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禁忌

    所有人吃惊的沉默了,聒噪的魔法传音也久久没有出声,大概有三四分钟的宁静后,到处爆发出疯狂的叫喊。

    “太让人震惊了,铁面死神真的拥有死神的力量。”大概十多分钟后,魔法传音终于恢复了声息,“那么让我们休息一下。”

    我静静的坐在地上,此时我想的是如果我获胜了之后,保罗和恶魔斯莱克会用什么办法对待我。他们是不是已经在我体内安置了什么装置,或者在我昏迷的时候给我吃了什么药,也许问题出在这个面具上,他们会使用什么方法在我获胜之后制服我?难道他们认为我会乖乖听命吗?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魔法传音再次响了起来,“马上就要进行的武奴至尊争夺战决赛了,让我们来看看比赛投注况。”

    “这个……投注况有点过于偏激了,铁面死神拥有99的支持率,而我们的现在的至尊八顿只有……很抱歉,由于小数部分保密,那我就不再说至尊八顿的支持率了。”魔法传音顿了顿继续说道:“在决赛之前,让我们先听听博得大师的评论。”

    “铁面死神刚才的表演展示了他至少拥有高阶狂战士的实力。”博得大师年轻的声音再次传出来,而他的话语令所有人都静了下来,“由于我只是个中阶狂战士,自认没有能力如此轻松的战胜嗜血石魔,所以我给他的评价就只能如此,我觉得下面的那场争夺武奴至尊的决赛已经毫无悬念,获胜的必然是强大的铁面死神。”

    听了博得的话,我对他不由产生了一些好感。他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他不如一个奴隶,我觉得这种勇气就不得不让人敬佩。

    “很感谢博得大师的解说,我们也同样抱着想法,同时我们也不有些好奇,这么强大的铁面死神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这里我们就请他说几句。”魔法传音停了一小会,然后从里面传来保罗那尖细难听的声音,“各位朋友,我这个强大的奴隶事实上是个女人。”

    他的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惊呼起来,而所有的目光都朝我的上看来,似乎要把我单薄的体看穿看透一样。

    保罗继续用他特有的尖细声音说道:“这个女人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来源于那个面具,只要你戴上这个面具,就同样会拥有死神的力量。”

    保罗的声音刚落,几乎所有人都怪叫起来,我想有些甚至发疯的想冲下来抢我的面具。

    “大家不要着急,在武奴至尊比赛结束后,想买这张死神面具的可以参加我举办的死神面具拍卖会,欢迎……”保罗尖细的声音突然被打断,“各位,由于时间问题,我们就不继续采访铁面死神的主人了,下面大家期待已久的决赛就要开始了。”

    我仍旧静静的坐在地上,这时一个人走到我面前,他就是现在的武奴至尊狂剑客八顿。他很轻松的在我面前五米处停了下来,潇洒的对我弯了弯腰。

    “铁面小姐,我从没有和女人交过手,但你是这么的强大,让我忍不住有种想动手的yu望,”八顿解下背在后的巨剑,缓缓的说道:“我不相信一张面具可以有这样的力量,所以我只能认为你本有这种力量,那么我必须承认一点,你确实有超出我的实力,但最后的胜负必须在战斗之后才清楚。”

    八顿双手握紧巨剑,摆好姿势,同时散发出强大的斗气,那种霸者的气势即使我什么也看不到也可以清晰的感觉出来。我本以为在听了博得的言论之后,他根本不敢站在我面前,即使能够站在我面前也应该是丧尽信心的模样,但没想到的是我竟然在他上感觉不到丝毫的畏惧,这让我不对他产生一丝尊敬,我想他也许只是一种为了战斗而战斗的荣誉,在他看来这是不可避免的一战,那么即便注定要败也要败的光彩夺目。

    这种与强者决斗的信念,让我不由感到他在战斗精神方面远远超过了我,他才是真正的强者,而我只能算有了强大实力做后盾的弱者。

    “铁面小姐,我要进攻了,我的巨剑有着魔法特,在攻击时会产生三种魔法攻击,并且会滞怠敌人的行动,如果铁面小姐你没有足够的防御力的话,那么请你主动进攻吧。”八顿一字一句的说出来,让我感到他心中有着无比的自信,他可能认为看穿了我的弱点吧。

    我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改变坐在地上的姿势,八顿也只是那样摆好战斗的姿势,一丝不苟的盯着我,并没有要主动进攻的意思。

    此时我的心神并不在这个有着大骑士实力的对手上,这不是因为刚才的战斗让我产生了骄傲的绪,相反我毫不怀疑他有能力在一瞬间把我砍成四块八块甚至十六块。只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在我获胜后到底还有什么谋等着我呢?

