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非常仙缘》预览

    新变题材作品,<非常仙缘>已经近三十万字,书号:1660445,敬请收藏。可以选择作者作品,或者下面推荐书位,直接到达新书。

    第一章借尸还魂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张荣一直对道德经非常崇拜,但他却一直不明白道德经开首这句话的含义。

    许多注释他也看过,但看到越多,他就越发现自己不明白,成百上千的注释,不过是后人的穿凿附会。

    真正能了解老子,真正能明白其人的有几个?张荣不认为自己能了解,也同样不认为其他人能轻易的了解他。

    所以,他再也不相信那些注解,与其去看他人的注解,不如自己仔细体会,体会老子的那种境界。

    人为什么会有思想?为什么会考虑生死的问题?这是很奇妙的事

    张荣隐约记得,自己是和女友一起郊游,为什么周围的一切都那么模糊,如同梦幻一般不真实。他是在做梦吗?那么为何这个梦,持续了这么久,他还是没有醒过来呢?

    “蓉儿!”尖锐而急促的叫喊声,似乎想要将张荣吵醒,但那声音对张荣来说,实在有些太过遥远,虽然张荣可以感受到叫喊之人的急迫,但他却丝毫没有理会,那人又不是在叫自己。

    “蓉儿!”叫喊声还带着一丝哭腔,一种近乎绝望的呐喊,接着张荣竟感到他梦中的世界,开始颤抖和晃动起来。“你醒醒!不要吓哥哥!”

    那声音在张荣脑海中盘旋着,越发的清晰起来,而那剧烈的晃动,让张荣意识到,那人晃动的正是他的体。

    这点知觉,让张荣觉得自己必须想办法,让那个讨厌的人走远一些。一旦想到要醒来,张荣突然有些留恋梦中的感觉,竟不愿让人打扰他做梦。

    “张云东!你杀了我妹妹,我要杀了你!”清晰的声音,在张荣耳畔回,似乎是一场罕见的闹剧,这又引发了张荣的好奇心,让张荣十分想睁眼看看,到底有没有人真的死了,而那个狂喊着要杀人的,到底会不会真的动手杀人。

    但张荣费了好大劲,才让眼珠微微动了一下,眼皮却如同粘住一般,怎么也无法睁开。体虽然有了明显的知觉,但麻酥酥的使不上一点力气,这种感觉张荣似乎从未经历过,但张荣心底却没有丝毫担心害怕,那是一种没有理由的自信,仿佛自己可以掌握一切。

    “张龙,你找死!”一个公鸭嗓子随之响起,接着就是咣当两声,随着一声闷哼,一个重物如同沙袋般摔在地上,那公鸭嗓子跟着怪笑两声,说道:“张龙,你这个废物,你不过就是我张云东的沙袋而已……若非我张家对你们这些杂种还有一丝怜悯,早把你们赶出张家了,还用的着天天浪费我张家的粮食?不过是一个臭丫头,死了就死了……”

    那公鸭说完怪笑着逐渐走远,张荣耳边粗重的喘息声晰,伴随着几声浓重的咳声,一个颤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道:“蓉儿……哥哥真是个……废物,连你都保护不了……”

    语气充满了苦涩,这让张荣原本波澜不惊的心中,不住微微一颤,接着心头仿佛有什么不甘一般,激起一股流,张荣竟感到自己眼角也跟着湿润了。

    张荣感到很奇怪,他无法想象自己竟如此多愁善感,不过是一个不相识人在哭诉,或许是谁无聊在自己耳边放电影,或许只是自己一场有些新意的怪梦。

    自己竟然会眼角湿润,这对于一个接近三十的成年人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可理解。

    半晌,张荣才缓缓的压下心中那股流,意识却在下一刻变得混沌不堪起来,许多从未见过的东西和事,如同倒垃圾一般,乱七八糟的塞到他的脑海中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荣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该醒了,猛的睁开眼,昏黄的光线下,有一个消瘦的影,正孤零零的背对着他。

    张荣好奇的看着那一灰白的长袍,披散在后背的长发,竟一时让他分不出男女来。

    张荣微微移动了一下子,想要让自己更舒服一些,那人立刻察觉到,转惊喜的看着张荣,“蓉儿,你醒了?”

