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釜山

    炮击釜山过后,国防军陆军部队并没有着急着冲上釜山阵地,而是继续或躺在地上,或驻足在掩体后方,兴致勃勃的观看着前方的精彩画面。

    现在部队当中的进攻战术,早已随着科技的发展,时代的变化而彻底转变,以前冲锋号一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向上冲的(日rì)子再也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冲锋战术虽然让士兵们觉得有些过于枯燥无聊,和对装备的依赖(性xìng)越来越强,开始不可否认的是,这样做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办法。

    不仅仅可以最大程度的减少部队官兵们的伤亡数量,同时也可以以最快速度来完成战事,缩短战事的时间。以高强度的火力轰击,使敌人丧失一切抵抗的信心,最终在地面部队的冲锋当中,一举击溃敌人的防御。

    现在只不过是完成了第一个步骤而已,自从前一段时间得知了帝国竟然还有空军部队的消息之后,所有的基层军官以及士兵们,都得到了一条同样的消息,在炮击过后,没有东征兵团司令部明确的命令不准带头冲锋。

    然而,在今(日rì)炮兵停止了炮袭过后,尽管所有的士兵都准备好了冲锋,但是在没有接到上面明确的命令之前,他们是绝对不会跨出阵地一步的。忽然间,天空中隆隆作响,对于这种奇怪的声音,国防军将士们虽说也同样的有些陌生,但相比起对面的(日rì)军而言,他们还算是比较熟悉的了。

    这是己方的战机,就在前几天,国内再次调来了一个大队的战斗机,另外还有十多架提醒颇大的飞机,样子看上去(挺tǐng)笨重的,而且速度灵活度什么的也没有战斗机好,空军地勤部队倒是没有多少大惊小怪的,毕竟他们与那些飞行员们都一样,也是经过长时间训练的,对于这些飞机也算是比较了解的。但是那些负责保护机场的陆军部队士兵们,就比较郁闷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起飞升空的时候,噪音格外的大,而且到了天上之后,发动机的轰鸣声,也足以将一只小鸟给震死。这都是什么东西?怎么什么东西都往空军里面赛呢?还有,这些大家伙都有什么用?看起来这么大,但是给人一种还没有战斗机实用(性xìng)高的感觉。

    天空中的轰隆声越来越响,远处渐渐的浮现出一个个的黑色小点,一个大队的空军战机护送着十艘轰炸机,有组织,有预谋的急速飞往釜山上空。不久之后,战机便抵达了釜山上空,那些战机并没有如以往一样,直接开始进行俯冲,而是迅速的脱离了编队,将那十艘轰炸机单独隔离了出来,周围有十多架战机继续为他们护航,以防万一。

    其余的战机则迅速的以小队为单位,组成一个个进攻队形,各自通过无线电划分着各自的进攻区域,然后开始寻找目标,进入最佳的攻击位置,等待着稍后的进攻。

    “大个子们,祝你们好运”空军一大队大队长李玉山上校对着旁边的轰炸机群敬了个军礼,通过无线电向他们表示着自己对他们的祝福。

    对于现时代的轰炸机来说,并没有什么幸运不幸运的,如果非要说有的话,恐怕就是他们待会投弹时的准确度和命中率了。在没有任何危险的(情qíng)况下,投弹命中率较高,那么不得不说,他们的确是幸运的,但如果将所有的炸弹都投放了出去,还没有解决任何敌人的话,那么就不得不说,他们的运气,已经不再适合参加空军了。

    “放心,我们轰炸机大队这么多年来,并不是吃白饭的”轰炸机大队二中队中队长贾廉洁拍了拍(胸xiōng)脯,信心百倍的回应着。

    辛辛苦苦训练了那么多年,如今终于有了实战的机会了,他们轰炸机大队又怎会落在别人(身shēn)后呢?更何况大家都是同样的兵龄,同样的飞行时间,虽说在击落敌机方面(日rì)后轰炸机大队是与战斗机大队无法相比拟的,但是在战略问题以及轰炸问题上,是战斗机大队根本就比不了的。

    总之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差,谁有水的用处,所以说,现在还是谁也不要去说谁什么了,更何况大家都是中国人,又同在中国国防军内服役。什么攀比的话语贾廉洁是不会去说的,一切的一切,只能依靠战果来告诉他们,我们并不是没用的。

    回应完毕之后,贾廉洁轻轻的笑了笑,趴在机(身shēn)中间靠前方的一支观望孔内,透过高倍望远镜将下面的(情qíng)况观测的一清二楚,拿起一支铅笔,在一张地图上画来画去,最终决定了他们的轰炸区域。

    在贾廉洁的命令之下,轰炸机飞行员迅速的将机头调转位置,稍微改变了一下飞行的角度,(身shēn)后的其他九架轰炸机,也跟着贾廉洁所在的领航机转变角度,调整位置。

    “打开投弹仓”当轰炸机行驶至目标区域上空的时候,贾廉洁毫不犹豫的通过无线电,向各个轰炸机单位下达命令。

    “投弹”这一次贾廉洁并没有通过无线电将命令下达至所有的轰炸机,因为这样做的话,阿门所投放的炸弹很有可能会重叠,根本起不到应有的效果。

    轰炸机的投弹,一般都是在领航机投完炸弹的时候才开始的,当然,与领航平排,或者没有处于同一水平线上的,是可以与领航机一起投放炸弹的。

    ‘轰轰轰’

