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十二国战书

    一连串的突发动作,使那些正处于激战之中的欧美列强有些难以喘息,王林忽然派兵进入台湾,其实也不算是多大的事。中国战胜了(日rì)本,那么值钱割让给(日rì)本的领土什么的,也自然而然的应该收回,这属于(情qíng)理之中。

    真正让欧洲列强所担心的,是因为中国方面,竟然有能力派兵到台湾,并且在南方边境线上暗暗的集结了大批量的军队。之前他们没能够发现,是因为这些部队只在自己驻地内进行了小规模的集结,无非也就是一个团呆在一块,或者一个营聚在一起,根本不足以表示什么。

    但是在之后,中国国防军的表现,就有些过激了。几十万的军队,毫无掩饰的大规摸调动,将近十个军的兵力,齐聚南方边境线上。十个军,看似不多,但这也要考虑到中**队的编制问题。十个军,也就是最少五十六万人的规模。

    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小视这十个军的中国国防军的。而且中国方面刚刚战胜了(日rì)本,东征兵团的十个军部队目前也基本上呆在东北休整。而同一时间,中国方面再次将十个军的兵力拉到了南方边境。这是否意味着,王林打算再开战端呢?

    中国人大概有多少兵力,整个世界虽不敢说能精确到个位数,但大差不差的猜一下还是没问题的。许多人都知道,中国目前保守兵力为两百万。可实际上却有一百万以上的新兵部队。此番南北两个地区,共同集结了一百余万的部队,这就代表着中国人,似乎对他们新招募的士兵很放心,整个国土的安稳问题,就交给这些新兵们来负责了。

    当然,王林的这种信心,到底来源于哪里?外人不得而知,就连中华帝国国内的一些人,也无从得知,但这并不影响王林继续发挥自己的特长。大手一挥,百万雄师过大江。

    四月底,台湾局势在黄明琨的控制之下,逐渐的得以稳定。在国防军刚刚进入到台湾的时候,一些当地的宗族的确是使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法,但最终都被驻军一一化解。再加上有黄明琨的协助,倒也没能闹出什么笑话。只是此时的一些台湾老牌家族的掌舵人,就有些郁闷不已了。

    现在汉人来了,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他们的家族,原本就是跟着将军来到台湾,打算以此为基地,长期发展,以待合适的机会反清复明的。现在时间久了,那些当年的遗愿,也被忘的差不多了。这些家族逐渐的过期了安稳的生活,也没人再去注意这些问题了。之前所发展起来的势力,也在老一辈人逐渐西区之后,又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搁浅,如今早已是东西两派,各干各的。

    当年满清鞑子逐渐没落的时候,他们这才有了些复明的想法,但再看如今周围的环境,他们也只能摇头而止。自己已经荒废了数百年的时间,如今想要努力几年就推翻满清,谈何容易?不过好在满清最终还是被汉人给推翻了,一个来自于海南的汉人。这倒是让这些老牌家族们郁闷不已。

    之前可从未听说过海南有什么反清志士,只听过孙文等人,如今这突然蹦出来的海南王林,倒还真的让他们有些惊诧不已。时间飞逝,中华帝国的组建,让他们彻底的丧失了复明的信心。一个敢与整个为敌的国家,自己又有什么能力与其对抗呢?

    不过要让他们举手投降,很显然是不可能的,别的什么不说,最起码台湾的治理,要交到他们本地人手里。驻军什么的也无可厚非,毕竟名义上的事(情qíng)还是要做的。但我们干什么事,就没你驻军的事了,你驻你的军,我干我的事,大家谁也别惹谁。

    可最终他们的这一愿望,还是被王林给深深的吓倒。个别极其激进的家族,在国防军进入台湾之后,甚至做出了一些袭击国防军的事件。当然,作为国家最为强势的部门之一,国防军也自然不甘示弱,再查到了最终的源头之后,所有参与此次事件的人,都以叛国为由,直接枪毙。

    有时候,一味的示弱,会让被人认为你是那么的不堪一击的。国防军从不(骚sāo)扰当地百姓是真的,这是由明文规定的,而且也有宪兵监督的,谁也不敢逾越这条黄线。可现在就不一样了,台湾的(情qíng)况不同,特殊时期,就要使用特殊的方法,枪毙一两个捣乱的当地老顽固,也是王林(允yǔn)许的,因此在做起这些事(情qíng)的时候,驻军也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

    有了这一先例,其他的人也自然而然的老实了下来,谁也不敢再去碰这颗硬钉子,你一个家族再怎么厉害,最终也不能与一个国家的军队对抗的。

    台湾的事(情qíng)逐渐的安定,陈明杰也终于算是松了口气,说实话,在台湾还没有稳定之前,陈明杰自是不敢下令开战,而福建,台湾的对面,有两个军的部队正在时刻的待命,只要台湾那边发生了紧急的(情qíng)况,这边的两个军援军,将会立刻启程抵达台湾。