    张荣迟疑的看着对方,那是一张英俊的少年脸庞,看模样不过十二三岁,白净而秀气的面容上,额头带着一片乌青,英却略细的眉宇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正充满深的看着他。

    “你……”张荣很想问一下对方是谁,但话说到嘴边,却如同被骨头卡住喉咙一般,竟发不出声音。而此刻脑海中,却有两种完全相反的念头交织在一起。

    这名少年似乎是第一次见面,却有种异常亲切熟识的感觉,仿佛是他最亲最亲的亲人一般。

    “蓉儿,先别乱动,你的伤还没好,洛大先生给你看过,说你脑后有块淤血,可能会昏迷很久……”少年眉头欢快的跳动着,那一脸压抑不住的喜悦,让张荣感到自己真的和他关系匪浅。

    “洛大先生还说,你有可能会失去一部分记忆……”少年轻声细气的说着,似乎怕吓到张荣一般,那种模样,似乎是将张荣当成一块价值连城的玻璃制品。

    “咕咕……”张荣不知该说什么,但他的肚子却在这时抗议起来。那少年先是一愣,接着微微一笑,轻轻扶着张荣靠着头坐起,然后从后茶几上端起一个木碗,里面似乎是粥。只见他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把木勺,放在张荣面前,低语道:“蓉儿,你两天没吃东西了,不要吃太急了……”

    少年说着,将稀粥送到张荣口中,闻到稀粥散发出的细微香味,张荣顿时忘记一切,张开嘴便吞咽下一口,粥略微有些凉,但却更加爽口,张荣尝出来,那是糯米的味道,但却是张荣记忆中最好吃的糯米粥。

    又接连吃了两口,张荣回味着如同世间绝品美味的糯米粥,不由有些怀疑,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在这一刻,张荣却真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能分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真实。

    一口一口的糯米粥下肚,少年温和的眼神,愉快的眉宇,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那种体贴入微的感觉,让张荣有种想哭的冲动,他真想不到会有人对自己这么好,竟然只是一个记忆中陌生的少年。

    “蓉儿,你好好休息,哥哥再去给你满上一碗……”少年欣慰的看着吃完糯米粥,却还意犹未尽的张荣,咧嘴一笑,摸了一下自己散乱的头发,便转走出小屋。

    “我……”张荣看着出去的少年,想说什么,却似乎忘了词一般,探了下子便再次坐回来。

    转脸打量了一下这间小屋,一个有些老旧褐色木质茶几,两把不是很结实的木质椅子,就是这里所有的家具,连同张荣躺的小,地面上一张破旧的草席,加上空气中飘洒的那股霉味,整个屋子真可谓是寒酸之极,或许贫民窟就是这个样子。

    张荣不仅多看了一眼,那灰土墙壁上裂开的几道口子,虽然没有风从里面刮进来,但张荣已经确认这是一间危房。

    张荣心中盘算着该如何尽快离开这里,目光又落到纸糊的窗户上,这让张荣不由的发起呆来,怎么会有纸做的窗户?这里绝对不是自己该呆的地方,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却一时想不清楚,脑海中混乱的记忆,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接着他看到自己一双显得有些粗糙的小手,细嫩如同莲藕的手臂,薄薄的棉被下,一具纤细柔美的躯体,张荣脑中轰然忆起一件重要的事,忍不住大声尖叫出来,“啊!”

    张荣尖叫是完全符合理的,他最初以为是梦,接着迷迷糊糊没完全回过神来,当终于清醒过来,他发现一件恐怖的事,那就是他不在自己原本的体,也不再原来的世界里了。

    张荣上已经出了不少冷汗,极度的紧张让他的视线都有些模糊。这里的真实无须质疑,但他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变成了一个小孩,而且似乎还是一个小女孩……

    这时那少年却急冲冲的跑进屋来,一手里端着木碗,一手拿着汤勺,显然他是听到张荣的尖叫,“蓉儿,你怎么了?”

    张荣呆愣的看着那名少年,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少年,他并不是少年认识的那个人,他是一个原本不该属于这里的人。

    “蓉儿,你别怕……有哥哥在,没有人能伤害你的!”少年紧张的看着张荣,将勺碗放到一旁,上前轻轻搂住张荣,轻声安慰道:“蓉儿,好好休息,哥哥就在你旁,会永远保护你的!”

