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6 和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二阿哥 书名:才男医女
    听到安乐的保证后,徐庆祥也就没有继续坚持了,再说,这里好歹也是黄府,府上的下人也多,到时候有什么事的话,自己也方便第一时间赶过去。

    黄茜的房间距离安乐现在居住的客房不愿,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路程,等到安乐走到黄茜的房间外的时候,停住了脚步,房间门是紧紧关着的,安乐轻轻的扣了扣门,里面传来一阵恼怒的声音,“都说不稀罕你来看我了,为什么你还是要过来?我讨厌你,我不想看到你!”

    安乐苦笑了一下,自己的这次事好像闹大了,结果使得黄茜对她父亲也产生了厌恶的绪,于是轻声道,“黄小姐,是我,我是苏乐,你的陪读!”

    安乐的话音刚落,里面沉默了一阵子,然后门砰的响了一声,随后传来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你给我走!你这个骗子,你别以为能够蒙骗的了我父亲,迟早有一天,我要揭穿你们两个人的真面目!”

    安乐轻轻的推了推门,发现门闩紧紧的锁着,于是道,“黄小姐,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想我的遭遇应该跟你差不多。我们俩有共同的话题可以聊。”

    “滚!我才不需要你的可怜!我是黄家小姐,怎么会跟你这个乡下丫头同病相怜!”黄茜一点都不领

    安乐知道黄茜此时听不进去,但是仍然继续在门口诉说着,“黄小姐信也罢,不信也罢,也就当做是一个故事听听就可以了。我叫苏乐,是兴安村的一个普通家庭里的孩子,我从醒来后就没有看到过我的父亲。我家里很穷,完全靠母亲一个人做一些小手工活卖钱,但是有时候生意不好的时候,我们母女俩的生活都没有保障,只能到处向村民借钱,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又一次,母亲看我实在是饿的受不了,于是狠狠心向村子里的恶霸借了二两银子,可是由于一场灾害,我家的东西很多都丢失了,母亲做的那些小手工玩意都卖不出去,可是这个时候恶霸偏偏要我们母女俩还债,要不然就把我们强娶回去!”

    安乐停了一会儿,虽然她说着是这具体原来的故事,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苏乐的灵魂在冥冥之中影响着自己,自己的绪也开始随着故事的讲述而陷入到一种感伤的境界。

    门内侧沉静了一会儿,然后有声音道,“你怎么又不说了?我一看就知道你是编的!”

    安乐轻笑道,“我刚刚回忆起以前的事,有些伤感,于是就停了一下,小姐可以继续听下去。我当时也着急,母亲眼看着越来越憔悴,但是我却没有一点儿办法能够帮助母亲还债。我当时在邻居家的荒废的土地上找到一块玉,于是拿去变卖成银两,然后回去交给母亲。原本以为母亲会高兴的结果,母亲回家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我给打了一顿,然后狠狠的教训我,说再穷也不可以做偷盗的事,可是那块玉却是我捡到的无主之物,我赌气之下跑到河边玩,结果不小心掉进河里了。”

    “啊!怎么这么不小心,掉进河里了?后来怎么样了,你母亲有没有原谅你?”黄茜发出一声惊呼,对于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她来说,根本无法体会到辛苦还债的心

    “后来,我醒了,可是却忘记了很多事,不过欣喜的事,母亲却一个劲的向我道歉,说只要我能够生活的好久行了,当时恶霸上门来债,母亲为了把我藏起来,生生的忍受了好几棍,后来也没没夜的做工,希望能够还清债务,可是最终却病倒了!”安乐静静的叙述这,苏云那默默的温柔却浮现在眼前。

    “真好,我的父亲要是能够为我这样做的话,我都会高兴死了!”黄茜的语气里透露着一股欣羡之

    “呵呵,我也希望有个父亲能为我和母亲遮风挡雨,可是我父亲似乎在我出生后都没有看到。后面我跟我的朋友,就是你上次撞倒的那个,去后山采药,跑到镇子里去卖钱,可是这个消息却被村子里的恶霸知道了,她和那个医馆的黑心老板勾结,断了这个渠道,让我没有一点收入来源。后来,我想办法去那医馆里闹事,却发现了黄管家在那里。当时我天真的只想去破坏那个黑心老板的生意,却没想到那个黑心老板势力庞大,也多亏了黄管家,我那天才能够脱,也是黄管家买了我所有的药材。”

    “那......那天的事是我不对。”黄茜讷讷的道歉道,“我不知道你这么辛苦来赚钱的,要不然当时我也不会这样对你。”

    看到黄小姐已经慢慢恢复,安乐也如释重负一般,笑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有一个疼你的爹爹,可以为你遮风挡雨,把你永远护在他的羽翼之下。”

    “哪有,我爹爹从我小时候起就一直忙着他的事业,哪像你母亲能够一直呵护你,照顾你!”黄茜撅嘴道。

    “黄小姐,恕我说句不好听的话,若不是你爹爹打下了这份家业,你现在能有这么好的生活吗?我记得有人说过,父如山,是沉重的,是背后那默默的呵护,黄老爷心里其实一直都牵挂着你,若不是为了你要打下一份好的基业的话,黄老爷会很乐意一直陪着你的。”安乐劝道,父其实和母一样伟大,只是形式不同,但是那份的沉重却是一样的。

    “可是......可是......”黄茜语塞,想想安乐说的话,小时候父亲便在家里不是很受欢迎,她的那些叔叔伯伯都一个个有能力,受宠,父亲若是不自己的话,也不必去证明自己的能力,打下今天的家业,而自己却也只没有体谅父亲的良苦用心。

    门吱拉一声打开了,安乐微笑着看着面前的这个眼睛哭得有些红肿的少女,轻笑道,“黄老爷一整晚都没睡着,小姐你是不是该去看看他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才男医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