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勇士

    兰特这种头发由黑变黄而让实力爆增的况,有三种功法都可能做到。

    第一种是最常见的隐气功法,也就是将自己实力和本来面目隐藏起来。等到特殊况下再施展出来,本来面目也就显现出来了。这种功法一般都是有高阶大骑士或者高阶狂战士以上实力的人才会使用。

    如果兰特是这种功法的话,那么现在的他才是本来面目,而且他至少应该有高阶狂战士实力。不过我看的出他并不是故意隐藏,而且他现在显然没有高阶狂战士的实力,所以可以排除第一种可能。

    第二种是形态突变的强化功法,东部腥风部落中罗那家族的每个战士生来就具有这种突变增强实力的能力,这和奥克帝国的野蛮人狂战士的狂化属于同类,但相比之下效果要弱一些,但没有狂化留下的后遗症。虽然这种强化种族的人并不多见,但我觉得兰特应该是属于第二种况。因此我也会突然觉得我们商队的佣兵可能都是这个家族的人,那么他们每个人可能都会使用这种强化功法了。

    至于第三种是失传已久的九转神功,练到第三层的时候,发功者头发就会变成黄色。我想不会那么巧碰到这种练失传神功的人,所以也可以排除这种可能。

    “慢来!”修思顿一脸惊讶的问道。“小子,你是罗那家族的人?”

    “没错。”兰特随口答道,同时人在马刚面前站定,目光紧盯在马刚上。

    “想不到有幸在这里见到罗那家族的人,”修思顿见兰特眼光没有看自己,不由尴尬的笑了笑,又再次问道:“请问罗那家族还有什么人来波尔了?”

    “修思顿阁下,等他们打完这场之后再问吧。”奇莫一脸自信的笑容。

    “好吧,”修思顿点头同意道,“马刚你要好好向兰特兄弟讨教一番。”

    马刚冷冷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可能心里在盘算着什么。也许他本来以为稳胜的局面被兰特的出场搞砸了,心里有点不舒畅。

    我环顾了一下周围,整个商队的人都轻松了不少,有些人开始低声细语了。也许他们觉得巨蟒佣兵团可以应付面前的况,所以不是那么担心了。

    “亚当,如果我跑不掉,你就把这个给我儿子带去。”老板突然从上摘下一个口袋,里面沉甸甸的好像有一百多个金币。

    “老板,看样子我们的佣兵团能对付吧。”我一愣,没有接那金币口袋。

    “总之你帮我拿着吧,万一出了什么事,我跑不掉还有你能走。”老板神色一黯,硬把钱袋塞到我手中,似乎他感到自己命不久已。

    “老板你要太多心了,我们一定会安全过去的。”我无奈的接过钱袋,安慰老板道。

    这时在兰特强大的气势压迫下,马刚开始挥动起他的手中大剑,旋转着剑朝兰特砍去。这看似鲁莽的动作,包含了很多技巧。马刚挥动大剑的同时,将周围流动的气流改变了方向,利用自强大的真气,随着大剑的旋转,剑气在气流中逐渐增强。

    如果对手不做反应,那么这强大的一击可以将对手硬生生劈开,如果对手逃脱躲闪,正好让大剑受到气流牵引,更狠的击在对手上。所以这一击不能躲开,只有硬碰硬。但显然马刚手中的大剑要比兰特的长剑占便宜的多。

    不过兰特轻松的将手中长剑快捷的击出,他并没有用剑和马刚硬碰硬的,而是用长剑去挑马刚握剑的手,在普通人眼里只能看到快如闪电的两道剑光,而有中阶骑士实力的人都看的出,兰特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结果很可能是兰特砍断马刚一只手的同时他自己已被劈成两半。

    但我看出兰特手中长剑的目标不是马刚的手,而是大剑的根部。我看到这里,不暗中赞叹,兰特顺着对手回旋力度的攻击,将对手的攻击反弹回去。他这样的精巧的武技,即使对手是圣骑士,也可能会吃大亏。

