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变装

    出门游玩计划开始执行,我把详细计划告诉他们:首先由皮特和陆罗帮管理马车货物的修士装东西,我和米克趁机混上货车,然后皮特和陆罗也想办法上车,接着我利用自己对圣彼得教堂所在的托姆斯小镇的了解,把下车之后他们分别朝那个方向跑,然后在那个地方会合一一说了出来。

    这时他们三个好像有点犹豫了,可能是发觉整个计划好像只是跑出去那么简单,和参加表演没什么关系。我在他们三人脚上一人踩了一下,假装生气道:“如果我们连出去都办不到,还怎么去参加比赛呢,别犹豫了!”

    听我这么一说,他们早习惯听我命令的意识又发挥了作用,一切就按我的计划开始进行了。

    教堂运送货物的马车很顺利的把我们带到目的地,马车刚一停下来,我就招呼他们朝三个方向跑去,结果不太卖力的米克在摔了一跤后被马车上的修士抓了回来,其他两人很快就跑的没影了。米克被那修士狠狠骂了几句后,被绑在马车后座上,然后那个修士使用了一个风系魔法,瞬间消失,应该是去追皮特和陆罗了,我则赶快爬出车仓,朝米克做个鬼脸,飞也似的朝我所设定的路线跑去。当然,朝这条路跑是我设的小计谋,为的是让米克告诉那个修士来追我,而米克铁定是会出卖我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三个都会被抓回去,并且我们会合的地点也会被他们说出去。所以当我跑出米克视线后,就快速的转个弯朝相反的方向跑去,跟凯特老师练的武学虽没什么用处,但体还是比较健壮的,跑几百米还是没什么问题,当我跑到一个没人的拐角处,就停下来,打开上的背包,换上一男装,甚至连鞋和袜子都换了,然后用易容术简单的把自己模样改了改,这样应该可以蒙过那个修士,现在唯一的破绽就是我上的背包,不过除非米克来追我,其他人应该是不会注意也不会认识我这普通的背包。

    半个多小时后,当我走到一个小市场的时候,我才确定自己已经成功跑了出来。因为市场上有不少和我一样的小孩,正三三两两的玩耍嬉戏。我很快就和他们玩到了一起,也许是因为那些小孩觉得我打扮和他们很相似,所以并不怎么排斥我新来的陌生小孩。不一会他们开始聚集到一起玩一个称做蹦踢的游戏,果然和名字一样,又是蹦又是踢的,整个游戏就是一群小孩你蹦我踢的玩闹。游戏是分成三伙,两伙在中间又蹦又踢,另一伙先在旁边唱着蹦踢的歌谣当裁判,等那伙败了他们再上去和赢的蹦踢。

    “蹦啊蹦啊蹦,骑士蹦上马,踢呀踢呀踢,马儿越过桥,蹦啊蹦啊蹦,蹦到魔王洞,踢呀踢呀踢,一脚把你踢,把你踢啊,把你踢啊……”只见十几个小破孩就开始一条腿蹦着,用另条腿想把其他小破孩踢倒,而你来我往的斗的异常激烈,我看到有的小孩被踢的在地上滚了几滚,但爬起来还是嬉皮笑脸的,仿佛被踢倒的不是他。

    “嗨,新来的,你叫什么?”傍边一个个子高的小瘦子问我,他和我是一伙的,而我们就是站在旁边的第三伙。

    “我叫吉特,你叫什么?”我把早准备好的名字告诉他,我现在是男装,自然也要有个男孩的名字,所以把吉姆和凯特的名字合起来用了。

    “我叫拉穆,很高兴你加入我们。”拉穆伸过手来拍拍我的肩膀。

    我也友好的朝他笑笑。

    “哦,吉特,你是第一次玩吧,等会加油啊。”拉穆刚说完,那两边就分出胜负了,胜出的那组个头都比较高大,而且他们一脸得意并把的更直了,这样显的更高大了。而我们这第三组都是他们两组些挑剩下的小个子,还好我们是以逸待劳,否则不用想也知道谁会赢了。

    “准备上场了,我们加油啊!”拉穆大声招呼边的伙伴,他的大喊让我们不由精神一振,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走到场中央,而那失败的一队也都拍拍股上的灰,垂头丧气的走到我们刚才待的地方看我们两队表演,很快两边调整好阵营,一边有七八个小破孩,但看上去仿佛两队骑士准备战斗一样。

    “蹦啊蹦啊蹦,骑士摔断腿,踢呀踢呀踢,马儿掉河里,蹦啊蹦啊蹦,蹦到鬼门关,踢呀踢呀踢,两脚把你踢,把你踢啊,把你踢啊……”

    随着裁判队有气无力的歌声,我们开始你踢我踢你的玩起来,我本以为仗着跟凯特学的花拳绣腿,踢倒这些小破孩易如反掌,结果真的开始踢了才知道不是那么容易。一对一我马马虎虎,不怎么吃亏,但这群小破孩竟然懂的以多打少,而他们看我新来的,一上来就有三个朝我蹦来,我也不甘示弱的连踢他们好几下,可惜人小力弱,没能把他们踢倒,反而是我自己股和腿上挨了几下,疼的我一咧嘴就坐到地上,他们见我倒了也就蹦着去踢别人了。很快我们这队就被他们踢的跌倒一片,只剩下拉穆和个小个子男孩苦苦支撑。

