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台湾回归

    南方某地,东南亚军团司令部内,陈明杰心中有些飘飘然了起来,自己能够坐上总司令这个位置,其实也是在预料之中的。可当这个位置真正的落到了他的头上的时候,陈明杰却觉得有些茫然。

    对于总司令这个职位,陈明杰可谓是期盼已久,之前战事没有那么紧,又或许王林对于军队的信心,还没有如今这么充足,所以王林在派遣军队的时候。从来没有同时派出两个大型兵团,而这所谓的兵团,才叫真正的兵团,单单是一个兵团就拥有将近五十万的兵力。而龙宇晖此时所属的北伐军团,更是达到了将近一百余万人。

    虽说东南亚军团与北伐军团相比较还有些差距,但就东南亚军团本(身shēn)的实力来算的话,东南亚兵团,已经足以扫((荡dàng)dàng)整个东南亚。此时的东南亚军团司令部所在地,相比较起来还是比较隐蔽的,并没有对外公开东南亚军团的成立。也并没有成立第二个军团的迹象,一切的一切,尽在平平淡淡之中。

    属于东南亚军团的军队,目前也只是在各部队驻地内悄悄集结,等待着上面的出发命令。海军的舰队并没有能力一口气将十个军的部队全部投送到各个战场,虽说这几年以来,海军有了较大规模的发展,但发展海军并不像陆军那样简单,只是拥有先进的武器装备是远远不够的。

    而此次战斗,北伐军团是以陆地为主,空军为辅,对于海军的要求极少。但东南亚军团咋就不得不需要海军舰队的帮忙了。总不能让战士们划着小舢板去横扫东南亚各国吧?明摆着的不现实,从陆地上攻下越南印度等国倒还没问题,毕竟这些国家是有着领土的直接连接的,单单是要进攻,并不需要经过海军。但稍远一些的,例如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区,就不得不需要海军的助阵了。

    陈明杰盯着眼前的一副巨大地图,脑袋有些昏沉的摇了摇,右手不住的轻轻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尽可能的使自己清醒一些。指挥大型兵团作战,陈明杰可谓是除了龙宇晖之外,中华帝国最有经验的第二人,但此时陈明杰也不觉得感觉到有些难。

    或者说不是有些难,而是真的很难。

    根据王林的要求,陈明杰需要将兵力无限制的分散到各个地区,空军的战机,则对负责进攻越南印度等地区的部队进行直接支援。菲律宾等地则由海军航空兵直接支援,相信有飞机的支援,将兵力分散也并不会遇到什么较大的问题。

    当然,这只是想象之中的,并没有经过实践的。之前陈明杰所指挥过的战斗,是将几个部队合在一起,然后拧成一股绳一举击破敌人的。可现在王林却反过来要求他将兵力分散到各个地区,甚至可以说,王林是打算让陈明杰由北向南,排成一条线横扫整个东南亚。

    也就是说,只要战争开始,那么无论是越南还是印度,只要是处于一条水平线上的,都是要准时的进入到战斗当中的。如果是一个个的来,倒也没有什么,陈明杰有的是精力来对付他们,可分散之后,陈明杰却要一心两用,乃至三用,四用,甚至更多也说不准。

    对于集群进攻,陈明杰已经摸索出了一条可行的道路,可是对于这种分散式的进攻,陈明杰倒还是头一回。不过却听王林说这叫什么为了未来的班组作战打基础,至于什么是班组作战,陈明杰自然是很清楚,只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这个计划实在是太过于疯狂了些,陈明杰实在是不敢想象。

    当然,陈明杰之所以不敢想象,也是有一定的原因的,首先便是现阶段的主流模式,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是依靠着人海战术来取胜的。一些武器装备较发达的国家除外,但目前的主流,依然是人海,大家排好了阵势,然后埋头只管前进。虽然目前正在废弃这种进攻战术,但仍有不少国家仍在使用。

    班组战术,虽说能够最大限度的减免因为敌方集群火力的损失,但缺点也是极其明显的,就是兵力不足,如果遇上敌方的集群进攻,那么他们将会一冲便散。这是陈明杰根据自己多年以来的战斗经验总结出来的结果。当然,如果真的要实现这一想法,其实也并不算多难,除非未来能够有能力在最短的时间内为那些受到攻击的班组提供支援,而且是具有能力打败敌人的支援。

    但是很不幸,现在陈明杰不认为中华帝国有这种能力。

    无论如何,皇帝陛下的命令还是要执行的,此次东南亚军团将会被分为三个方向,一个是由一个军组成的驻台部队。自从东征兵团打败了(日rì)本之后,台湾,也顺气而然的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之前由于海军兵力一直都在(日rì)本,帝国并没有能力将其他的兵力投送至台湾,所以这才耽搁了下来。