    在治理内务的时候,外界的事(情qíng)很明显的被王林抛在了一边,不得不说,现在的王林,多少也有些攘外必先安内的意思了。不过这又有什么呢?现在的国家与以往有着天与地的区别,现在的中华帝国,只有打别人的份,别人根本就不敢主动招惹中华帝国。这也是王林转变心态的一个重要原因。

    “台湾方面的(情qíng)况已经基本上稳定了,我们这边,也是时候开始了”陈明杰抬头望了眼眼前的那副巨大地图,呻吟有些沉闷的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给皇上发报,就说我们这里已经一切就绪,只差东风了”东南亚军团参谋长孙晨译轻轻的点了点头。

    发报给王林,无非也就是告诉他,台湾的事(情qíng)已经解决了,现在已无后顾之忧,可以找理由与东南亚各国宣战了。当然,至于王林找什么理由与他们开战,这个问题是不需要他们这些军人们担心的。这些事(情qíng)自会有人去((操cāo)cāo)心,他们只需要作出详细的作战计划,并且保证能够取得胜利就行了。

    而王林那边,也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消息,三月底东征兵团就从(日rì)本陆续撤回国内,如今已是四月底,国防军部队仍然在东北地区进行着所谓的休整。但整个军队内部,又有谁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备战呢?

    “皇上,陈明杰来电,他们已经做好了战争的准备了。”杨志平手中拿着电报,急匆匆的跑到了王林的办公室。

    这些(日rì)子,王林一直都在等着这封电报,如今电报真的来了,杨志平也自然不敢耽搁。一接到电报,便急匆匆的拿来给王林,丝毫不顾眼下的场合。国内的一众大佬均坐在办公室周围,等待着王林的训话。

    与东南亚开战,这是他们已经知道的事(情qíng),至于开战的缘由,他们也实在是没有想好,不过看王林的意思,似乎也没打算用他们来想这些理由。只是真的到了这一天,他们这些帝国的高级官员,心中也难免有些忐忑。他们年轻的时候,国家还是世界公认的弱国,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步入了中年,达到了别人一辈子也不可能走到的地步,而国家,也成为了整个世界并不承认的强国。

    但这又有什么呢?强不强,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非要别人承认,眼下很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能通过战争,将他们全部踩在脚底下,用事实来说话。

    此时一众高官纷纷将目光再一次的聚集到了王林的脸上,似乎想要从王林的脸色上瞧出点结果来,只可惜,王林那平淡无奇的脸色,让他们再一次的感觉到了失望。

    王林一脸轻松的把玩着手中的那支钢笔,说实话,王林实在是不喜欢使用钢笔,太过于麻烦,用不了多久就要换笔尖什么的,远不如水笔来的实在。不过考虑到水笔的持续(性xìng)问题,王林还是选择了使用钢笔。

    “嗯,通知唐云,可以向越南、印度等国宣战了”王林淡淡的回答着。

    “是,皇上。”杨志平下意识的回答着,旋即才觉得有些不妥,急忙出声询问道:“可是皇上,我们用什么理由与他们开战呢?”

    “不需要任何理由,只管开战就是”王林有些不屑的回答着。

    与那些小(屁pì)国家开战,还需要理由吗?单单是开战王林就觉得过于麻烦,还不如直接入侵的好,但别人好歹也是个被人承认的政权,尽管他们属于各个列强国家,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本(身shēn)的政权,也不影响中国与他们开战。

    与他们明摆着开战,还是王林做出了最大的妥协,省的让人以为王林是在装((逼bī)bī),不宣而战,胜得不光彩什么的。只是王林忘了,只跟人开战,却不告诉别人理由,这种装((逼bī)bī),比那种不宣而战还要让人呲之以鼻。

    “明白了,皇上,我这就去通知唐部长。”杨志平强压下心中的波澜震惊,急匆匆的应了声便转(身shēn)离去。

    主子已经说了,他在这么问下去,就有些不识趣了,而且杨志平也自认为自己并没有王林想得多,也没有王林的那种优越感以及自信。

    杨志平的话,其实也正是坐在办公室内的其他高官们想问的事(情qíng),只不过由他们来问,多少也显得自己有些无能什么的,如今杨志平替他们说了出来,也正好解了他们心中的疑惑。只不过这个答案,似乎有些太雷人了,根本就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回事。按照他们心中的预想,无论如何,王林也得找个开战的理由不是?可现如今,王林非但没有找理由,更是直接对别人开战,不仅被打的人糊里糊涂的,就连他们这些打人的人,也是稀里糊涂的。