    果然在大剑将要击中兰特的一刹那,马刚露出惊惧的神色。因为他发现自己手中的剑回旋着朝自己砍来,狼狈躲闪的马刚惨叫着被自己的大剑砍成了两半,鲜血洒满了整场,半截子的马刚挣扎了一下,就倒下不动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多数是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甚至连我都没料到马刚竟然死的这么快这么惨,也许马刚本的武技并没有到达大骑士实力,他强悍的只是体内的真气。

    兰特也没有料到对手竟然会这么大意,脸色也有些黯然。

    那群悍匪动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冲上来把兰特撕成碎片。这样一招将对手打败,而且让多数人根本不清楚是怎么败的,确实是非常强的威慑手段。马刚的尸体被抬回自己的马队,如果能尽快找个光系恢复魔法的魔导师,或许能够把他救活。但这种能够使用光系复活魔法的魔导师在整个大陆也不超过三人,所以在场的每个人都可以确定马刚死了。

    刚才轻松的场面瞬间被打破了,连坐在巨蟒奇莫也露出忧虑的神色,因为他知道马刚的死,已经另双方结下大仇。

    修思顿摆手制止了后众匪的动,狂笑了几声,跳下马来,“好小子,让我来领教你罗那家族的高招!”

    “我们是一场对一场,让我来会会血红剑修思顿阁下吧。”奇莫沉静的接话说道,同时摆手让兰特退到后面。

    “好,那我就先废了你。”修思顿一点不客气的怒道,说着抽出上的长剑,那剑刻满了血色的花纹,隐隐闪着红光。

    想来修思顿这么恼怒模样也算是迫不得已,一个得力的手下就这么挂掉了,如果他还笑呵呵的话,他的老大位置也算坐到头了,恐怕再也不会有人为他卖命了。

    两人几乎同时出手了,一白一红两道剑光将两人包裹在中间。眼光高明的人都看的出他们两个是在拼细腻的剑路,虽然没有马刚和兰特那么一招见分晓的刺激,却也非常精彩。

    这时我突然感到心头猛跳,不由四下观望。当我抬头看的时候,我吃惊的发现山谷上方弥漫起一团浓重的黑雾,不断翻滚着聚拢的黑雾正缓缓朝我们商队压下来。

    我心头大震,这是什么东西?是恶魔的诅咒还是恶魔本

    大概在几秒中后,黑雾似乎是发现我察觉到他,猛的向我袭来。

    我大惊,在这一瞬间,我本能的想到了逃跑,只要我念动咒语,银色诡异就会带着我离开这里。但紧接着我想起周围的人,利沙和老板,如果我跑了,他们该怎么办?

    看着急速向下冲来的黑雾,我没有时间再细想这黑雾到底是什么东西,大声喊道:“危险,快散开!”

    我飞朝那团向下袭来的黑雾冲去,同时施展出光系祝福魔法和爆发体内的力量,体外流动着魔法的光彩,体内涌动着圣骑士的强大真气,我感到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强大的信心。

    当我带动着周围的气流撞到黑雾时,我把混合着魔法的强大真气一起运到我手中握紧的银血匕首上,接着使尽全力的朝那团黑雾戳去。

    那巨大的黑雾受到我的攻击,向下冲击的速度慢了下来。同时黑雾本被我戳开了一个大口,然而黑雾其他的部分迅速将我包裹起来。顿时我感到周围一片漆黑,接着我感到自己的动作越来越慢,而黑暗也越来越大,让我感到自己如同置在宇宙中心。

    极度缓慢的动作让我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一个小小的动作似乎永远也无法完成。同时我感到周围浓烈的魔法气息疯狂的侵蚀着我的体。

    我知道我缓慢的动作并不是受到任何外力的影响,而是我周围的时间在不断的减慢。

    这是时空系终极魔法时空封印的魔法攻击效果。当时间慢到停止,空间缩小的没有,我就会变成永恒的瞬间被封印起来。

    我根本没有做好任何准备来对付这种可怕的魔法,如果硬要找出一个会使用这种魔法的人,那么只能是维克联盟的教皇维克斯托。

    做为维克联盟的英雄,他被整个大陆的魔法工会认可的当今最强的圣魔导师,也是大陆上现存唯一一个精通六系魔法后,进入外系魔法中最强大的时空系魔法领域的人。

    但他绝对没有这么强大的魔力,也不可能在瞬间施展出时空封印这种时空系的终极魔法。

    那么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对手不是人。如果是魔龙的话就比较容易做到,虽然不是每个魔龙都精通时空系魔法,但精通时空系魔法的魔龙总还是存在的。

