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4 再探后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二阿哥 书名:才男医女
    吃完晚饭后,安乐借着去看徐庆祥的借口偷偷溜了出来,而苏云也担心着徐庆祥,还嘱咐着安乐多安慰下徐庆祥,毕竟是小孩子,而且这次也不是故意的。

    安乐撇了撇嘴,她这娘亲,就是太心软了些,事后对那些来闹事的村民们也没有什么怨恨,反倒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安乐只是心里在思虑着,什么时候能够赚够钱,然后带着娘亲住到城里去,不用受这些人的气,但是城里的房价可比这村里的要高多了,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凑齐。

    摇摇头甩开那些过于遥远的想法,目前最紧要的是,能不能弄到一些新的药草能够代替艾草,这样才能够有新的机会,不然,那只能天天对着邵富那恶心的脸,想想都不舒服。

    夜晚的后山,在月光的笼罩下,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纱,显得十分静谧。

    安乐凭借着上次徐庆祥带路的记忆,一路借着月光,摸索着前行。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找到了上次的地方。不出安乐所料,这块原来种植着艾草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狼藉,大量的土壤被翻了上了,杂乱的堆在这块地上,原本的那些艾草却全部消失了。

    该死的恶毒女人!安乐心里咒骂了一句。植物的生命力很顽强,有些植物只要根系还在的话,才有可能重新张回来。所以一般那些采药的人往往只是采取一部分,对于其他的,则是好好保护,这样药草才有可能继续生长下去。

    佟青的这个做法,不仅仅断了那些植物在后山的生机,也彻底断送了她的财路。怪不得邵富当时那么信誓旦旦,原来早就在这里挖了个坑,等着自己。

    就是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什么药草可以救急?安乐脑中回想着那次徐庆祥带着她上山的场景,一路上她看到过很多草药,海金沙,蛇果,好像还有一种药草她不是很确定,当时徐庆祥也就那样带过去了,所以她也没有深究。

    对了,就是那株不确定的草药给了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她当时感觉有些像板蓝根,但是她印象中的板蓝根的叶子是呈长圆形或者是椭圆形,带着披针形的,可是上次看到的叶子却是近乎是卵圆形的,不太像。

    虽然如此,安乐心中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若是这株类似板蓝根的草药能够有着相似的效果,那说不定弄出来的药剂要比艾草的疗效要好得多。

    想到这里,安乐便快步走了过去,细碎的脚步声在这静谧的丛林里响起,安乐并没有注意到后有着一道人影闪过。

    那块药草离着艾草的位置并不远,只是有些偏僻,靠近山崖的地方,所以当安乐看到一片完整的药草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在银纱的笼罩下,那片绿油油的药草显得十分可,安乐蹲下子,手里无意识的抚摸着那不知名药草的叶子,喃喃道,“这叶子形状怎么会不对呢?”

    “这有什么奇怪的!爹爹跟我说过,橘生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更何况是药草的叶子呢?”嗤笑的声音从旁传来。

    安乐恼怒的瞥了这倒霉孩子一眼,正发怒,忽然脑中一闪,对了,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层道理了,她那是看到的只是网上给出来的知识,并没有实地接触过,自然不可能完全凭借那时的知识来判断现在的况。

    想通这一点的安乐,心里像浸满了蜜汁一般,看来那笔债是有希望的了。也不去跟那倒霉孩子置气,手一招,道,“喂,一起过来帮忙摘草药!”

    徐庆祥那张小脸上说不出的紧张,自从那件事之后,不仅爹爹没给自己好脸色看,就连这个原来一直跟在自己后头的小女娃也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此时见到安乐居然招呼自己,心里说不出是紧张还是激动,愣愣地跑过去,开始小心的挖着药草。

    安乐看着徐庆祥这幅认真的样子,也生不起气来,小孩子难免会犯些错误,只是下次不要再犯就好了,于是色厉内荏道,“庆祥,要是你这次再泄露出去的话,我让徐大叔把你放在炕上,狠狠地打,让你一个月下不了,我以后也不会理你的!”

    徐庆祥泄露了那个秘密后,早已是悔不迭了,哪还敢再犯一次,不说爹爹的铁砂掌,若是跟前的这个小女孩之后再也不理自己了,心里就跟堵了什么似地,好像喘不过气来,连忙道,“我下次要犯的话,你便让我染上瘟疫,然后治不好就成了!”小脸上的神色十分郑重,似乎下着极大的决心一般。

    安乐见他如此,也没打算继续计较,只是道,“发誓到不必了,不然到时候徐大叔来找我要人就不好了,快些摘几株吧,这天色也晚了,娘亲会担心的!”说罢,便开始自顾自的薅起了草药来着。

    夜色正浓的后山里十分静谧,只有两个孩子的薅草药的声音。徐庆祥不时的偷偷抬头,瞟了安乐一眼,然后便飞快的低下头去,脸上红彤彤的,心里纳闷不已,为什么感觉今天,苏乐这个丫头特别漂亮,那皎洁的月光仿佛也成了那丫头的陪衬,比那恶毒女人漂亮多了。

    夜晚是动物们的时间,尤其是那些生活在暗地方的动物,尤其喜欢在晚上出来觅食。在安乐和徐庆祥都没有注意的死角上,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幽幽的盯着这个方向,空气中都仿佛冷了许多。

    安乐正奇怪这倒霉孩子怎么没动静来着,抬头一看,发现徐庆祥正呆呆的望着自己,面上一红,正要呵斥,便看到徐庆祥飞快的超自己扑过来。

    忽然间,一阵地滚天翻的感觉传过来,一阵厚重的感觉压在自己上,这该死的徐庆祥,又想干什么来着。安乐用力推搡着压在自己上的重物,可是怎么样都没有反应,安乐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妙,发现此时徐庆祥脸色异常苍白。

重要声明:小说《才男医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