    之后王林又与国内的这些大佬们商谈了一些其他的事(情qíng),提出了一些关于自己的意见之后便没了下文,不过众人都明白,王林现在这是在等,等那些所谓的列强回电。

    大约三个小时之后,杨志平在此急匆匆的进入到了办公室内,此时办公室的气氛有些沉闷,王林正忙于阅览文件以及(日rì)本方面递交的国书,其他的高官们只能无聊的翻阅着一些王林发给他们的文件。虽说上面印有重要的消息,不过此时他们的心,根本就不在这些文件上面。

    大战在即,他们这些中华帝国的高官,又如何能够安心的坐在这里看文件呢?而且王林到底打算玩多大?他们这些高官们心中也没个底,只是从之前曾摆出的阵势上来看,此次的动静,绝不会小。如果不在王林这里摸个底的话,恐怕他们连晚上睡觉都不能踏实。

    “皇上,英国与法国来电,询问我们开战的理由?并且让我们酌(情qíng)收回战书,要保持地区的和平,不要轻易的挑起战端。”杨志平已进入门内,便将英法两国的电报给念了出来。杨志平知道,如今在等着这两封电报的不仅仅只有王林一人,同时还有在座的一众高官。

    “嗯,知道了”王林轻轻的嗯了声,示意自己明白了。旋即挥了挥手,示意杨志平继续呆在电报房内。

    英法两国如今已是陷入战争的笼罩之中,却依然死死的守着自己的殖民地,或许他们在这场战争中胜利的原因,就是因为有这些殖民地(日rì)(日rì)夜夜,无穷的供应吧?否则的话,依靠英国本土那点弹丸之地,而且也没有什么战略资源,想要撑到战争胜利,根本就事件很难的事(情qíng)。只是不知道如今王林将他们的这些胜利的根基给打掉之后,他们又能撑多久呢?

    其实英法等国会有如今的这种反应,也完全在王林的预料之中,印度对于英国的重要(性xìng),自然是不可分割的,缺少了印度,英国将不会有如今的这种地位。只是越南对于法国来说,其实也无可厚非,当年占领越南,也不过是已是起兴,跟着英国大哥一块来了,那么就要拿点东西回去,不然的话,会很难交代的。

    当然,王林的这一宣战,正好迎合了德国人的意思。只不过对于德国而言,王林这么做,似乎还是欠缺了点火候,如果能把英国的战略资源基地澳大利亚也顺手给收了,那么久完美了。没有了资源供应基地的英国,又怎么能够抵抗得住德国人的疯狂进攻呢?

    只不过德国人似乎也并非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尽管他们很是希望王林能够将澳大利亚也顺手给收了,给自己在欧洲战场提供最大的便利。但考虑到实(情qíng),中国本土距离澳大利亚的距离有些过于遥远,现阶段想要派兵到远洋地区作战还是不太现实的。而在这之间,中国也至少需要建立两个中转站才行,而这些中转站,也只能一步步的来,半点也马虎不得的,这点德国人最有体会。

    “皇上,澳大利亚,美国,菲律宾三国发来电报,希望我们能够收回战书,维护地区的和平。”没过多大一会,杨志平便再次进入到办公室内,将最新的电报传送至王林耳中。

    王林轻轻的点了点头,尔后又挥了挥手,杨志平虽然郁闷,但也只能无奈的回应了声,继续回到电报房内等待着其他的消息。

    “皇上,(日rì)本、朝鲜对越南、印度等国递交了战书。”

    “皇上,缅甸、泰国发来电报,希望我们能够重视世界人民的呼声,不要轻易的开启战端”

    “皇上,加拿大、老挝、埃及、土耳其发来电报,希望我们能够收回战书”

    紧接着没过多久,世界各国的电报如同雪花一般飘飘然的落到了王林的办公室内,王林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打算作出决定,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

    “皇上,沙俄尼古拉二世皇帝亲自发来电报,希望我们能够自重,停止对他国的侵略,立即收回对越南、印度等国的战书”

    ‘呵呵,终于还是等来了。’王林内心中暗淡的轻言道,等了这么久,跳出了这么多的国家,等的就是俄国,如今俄国既然已经跳出来了,为了避免让更多的国际陷入到这场漩涡当中,王林也就只能提前宣布结果了,省的到时候让人呲之以鼻的,说自己装((逼bī)bī)。

    “前清慈禧能与西方十一国宣战,表示了前清的气度,如今这么多国家一起欺负到了头上,我们自然也不能落后。既然前清已经被我们推翻,那么作为继任者,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要比前清做的更好。志平,通知唐三,凡是刚才发来电报的国家,让唐云派人给他们一人递一份战书。”王林轻轻的说着。

    什么?一人递一份战书?这次不仅仅是一众高官愣在了那里,就连杨志平也愣在了那里,一时间不知所措,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美国、菲律宾、缅甸、泰国、加拿大、老挝、埃及、土耳其、沙俄,十个国家,一口气与十二个国家开战,这到底该需要什么样的自信才可以做到?。.。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