    “铁面小姐,我数十个数,然后我就会动手了,请你注意了。”八顿冰冷的声音打断我的思路。

    我站起来,引起了台上无数的惊呼。八顿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停止数数,他已经数到八了,然后就是九,接着是“银色奥秘”。

    我还没来的及奇怪的他说的不“十”,就被脸上剧烈的撕痛弄的一阵眩晕。接着我感到脸上一阵冰凉,脸上那种血在流淌的清晰感觉让我很恐慌,我想我现在一定是血流满面。面具并没有掉在地上,而是在掉落过程中被八顿拿在手里。

    他的巨剑此时也架在我脖子上,只要他稍一用力,我就是人头落地的悲惨结局。失去了面具,我感到自己如同被扒光衣服一般,颓然的坐到地上,而那把压在我肩膀上的巨剑并没有离开我的脖子。

    “你已经败了。”八顿冰冷的声音传来,“本来我是不会杀女人的,可是你实在是个令人恶心的女人。”

    我没有在意他说什么,我只是在想:他刚才说的“银色奥秘”一定是让面具脱落的咒语,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保罗曾经说过,每个戴这面具的人都是因为饿死的,难道这只是为了让我产生面具不会脱落的错觉?

    “为了让你这个丑女人死的明白,我告诉你为什么我要杀你。”八顿言语中透漏出对我的轻蔑,“你没有想到你以前的主人斯莱克还活着吧。”

    他在说什么?他说的是那个恶魔斯莱克吗?他什么时候是我的主人了?我也从来没有认为斯莱克死了。

    “你戴上这个面具乱杀无辜的时候,可能认为自己永远都不会被击败吧。只是你的愚蠢让你并不知道这张面具有解除的咒语。”八顿冷笑声着,“从斯莱克边拿走这张面具的时候,如果你多在他上补一刀,那么这个咒语就在也没人知道了。”

    我此时感到好笑,这个愚蠢的八顿一定是被恶魔斯莱克利用了。如果他肯动动脑子的话,这种漏洞百出的谎言他也不会相信。谁会愚蠢的戴上不能解除的面具?

    可是这些都不重要了,八顿一定是被斯莱克的承诺冲昏头脑了,也许斯莱克答应帮他脱离奴隶的命运,或者许诺把这张面具作为礼物送给他。这样一来,就算更幼稚的谎言,八顿也会相信,因为他只看到面前的利益了。

    这样想来,保罗,八顿,都被斯莱克耍的团团转,最后得益最大的当然是恶魔斯莱克。

    “我又改变主意了,杀了你实在是太便宜你了。”八顿手中的巨剑顺着我的肩膀砍了下去,我感到肩膀下面一阵黏稠的液体喷出去,接着传来无比的剧痛,我知道我的手臂被他砍了下来。我发疯的挣扎着想起来,但八顿的巨剑砍在我的另一条手臂上,丧失肢体的痛苦让我跌倒在地上,昏晕过去。

    模糊中,魔法传音响起来,无数的咒骂声响起来,整个世界似乎都发疯般的吵闹起来……

    我感到生命在不断的流失,随着我的血液喷洒出去,我想我就要死了。一瞬间从生下来那一刻遇到的每个人,关怀我的,伤害我的……

    我不甘心,我不能这样死去!我艰难的站起来,呼唤着自己的心,我向着天空念起了咒语,我要施展忌,我要毁灭这个让我受尽屈辱的国家。

    如果非要说这里还有什么值得怀念的,或许就只有那个在奴隶房中的朋友了,但我又怎么能知道他是不是保罗安插在我边防止我自杀或者被石头砸死的。

    体的渐渐冰冷让我不能有丝毫犹豫,我一定要施展忌,把我的力量展示出来,让一切伤害过我的人后悔。让他们死的痛苦,活在恐惧中。

    咒语从我无声的口中念出,我兴奋的感到天空开始颤抖起来,感受到天空变化的人们都惊叫起来。接着是无数的巨大的火流星在我的咒语声中从天空中砸落下来,这时我可以听到看台上和魔法传音中发出的无数恐惧绝望的叫喊。

    然后地面也开始剧烈的震动,裂开的大地喷发出浓烈的岩浆,无数的人哀号着掉落到地面的裂缝里,被无的岩浆吞没。而侥幸没有掉入岩浆的人们试图四散着躲避天空中砸落下来的火流星,但每颗火流星都准确的击中仓皇跑动的人们,他们野蛮人骄傲的躯根本抵挡不了这样恐怖的力量。

    我感受着面前的一切,有着一种复仇的快感。不远处被火流星击中的八顿,正浑燃烧着在地上疯狂的翻滚。这应该只是个微缩般的末浩劫,但我已经感到很满意了,虽然它的攻击范围并不大,可是足够让这个角斗场所有人化成灰烬。

    我慢慢的朝已经躺在地上燃烧着的八顿尸体走去,我想去拣那张面具,可即使我拣到那张面具又能怎么样呢?我的手都没有了,想到这里我跪倒在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歪歪极限之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