    不过经过这次事件,也让王林充分的认识到了一个(情qíng)况,海军,其实有时候也是需要一定数量的,否则的话,一旦战争开始,海军将会无力顾忌其他的战区。精锐的海军舰队的确是王林目前最最需要的,可在怎么精锐,也挡不住敌人四面八方的冲击,经过这次事件之后。王林已经下令扩充海军规模,将由现在的四个舰队,扩建为八个海军舰队。而每一个舰队的各种舰船,都将会得到相应的增加。

    当然,在未来,还是将会以航母为主,其他的辅助船只为辅。

    王林的心思,经过一席谈话,陈明杰已经了解的**不离十,按照陈明杰的理解,王林无非也就是想让东南亚军团先行将台湾控制在手中,然后再去解决其他的事(情qíng)。而台湾方面的政府机构,王林也早已准备完毕,这是他早就准备好了的,只是一直未曾公布罢了。

    此时站在陈明杰旁边的,正是新上任台湾的省长黄明琨,以及其他的副手。

    黄明琨,是个地地道道的台湾人,之前家中在台湾也算是小有名气,随着(日rì)军越来越残暴的施政,黄明琨一家也不得不选择退出台湾,回到大陆。但是没过多久,王林便找上了他,并且将自己的意图告诉了黄明琨。最终抱着试一试的心思,黄明琨进入了政府管理部的高层官员培训班深造。

    经过了几年的学习,在理论上,黄明琨已经完全的成为了一名政客,而且绝对在九十分以上。至于实践,现在还不太好确定。能够在台湾混的小有名气的家族,想必对于地方的治理手段也应该不会过于陌生,再加上有理论知识的辅助,相信黄明琨还是能够做好这个工作的。

    当然,选择黄明琨而不是其他人,自然是王林为了担忧台湾当地人的排斥。如果是这样的话,政府在台湾的工作将会很难进行下去的。所以在初期,王林还是选择了由地地道道的台湾人来治理台湾。

    当然,什么一国两制的方法,王林是绝不会使用的。虽说这种方法在后世被人称之为奇迹,也的的确确担当得起奇迹这两个字。可现在不是后世,王林也没有理由去搞什么一国两制。搞到最后,明明是一个国家的人,想要到那里去一趟,竟然还要搞什么签证等等,搞得跟出国似的。

    “黄省长,再过不久你即将起航回到台湾执政一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陈明杰用力的拍了拍自己那有些昏沉的脑袋,那些事(情qíng),索(性xìng)不如暂时不想,偶尔谈点别的事(情qíng),或许能够给自己带来一点什么别的启发也说不准。

    陈明杰就是看准了这个心理,这才暂时抛弃了自己的任务,转而与坐在一旁的黄明琨闲聊了起来。

    黄明琨虽说年龄并不大,但却胜在出(身shēn)豪门,自幼养成了一种感觉自我良好的气势,说得好听一点叫自信。如果放到看他不顺眼的人嘴中,就成了装B。不过这些都无所谓,重要的是,黄明琨得到了王林的认可。现在的中国,得到王林认可的人并不多,但得到王林认可的人,都有一个相同的命运。

    无论是从商,或者是从政,从军,只要是得到了王林认可的人,都将会有一番作为,这一类人的代表,则是龙宇晖与陈明杰二人,这两位军方大佬,如今年纪也不过一个二十五岁,一个二十八岁。如果放在后世,这样的年纪,充其量也就是刚刚步入正轨没多久,即使从政,撑破了天的也就是个副处级的干部。放眼现在,这两位哪一个不是权势滔天?说他们(身shēn)为副国级别的干部也丝毫没有问题。

    “呵呵,咱们都是一家人,陈司令,需要用得着您的时候,我老黄自然是不会客气的。”黄明琨乐呵呵的笑了笑,没想到的是,王林竟然真的将他派回了台湾担任省长,虽说任期只有短短的四年,可四年之后,他将会何去何从?这一切都在他这四年之间的表现里决定的。不过想起台湾的现状,黄明琨就有些担忧了起来,继续说道:

    “台湾目前的(情qíng)况,属于穷困缭绕,基层的百姓生活贫苦,说实话,要想改善台湾的现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qíng)。而且台湾地区的宗族势力也极其的猖狂,械斗什么的也极为正常。这刚开始的时候,恐怕还真的需要麻烦驻军才是。”

    关于台湾的(情qíng)况,陈明杰虽说了解的不多,但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些了解,其他的什么也都好说,唯独这个宗族势力是最令人头痛的。凡是关于这种宗族势力的问题,只要有一个处理不慎,便会引起更大的慌乱,甚至暴动。因为两个宗族之间的矛盾,不仅仅代表着连个宗族的问题。

    很大一方面,其实他们也代表了整个台湾的宗族势力,其他一些暂时还处于沉默状态的宗族,无非也就是想要看一下新任政府是如何处理这些事(情qíng)的。如果还算说得过去,那么大家伙就凑活着过,你当你的天王老子,我当我的土皇帝,大家你不烦我我不惹你的,见了面都还是好朋友。