    一声声沉闷闷的爆炸声忽然传来,炸弹刚刚还在空中滑翔,所带出的那一声声鸣叫声,转而便转为了爆炸声,爆炸的声音并不是多么的剧烈,但效果却很是让人心碎。一颗颗炸弹在落入地面的同一时刻,在感应到引信之后,立刻爆炸开来。

    一团团橘黄色的火焰,轰然而起,地面上还存活着的(日rì)军,甚至已经开始隐隐期盼,自己为什么不早些死掉呢?这是一种特殊的弹药,是国防军内少有装备,但在空军内却常常见到的炸弹。凝固汽油弹。

    凝固汽油弹的原材料,正是平常我们所使用的汽油,但也有一些不同,除了汽油之外,还有稠化剂调制而成,凝固汽油弹通常以飞机进行投掷,爆炸后形成一层火焰向四周溅(射shè),发出1000°C左右的高温,并能粘在其他物体上长时间地燃烧。凝固汽油弹爆炸后的惨象非常残酷。凝固汽油弹爆炸后,飞溅到人(身shēn)上的凝固汽油就象猪油膏一样,粘稠耐烧。

    一千度左右的高温,在爆炸点中心的位置,(日rì)军士兵瞬间便被化为须有,距离稍微远一些的,但却没能彻底逃离这一片死亡区域内的(日rì)军士兵,在火焰四溅的时候,不小心被粘上了的(日rì)军士兵。一个个痛苦的倒在地上,奋力的用双手去拍打(身shēn)上的火焰,但最终的结果却是越拍(身shēn)上的火焰就越大。

    更有甚者忍受不住痛苦,痛的直接倒地打滚,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将(身shēn)上的火焰给扑灭,但最终的结果同样是让人心寒的,原本只是一小片的着火区域,但是在打滚之后却发现,此时全(身shēn)上下已经尽是熊熊大火。

    几名(日rì)军士兵之间的关系或许是比较好的那种,见自己的同伴如此的痛苦,奋力的抄起一同使用水,便想将水泼在对方(身shēn)上,希望能够用这种方法将大火扑灭。可是就当他们距离那名(日rì)军一米远左右的时候,不料那名(日rì)军(身shēn)上的火焰,随着那名(日rì)军的奋力挣扎,忽然间被甩到了周围几名士兵的(身shēn)上。一名火人瞬间变为了数名火人。

    有的(日rì)军士兵手疾眼快的,刚刚感觉到自己的(身shēn)上被点燃,然后又看到其他士兵们挣扎的痛苦样,以及他们所扑灭大火所用的方式全部无效之后,聪明的(日rì)军士兵立即想出了一个看似可行的办法,在(身shēn)上着火的一瞬间,立刻将自己(身shēn)上的衣服脱下。但是很显然,这一条方法也是行不通的。

    在接近一千度高温的地方,又有什么布料可以抵挡他的燃烧呢?往往布料刚刚燃烧没多久,还没等士兵们来得及脱下(身shēn)上的军装,火焰便穿透了外衣以及内衣,将熊熊大火粘副在人的皮肤上,直至将皮肤也烧没,或者等待凝固汽油弹的作用失去为止。

    (日rì)军阵地上,漫山遍野的全部都是奔跑着的火人,这些(身shēn)体上被粘上了凝固汽油弹的(日rì)军士兵们,或奔跑,或打滚,样子更是千奇百怪。前来帮忙灭火的(日rì)军士兵们,也十有**的被连带上这些火焰,直至将他们自己也给烧死为止。

    到了后来,(日rì)军士兵们终于认识到了这种炸弹的可怕(性xìng),没一名(日rì)军在见到了这种火人之后,无一不是离的远远的,生怕波及到自己。此时已经根本没有什么尊严问题和等级问题了。无论你是什么样的地位,你又是什么(身shēn)份,只要你(身shēn)上被沾上了这种火焰,即使你是天照大神也未必能够活下去。在苦练无果之后,没有人还会傻的不顾自己的生命,一股脑的冲上去陪着你去送死,能够远远的给你一枪,帮你解决自己的生命就已经算是对得起天照大神的了。

    十架轰炸机,很快的便将轰炸机上所有的凝固汽油弹投掷一尽,直至整个轰炸机上再也无法找到任何一颗汽油弹为止。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战场,远远的关注着其他战机的表演。

    地面上的大火仍然在继续的燃烧着,并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火人们继续兴奋的在地面上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似乎在表演着什么,如果在后世的话,肯定会有人认为他们这是在练习**功呢。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轰炸机群完成了他们的任务,战斗机群的任务同样的开始来临,战斗机虽说可携带的炸弹数量并没有轰炸机多,但饶是如此,此次出征每一架战斗机上还是被携挂了四枚凝固汽油弹,一个大队六十四架战机,虽说只有两百五十多颗汽油燃烧弹,但好歹也可以补充一下轰炸机没有照顾到的地方不是?更何况他们还有航空机枪以及航空机炮,还可以来几个俯冲扫(射shè)等等。

    地面上一团团的橘黄色火焰轰然而起,将半个天空映成火红色的颜色,伴随着(日rì)军士兵们的哀嚎声,让住在周围不肯搬走的朝鲜民众看着,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修罗屠宰场。他们从未想到过,平(日rì)里耀武扬威,杀人不眨眼的(日rì)军,现在竟然也会有这种结果?

