有些落寞和苍老,不象宴会上那样威严有力,这让我多少产生了些亲近感。

    我和星月起行礼,被波尔四世制止。

    “波尔帝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波尔四世苦笑了一声说道:“想不到我强盛的波尔帝国会在我壮年因为剑圣的离开而分崩离析。”

    看着波尔四世落寞的眼神,我开始有些同他,并想为他分担一些事

    “吉拉,我从星月那里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女孩,你也做出了让你边人骄傲的事,你竟可以为周围的人奉献自己生命和灵魂。”波尔四世切的目光看着我,缓缓说道:“波尔是我们的国家,不论你以前是哪里人,从哪里来,但你以后都会是我们波尔的一员,所以我相信你会这里的人民。”

    我迎着波尔四世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

    “可现在波尔已经面临巨大的危机,当混乱发生就将是巨大的灾难,最先受苦的是人民,无数的孩子将无家可归,没有秩序的社会将成为强盗罪犯的乐园,安居乐业就成为了奢求。”波尔四世目光望向远方,神悲凉似乎在感慨他说的事,“我们要阻止这种事的发生。”

    我避开波尔四世的目光,略低下头,在心底快速的打起小算盘来。

    他这么和我说,到底是想让我干什么?我又能做什么?难道让我嫁给白路德?这怎么会和波尔的动乱联系上?即使联系上也休想让我牺牲自己的幸福来换取波尔所谓的安定。

    如果只是让我帮助波尔来度过这场危机,我还可以尽力去做点什么,当然要看有没有好处了。

    “陛下,你可以直接告诉我现在的况和我需要做什么吗?”我心中有了主意,再次迎着波尔四世的眼神说道。

    “吉拉你能明白就好,现在的况是费里撒父子造反,米修预谋叛变,拉非态度暧mei,白路德不听指挥……”星月正容接口说道:“要知道帝国三帅都掌握着帝国重兵,而如今都对陛下的旨意阳奉违,这样在加上各地佣兵组织和盗匪集团的恶意破坏,现在帝国已经面临崩溃。”

    “米修刚才还在宴会上,难道就预谋叛变了?”我不吃惊的问到。

    “的确是这样,剑圣不在的短短几个月就已经糟糕到这种程度了。”波尔四世叹了口气。“米修的动作瞒不过我的,但他还不敢轻举妄动。”

    我看着一脸倦意的波尔四世,心中不由感叹。

    当个国王还真不容易,劳心费力还到处不落好,奇怪的是为什么还那么多人想去当?不过现在的局面明显是因为他自己用人不当,而且处事不明,恶循环积累下来的毛病,因为剑圣的突然挂掉,缺少了必要的压制全都爆发了出来。

    “那我能帮陛下什么忙吗?”我尽量轻声的问道,这样也是提醒波尔四世不要提过分的要求,不然我是会拒绝的。

    “吉拉,帮我稳住白路德。”波尔四世诚恳的说道,同时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不知道陛下说的稳住白路德需要怎么做?”我感觉不妙,不由往后退了半步,巧妙的挣脱了波尔四世手掌的控制。

    “你不用担心,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你只需要告诉白路德你希望他为波尔帝国而战,为了更多波尔的人民幸福,不要做分裂国家的事。”波尔四世明显察觉到我的忧虑,话说完还善意的笑了笑。

    “我这么说会有用吗?”我怀疑的看着波尔四世。

    “只要你告诉他这是和他订婚的条件,那么他就会重视的。”波尔四世紧紧盯着我,沉声说道。

    听了波尔四世的话,我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个骗局,饶了一圈还是要我嫁给白路德。

    我抱着一丝希望转头看了看星月,希望能从她那里得到否定的答案。

    “你现在已经是帝国的圣骑士了,份非同小可,”星月微笑着说道:“你肩负着波尔帝国的兴衰成败,不要辜负陛下的对你期望。”

    我听了星月的话差点气晕过去,这个星月还真是把我卖了,给我莫名其妙弄个圣骑士称号就要我为他们波尔帝国卖命,简直是欺人太甚!

    “如果我不同意呢?”我的语气有些沉,故意不再看星月和波尔四世。

    他们似乎把我想的太简单了,仿佛这一切不由得我不答应。

    “吉拉,你一定会同意的,为了我们波尔帝国的将来,也为了波尔成千上万的人民,而你只是同意白路德的婚约,如果你愿意将来可以反悔……”星月稍有些诧异,不过很快恢复常态继续劝说道。

    “星月,不必强迫吉拉,她想通了自然会帮我的。”波尔四世再次露出落寞的笑容,“吉拉想必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那我告辞了。”我没有理会星月吃惊的目光,独自直接返回校舍。

    我是需要仔细想一想了。

    “亲美丽尊贵的主人,恭喜你成为波尔的圣骑士。”银色奥秘献媚的嘴脸浮现出来。

    “你是想说多亏了你的吸魔咒才能让我如此容易的战胜米雪?”我懒洋洋的看着银色奥秘说道。

    “当然不是,主人美貌智慧武功魔法样样都是神威盖世,无与伦比,我只是从旁边稍稍协助,即使真有什么功劳,也是小白大人教导有方……”银色奥秘语气充满谦卑,让我感到一阵厌烦。

    “好了,为什么就你一个出来,它们两个干什么呢?”我制止银色奥秘的废话,不耐烦的问道。

    虽然这些神器寄生兽都在我体内修炼,但我还真不知道它们在我体内修炼什么东西。

    打个比方,我的体就如同一艘船,我的灵魂就是船长,而它们就是我船上的旅客,也可以叫做船员,我提供它们生存的能量和寄宿的空间,它们给我提供强大的力量和特殊能力,双方是互惠互利的。

    它们是许有自己的**,就象现在我就不知道它们在干什么,而它们只要留意就可以任意的观察我的私生活。仔细想想它们虽然口口声声叫我主人,反倒是我比较吃亏的样子。

    更重要的是它们可没有一点奴仆的觉悟。

    “回禀亲美丽尊贵的主人,小白大人正闭关修炼高阶形态,银色正义正在它边陪练。”银色奥秘答道。

    “你觉得我怎么样?”我突然感到意味索然,看着银色奥秘轻声的问道:“我是不是很自私?”

    “主人不必感到困惑,人生本就是矛盾重重。”银色奥秘稍愣了一下缓缓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别人上,这就要看谁的实力强横,谁的意志坚定。”

    “看谁的意志坚定?”我似乎有些明白银色奥秘的意思,它说的是有些道理,如果我没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我只能成为别人的工具。

    当我被人说服的时候,就是我的意志屈服了。

    我露出醒悟的笑容,我想是该让自己拥有坚定信念和坚强意志的时候了。

重要声明:小说《歪歪极限之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