    但如果你做了什么令人不满意的事(情qíng),那么对不起,你将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这些宗族,将会无休止的给你找各种各样的麻烦,足够让你吃饭的时候被噎着,喝水的时候被呛着,睡觉的时候被噩梦吓醒。不要小看宗族的势力,有时候,安抚好宗族,就等于是安抚好了整个地区的稳定。

    有了这些大家族的带头,其他的散户,即使想乱也乱不起来。人家比你还牛的人都在这里趴着呢,你一散装小农户还得瑟个什么?闲自己命太长了不是?这边是国人的习(性xìng),凡事只要有那些有头有脸的人带头,小事也能成为大事,大事也有可能会成为没有的事。

    这个问题,对于新任台湾省长,也是中华帝国第一任台湾省长黄明琨是个极其严峻的考验,能够将台湾治理成什么样子,也全看黄明琨之后的计划以及施政方针了。顺则昌,逆则亡。台湾的民风,其实还是(挺tǐng)彪悍的。从(日rì)本占领了台湾几十年,台湾人一直没有放弃过斗争就能够看得出。

    “驻军方面就请黄省长放心就是,驻台部队的司令部,会设立在省城,如果有需要,部队可以再最短的时间内执行黄省长的请求。只是台湾方面,就劳请黄省长费心了”陈明杰轻言回道,话语中带着丝丝的警告。

    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需要驻军帮忙,或者需要其他的援助,我都可以给你,但前提是,你必须要走正常的程序,你只能请求驻军帮忙,而不能命令驻军做什么事(情qíng)。具体做不做仍由驻军军长说的算。皇上可是一直要求军政分家的,你(身shēn)为政客,虽说现在的(情qíng)况有些特殊,但也别想借着这个借口,想趁机将手伸到军队当中。

    黄明琨岂能不明白陈明杰话语中的警告语气?他也知道王林最讨厌的是什么,在王林仍是如(日rì)中天的时候,黄明琨自然不会傻的去触碰王林的逆鳞。不过陈明杰的警告,倒是让黄明琨多少有些惊讶。按理说这种事(情qíng)理应由他的上级,也就是内务部领导来说才更加符合(身shēn)份问题。由军队司令来说这个话,那是什么意思?

    你现在告诉我别想插手军队的事物,但此时你警告了我,是否又是插手地方的事物了呢?不过这些话黄明琨也只是在心中想想罢了,要让他真的说出来,很显然,黄明琨是做不到的。黄明琨与陈明杰相比,二人在王林面前的地位,自然是后者有着绝对的优势。而且陈明杰的警告,无论如何都是合(情qíng)合理,让人找不出什么毛病。

    “这点陈司令可以放心,我也是从培训班里出来的公务人员,知道一些事(情qíng)的流程,也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做。”黄明琨看似认真的回答着。

    听着黄明琨的回答,陈明杰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不过既然对方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陈明杰也自然就不能再问什么,不然的话,就真的成了干涉地方政务。这个罪名,陈明杰还是自认为扛不起的,只不过在适当的时候,委托适当的人去监督一下黄明琨,还是可以的。

    不知怎么了,黄明琨给陈明杰的感觉,总是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似有似无,总会感觉到不是很踏实。虽然从之前的话语当中,有了王林的提醒,陈明杰多少有了些防备,不然的话,就凭黄明琨的表现,陈明杰要想彻底搞清楚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还是需要花费点时间的。

    匆匆的结束了谈话,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陈明杰与黄明琨都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qíng),除了一些必要的(情qíng)况需要通气以外,两人倒是很少能够再聚在一起敞开了心扉的谈话。不过这并不代表着陈明杰放松了对黄明琨的监视,陈明杰总是觉得,黄明琨似乎并非表面上表现的那样,更似乎有什么事(情qíng)在瞒着他。

    时间进入到四月,南方的四月,天气已经渐渐的(热rè)了起来,大街上穿着单衣短衫的人更有不少数。三月底,除了四个军的驻(日rì)部队继续留在了(日rì)本之外,其他的部队则断断续续的撤回了国内。为了增加撤退的速度,所有部队仍是退回到了釜山港,然后再经陆路返回到中国东北。

    当然,王林的这一举动,倒是让一些神经比较敏感的人有了些不安。不过他们却不能说什么,现在大家正是手忙脚乱的时候,谁也不想平白无故的惹上王林这头雄狮。你在东亚玩你的,你打(日rì)本我们大家都没实际干涉你,顶多也就是发电谴责一下。现在你的企图成功了,那么就请你老实一点,别打扰我们运动。

    当东征兵团在东北境内做出了一副休整的姿态以后,紧绷着神经的沙俄等国终于算是松了口气。不过紧接着,中国却突然派兵进入到了台湾,驻台(日rì)军在完成交接防务之后,也被勒令放下武器,就地接受中华帝国国防军的改编。。.。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