    而且国防军部队此时还在原先的防线上,根本没有跨前一步,只不过是随便找了点东西在他们上空飞了一圈,(日rì)军官兵便死伤大半。恶有恶报。

    (日rì)军士兵在这一次的空袭当中,伤亡极其惨重,由于没有任何防空的知识和概念,更不了解汽油弹的作用与威力。因此在遇上了这些凝固汽油弹之后,一时间因为心中的慌乱以及想要活命的心理,硬是一个传染俩,两个传染一群。以此来来回回的传染着,直至凝固汽油弹再也无法燃烧为止。

    据战后统计,此次(日rì)军在空袭之中,死在凝固汽油弹手上的官兵,就有不下两万人。如果没有后来他们无知的想要将(身shēn)上的大火给扑灭这个想法,或许死亡的人数将会更少,被烧伤的更是数不胜数。再配合上之前曾经一天的炮袭,此时釜山城内的三十余万(日rì)军士兵,能够参战的也不过二十余万而已。

    而且这剩余的二十余万(日rì)军士兵,每一个人心中都被充满了一个个的奇思怪想,每一个人心中都充满了生的希望,直至这一刻,他们才明白,原来自己对于活下去,竟然是这么的渴望,每一个人对于死亡,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即使杀人如麻的(日rì)军也不例外。

    远处国防军阵地内,一名名国防军士兵瞪大了眼睛的盯着前方的那一团团大火,对面的(日rì)军在大火之中挣扎着的样子,被他们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心中暗暗兴奋的同时,也不(禁jìn)为他们感到一丝丝的悲哀,人都是娘生的,谁又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死去,而心中没有一点感慨呢?

    “团长,这些都是什么炮弹?怎么这么厉害?”一名小兵心中有些害怕,浑(身shēn)(禁jìn)不住发抖的看向张天放问道,在他眼里,进入过国防大学学习的团长,懂得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好像只要这个世界有的东西,就没有他不懂的。

    “凝固汽油弹”张天放冷冷的回着。

    张天放从未想到过的是,他们竟然真的把这种东西给搞出来了?之前曾经在国防大学内听到的时候,还以为那些只是幻想中的东西,并不现实。虽然当时张天放的听讲很认真,对于碰上这种炮弹的处理方法也牢牢的记在心中,可他却觉得,这只不过是种幻想中的东西罢了,要想运用在实战当中,难度可想而知?

    所以在(日rì)后回到连队的时候,也就渐渐的忽略了这个东西,对于凝固汽油弹的应对方法,也从未对士兵们讲解过。如果不是今天空军忽然使用了这种炮弹的话,恐怕张天放早已将凝固汽油弹这种玩意儿给忘的干干净净了。

    “凝固汽油弹?团长,这是什么东西?我怎么听着有种不太明白的感觉?”那名小兵挠着脑袋,瞪着眼睛,一脸疑惑的问着。

    两人的对话吸引了不少士兵的围观,他们对于这种炮弹的威力以及其他东西也是(挺tǐng)感兴趣的,特别是在观看了他们的威力和效果之后,除了隐隐好奇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之外,心中还有种莫名的害怕,如果以后遇上了这种东西,他们又该怎么办?

    “对于这种炮弹的知识,我了解的也不算很多,我只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们也遇上了这种东西的话,一旦(身shēn)上被点燃,不要想着有任何的扑火念想。用手拍打(身shēn)上的火焰,只会使你(身shēn)上的火焰越来越大,躺在地上翻滚,只会将你浑(身shēn)上下都沾满火焰。相信刚才(日rì)军的表现你们也看到了。

    所以在遇上这种东西的时候,你能做的,就是静静的趴在地上,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千万不要去反抗,因为这会让你更加的痛苦,同样的,也千万不要试图去帮助战友扑灭(身shēn)上的火焰,因为在你帮忙的同时,我们不敢肯定的是,他会不会反抗,一旦他奋力的反抗,那些火焰会被甩到你的(身shēn)上,将你也变成一个火人。总之,在遇到这种(情qíng)况的时候,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否则你就只能是引火上(身shēn)。”张天放暗暗的说着。

    这个国家给与他的震惊实在是太大了,坦克,飞机,现在有事凝固汽油弹。难道以前在军校里学习到的那些东西,在不久的将来,都会慢慢的出现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也实在是太恐怖了些,因为只是从学习的时候,张天放就感觉到了他们的恐怖,现在在实战当中见到了凝固汽油弹的效果,心中更是感慨万千。。.。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