    张荣感受着对方怀抱的温暖,竟不知该如何挣脱,直到对方轻轻松开,才茫然的望向对方。

    “蓉儿,好些了吗?”少年担忧的眼神,竟张荣心中产生了一丝愧疚。

    “恩!”张荣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微笑,轻声说道:“我还想喝粥。”

    “蓉儿,没问题,哥哥这就去给你弄来……”少年见到张荣的笑容,顿时也轻松的笑道:“看哥哥笨手笨脚的,这么半天都没好粥,外面天有些凉了……”

    看着少年走出去的背影,让张荣心中微微一疼,他不知道是为这位失去亲人的少年痛苦,还是为自己突然离开原本的世界而痛苦,或许是两者都有吧……

    沉思了片刻,张荣心中想起什么事,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缓缓放在两腿之间。来回摸了几下,不由摇头苦笑了一下,真的不出所料,他张荣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小萝莉,竟然连毛都没有一根。

    缓缓闭上眼睛,张荣咬着牙齿,用力的握着拳头,狠狠的砸在板上,“狗的老天,这到底算什么事啊?”

    …………………………………………………………………………………………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深秋的凉风正趁着夜色,将温暖的空气一缕缕带走。

    张龙坐在自己的草席上,看着上熟睡的妹妹,从她脸上犹自挂着的怨愤之色,就可以知道,那天的伤害远没有结束。

    自从母亲病逝,他和妹妹在张家的地位就越发低,不但每要做着下的事,更要被那些嫡系子弟欺辱殴打。

    前两天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那混蛋张云东仗着有三层内劲,配合着一正宗的飞云手,将自己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他连上前阻止的妹妹打的昏死过去,他竟然还敢说死了就死了……

    张龙眼中闪动着火光,那仇恨的心思,让他恨不得燃烧自己,和那个该死的家伙一起同归于尽。

    不过还算万幸,妹妹竟然恢复过来,现在看来也没有什么大碍,不过……该死的张云东,这个仇他一定会报,张龙心中想着,不知不觉拳头竟捏的发紫。等他达到三层内劲,成为一名秀士,就可以离开这该死的张家,再走之前,一定要让张云东尝尝他的拳头。想到这里,张龙刷的从草席上站起来,快步走出小屋。

    屋外微凉的空气扑面而来,让张龙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立刻回首看了一眼屋内上,见没有惊动熟睡的妹妹。

    心中略安,几个纵便来到小屋后院。这里是一片菜地,秋收过后便已经只剩下疙疙瘩瘩的一片荒土。张龙跳到菜地中间,先是狠命的朝地上砸了数拳,刨出几个深坑,然后一连环腿,接着就是狂舞的飞云手……

    张龙这么折腾了半个小时,弄得浑大汗之后,他才渐渐收复心中那股怨气,盘腿坐在菜地当中,感受着阵阵凉风,调动体内二层巅峰的内劲缓缓运转起来。

    说起来,也算是难为他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带着小他两岁的妹妹,在没有父母照顾的张家屋檐下,以旁系的份混子。

    按照唐国的规定,所有修炼内劲的练武者,每逢立冬便可就近进行等级测试。

    当内劲一层以上,就可授予童生称号,这只是证明你已经算是练武者,没有任何的特权和荣誉。

    也只有内劲三层以上,授予秀士称号之后,唐国才会给与一定的自由和权力,也算是步入上层的门槛,也许自立成家。

    若是能达到内劲五层,便可以授予修士之称,由国家拨款资助修炼。

    但内劲的修炼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提高一层,难度就会随之翻倍,一般儿童从六岁习武,半年内达到内劲一层,八岁前达到内劲二层,十二岁以前达到内劲三层,这就是唐国所谓的上等资质。

    如果十三岁仍然无法进入内劲三层,那么就可以确认是中下资质,基本没有什么培养前途。

    而张龙已经十三岁了,却还是在二层巅峰徘徊,从上次内劲测试,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他的内劲可以说是毫无寸进。

    “混蛋!为什么!”张龙猛的站起来,一拳狠狠的砸到地面,一个多小时的打坐,根本毫无用处。

重要声明:小说《歪歪极限之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