    但我知道对手不会是魔龙,魔龙总是骄傲的藏在自己家里休息。即使被迫出来应战,也是耀武扬威的先进行实体攻击。这种没有具体形态的黑雾,应该是和魔龙同源的魔族,而普通的魔族也绝对不会有这么强大的魔力,那么这次我遇到的恐怕就是魔族中的绝顶高手魔王大人了。

    我没有心去考虑为什么我总是那么背,也不会无聊到去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逃走。此刻我只有静下心来分析我该怎么办。

    凭借我对各种魔法的认识和我现在的实力,我虽然没有能力和魔王一战,但逃走还是有希望的。

    不过在如今这处境里,银色诡异已经基本无效了,因为当时间停顿了,空间也随之变的没有意义了,此时用银色诡异逃走已经成为奢望,任何需要利用时间的施法在时空封印的攻击下都变的毫无意义。

    我心中一亮,现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手中的这把银血匕首了。银色正义不需要施法时间,直接具有破除魔法的特,只要我能控制它发挥作用,那么我就有可能突破这个时空系终极魔法的攻击。

    在黑暗中,我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我努力的集中自己的精神。

    我开始缓缓用意念催发银血匕首破魔的特,但没有看到效果。时间还在逐渐的趋于静止,我渐渐的感到自己甚至连思考都开始变的迟钝起来,逐渐模糊了,仿佛一切都没有,突然在黑暗中有了一点光亮。

    这让我的精神振作起来,我兴奋的感到自己的精神集中在匕首上,光芒从银血匕首上一点点散发出来,渐渐变大,强烈的光芒逐渐扩散出去。

    接着我感到自己脱离了时空封印的魔法控制,时间的流动开始逐渐变快,一点点的恢复正常。我欣喜的挥动着手中的银血匕首,胡乱的朝周围的黑雾戳去。

    显然我的攻击产生了效果,黑雾剧烈的震动起来。我感到黑雾发出沉闷的怒吼,他应该也受了不轻的伤。

    接着我感到整个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抛飞出去。然后我眼前是一片久违的光明,当我适应了阳光,仔细观察周围世界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数千米的高空中,那个峡谷离我很远,而整个商队还是在那团黑雾的笼罩之下了。

    我驾驭着真气,控制着自己的体缓缓朝地面降落。当接近地面的时候,我感到体内真气突然迅速流失,浑上下一沉,朝下栽去。

    我明白过来这是银色奥秘消耗过多被弹出体外了,急忙念动风系咒语来救驾。可惜还是慢了一点,我已经非常不雅的一股跌落地上。我站起来,揉了揉摔的有些疼的股,拍了拍上的尘土。

    在长出了一口气后,我摸了摸挂在耳朵上的银色奥秘,看来它现在是帮不了什么忙了。

    我远远的朝那峡谷望去,笼罩在峡谷上面的黑雾正逐渐消散,但几十里的距离实在太远了。这让我看不清峡谷里面的人到底怎么样了。

    利沙,老板,还有其他人都死了吗?按照黑雾魔王的实力,峡谷里所有人都是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现在我只有祈祷那个魔王不会伤害他们。

    我努力让自己心平静下来,现在我的状态去峡谷察看,无疑是等同于送死。没有银色奥秘的帮助,我再见到那魔王的时候,连逃跑都未必能够做到,所以我还是等银色奥秘恢复了再说。

    夜幕渐渐降临下来,我感到一阵寒风吹来,隐隐的带着一丝血腥,这让我感到很不安。我试着召唤银色奥秘,但它仍旧没有反应。我不由越来越烦躁不安起来,这该死的银色奥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

    这时我看到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从峡谷方向朝我这里走来。

    他手里拿着剑支撑着体艰难的朝这边移动过来,走着走着突然跌倒了。

    我犹豫了一下,朝那个人跌倒的地方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歪歪极限之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