    很快那个小个子也倒了,而对方只有两个人不小心摔倒,游戏的胜负已经没有悬念了。正当我们都等着拉穆被踢倒的时候,远处传来急速的马蹄声,几乎是瞬间,一匹快马从我们所在的路旁飞驰而过,我们所有人都停下来看那匹快马,而我只看到那马上骑士的背影,上似乎受了很重的,在马背上有些不稳,而我更闻到他上的血腥气味。

    “不好了,要打仗了。”拉穆一股坐到地上,看着已经停下来的大家。

    “伏德,你老爸是骑士,快回去看看,可能他马上就该出发了。”那边高个子对着和他一伙的一个强壮的小孩说道。

    那小孩点点头,就往家里跑去。其他小孩看样子也意味索然,大家不再玩了,都慢慢散去。而市场上不少商贩也开始收摊,买卖东西的人也受到影响,不少人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看来西蛮人又打来了,他们也真是好斗,每次他们都讨不得好,还要来打。”一个满嘴胡子茬子的大汉说道。

    “西蛮人讨不得好,我们更吃亏啊,每次打仗我们都死伤无数啊。”一个干瘦的汉子说道。

    “西蛮畜生最喜欢吃小孩和强暴女人,他们生残忍,简直是禽兽不如。”一个穿青衣服的男子狠声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一边抱着小孩的妇女颤声问道,看来她是听了那青衣男子的话,有点害怕了。

    “我们有圣彼得大主教保护,还有蓝盾骑士团,他们是冲不到镇子上的。”那个满嘴胡子茬子的大汉安慰道。

    “以前我是堂德镇的,后来就是被西蛮畜生给毁了,我的妻儿都死在那里了。”那青衣男子似乎想起当时的景,一脸愤怒和悲痛。

    周围的人也露出同的目光。

    “西蛮人也不全是坏人,他们……”那个干瘦汉子插嘴道。

    “住口,西蛮畜生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帮畜生说话。”那青衣男子粗暴的打断干瘦汉子的话,同时抓住那干瘦汉子干枯的双肩大力摇晃。

    这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几下,“吉特,你在看什么?怎么不回家啊?”说话的是拉穆,他顺着我眼睛的方向朝那几个争吵的人看去。

    “没什么,只是随便看看。”我们站的位置离那几个人很远,拉穆肯定是听不到什么的,我之所以能听到,完全要归功于我超常的听觉。

    说起我的超常感官,我可没有丝毫的得意,他们给我带来的多是痛苦的回忆。极度灵敏的嗅觉,让我吃尽了苦头,虽然只在周围十米左右有效,但我已经不需要气味来判断周围人行为的况下,我必须为自己闻到的东西做出各种判断,尤其是汗味十足的各种特别气味下,我天天都做恶梦。于是在我强制不使用下,嗅觉的灵敏度大大下降。而超常的听觉从来都是让我无法入睡的祸根,至于味觉则是我没法吃好一顿饭的罪魁祸首。视觉还马马虎虎,只是偶尔远近调节视距有些头晕外,还没有什么太大副作用。触觉的灵敏更导致我对痛苦的深刻理解,虽然用手指我就可以摸出纸上的字,但这并不能抵消我对极度灵敏的触觉产生的强烈抵触。

    “你要到我家去看看吗,我想我妈妈一定会喜欢你的。”拉穆很友好的搂着我的肩膀。

    “这个……好吧。”我猜想这个拉穆一定非常好客,或者他拉上我回家可能是为了不被他妈妈训斥。但当我到了他家里我才知道,拉穆这是第一次邀请人来自己家里。这是在他母亲的诧异下我明白的。

    拉穆的母亲很漂亮,看上去也很年轻,眉目间的一丝忧愁让她的美丽更增加了点色彩。当拉穆对他母亲说明了我们认识的经过,以及他很想和我成为朋友的话后,拉穆的母亲笑了。她先让拉穆去后房做饭,接着把我拉到她边,轻轻的摸了摸我头,然后小声对我说:“亲的,你叫吉特?这个名字可能不太适合你。”

    拉穆的母亲的话让我有点蒙,恐怕她是看穿我的装扮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哼哼的跟着笑了笑。

    “别紧张,亲的,我想你是背着家里人跑出来的吧。”拉穆的母亲微笑的脸上露出了一点顽皮,“你这样自己跑出来,你的家人一定很着急了。不过没关系,他们越着急,见到你的时候就越高兴。”

    我嘴张了老大,想不到拉穆的母亲这么有童心,不过我可不想让她这么牵着鼻子走,脸色先是一惊然后一变,装出一副可怜悲伤的模样,“阿姨,我是被人拐卖到这里的,后来他们看我天赋不错,便教我很多东西,想让我将来为他们干活,我是趁他们不注意偷跑出来的……”

    我这么说也差不多,虽然那些人是好心收养我,但我还不想回去,不然被这个阿姨送回去可不是什么好事。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聪明的阿姨显然不会想到我竟然会骗她,完全相信了我的话,而且对我想让她知道的隐含意思都明白了,只见她脸色已经笑不出来了,在看我的眼神,竟然是无限的怜悯。

    我虽然觉得自己玩的有点过火,但骑虎难下只有继续表演下去了,无奈下抱住那位阿姨哭了起来。

    “孩子,别哭了,我会帮你找到你的家人的。”那阿姨说话的时候眼圈发红,不是同心泛滥,就是想到自己的伤心往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歪歪极限之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