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二章:全部带走

    第两百七十二章:全部带走

    “龙司令,我是安徽省代省长,蒋yù辉!”蒋yù辉微微上前一步,头颅稍微的向下低了些。

    一省之长,平(日rì)里高高在上的,在他的地盘里,根本不用向任何人低头,即使这里的名流也一样,建国初期,由于国内的(情qíng)况还不太稳定,所以这些省长们,手中也是握有一定兵权的。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向国防部申请调动部队,得到国防部的审批同意之后,将会由当地驻军配合其进行行动。

    在这样一强势人物面前,谁还敢在他面前逞威风?可龙宇晖就不太一样了,且不说别的,单单是皇上的得意门生这一个名号,便足以使蒋yù辉弯腰低头的了。更别提仅仅二十五岁的中将,二十五岁的集团军总司令。试想整个国内,一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谁又有这么大的魄力?拥有指挥数十万军队作战的能力?

    恐怕除了前期跟随着王林出道的那几个小伙子以外,再也无人能比了吧?只是这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龙宇晖那(阴yīn)沉沉的脸庞,让蒋yù辉察觉到了一丝丝的怒意。

    “带路!”龙宇晖伸手递给蒋yù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的,是贾少杰的家庭地址。

    此时的龙宇晖,心中笼罩了一层层的大雾,根本没有一丝想要说话的yù望,只是想着,尽快的将他的骨灰jiao到他的父母手中,然后在彻底的解决贾少杰的那件事(情qíng),那件缠绕了他几个月之久的事(情qíng)。

    在这谈判的几个月内,龙宇晖整个人(身shēn)上,无时无刻都不在散着一股股浓重的杀气,更是迫使俄方不得不再三提出明(日rì)再谈的要求。谁也不想再谈判场上,看到一名杀气腾腾的军人在这里。原本就心虚的他们,此时见到了龙宇晖满(身shēn)的杀气,那还能沉得住气?

    不过这倒是也让他们见识了龙宇晖的面貌,不(禁jìn)暗暗为龙宇晖的年轻而感叹,一个这么年轻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个将军?难道中国没有人了吗?可同样的,又暴漏出另外一个问题,中国国防军,竟然拥有如此年轻的将军?是他们太强大了?还是他们那里人才辈出?一个这么年轻的将军,就能打败打了一辈子仗的将军。

    蒋yù辉小心翼翼的接过了那张纸条,龙宇晖满(身shēn)的怒气,明显是触景生(情qíng),此时蒋yù辉也不好在说什么,只能自讨没趣的走到前方,坐上了自己的那辆吉普车,将纸条递给了司机,由司机在前领路。

    不过蒋yù辉始终只是名省长,一省之长,未必要对这个省份的地理(情qíng)况一清二楚。即使(身shēn)为省长的司机,也没有必要将这里的路全部都记下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没有几个司机是合格的司机了吧?

    蒋yù辉只是将纸条递给司机,要他将车队带往某一个县,到了县里面,自然会有当地的官员带路。他们常年生活在那里,对于那里的(情qíng)况,也还算是比较了解的。总不至于让他们在那里mí路。

    一路无话,经过了三个小时的行程之后,龙宇晖一行终于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青山绿水,漫山遍野的粮食,路边尽是天真无邪,嬉笑耍闹的孩童。猛然间忽然看到这么多军人到这里,一时间不知所措的孩童们,顿时吓得急忙丢下手中的玩具,慌1uan的四下1uan跑。

    “马县长!外面来了很多军队,我好像看到省长的车也在里面!”一名县政fǔ工作人员急匆匆的推开县长办公室的大门,来不及报告的一头钻进去说道。

    被称为马县长的男人,正赤1uo着上(身shēn),背对着办公室大门,脸上露出一副jianyín的笑容,笑呵呵的看着那名正坐在自己椅子上,已经昏mí了过去的少女。如此年轻的美人,水嫩水嫩的皮肤,只是看上去就使人流口水,别说这事业正旺的县长大人了。

    突然间有人闯入自己的办公室,马县长一时间有些慌1uan不已,虽说那人是他的心腹,有些事(情qíng)他也是知道的,可知道归知道,被他看见了那可就不太一样了。如果那小美人没有晕倒倒还好说,可他这边刚刚下了yao,yao效没有一两个小时是不会消散的,要想彻底醒来,没有三四个小时也是不可能的。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自己兴趣来的时候来,现在倒好,小美人也被mí晕了,办公室就这么大,也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如果被人看到一名少女进来的时候还完完整整,走出去的时候却昏mí不醒,这将会对他的未来造成多大的影响?

    如果这名少女愿意那还好说,可毕竟人家不愿意,而且也是有未婚夫的。如果不是被自己抓住了把柄,恐怕今(日rì)他也不会这么顺利地来这里,刚刚破了对方(身shēn)子的马县长,还没来得及回味美好的时光,便遇到了这种囧事。

    无论如何他也是一名干部,既然是一名干部,那么就应该有作为干部的尊严与风度。马县长快的整理了一下自己那凌1uan的思绪,定了定神,旋即极为淡定的想了想,问道:“看清楚了?”

    论起自己的私事,与省长驾临这事相比较,自然是后者尤为重要,即使自己míjian人家青net少女被现了,在这个时候,马县长也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件事(情qíng)。况且现这件事(情qíng)的又是他的心腹手下,大不了以后待他好一点就是了,根本不用害怕什么。至于这个小少女,有把柄在手,也不怕她会告密什么的。

    “看清楚了,的确是省长的车,后面还来了十多辆军用大卡车!”那名心腹强忍着心中的鄙视,狠狠地点点头,更似确定似的回答道。

    妈的,还真是佩服这个老不死的,都这把年纪了,竟然还想着这事,被他强jian的那名少女,甚至比他的女儿还小一些,真怀疑这个老王八是不是有恋女症?不过对方好歹也是自己的领导,有些事既然自己看不惯,那也只能在心里看不惯,要他向上面揭领导的短处,于公于私都不利于自己的将来。

    懂事的人,在这个时候,基本上都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很随意的将这件事忽略掉,兴许还能讨好领导,说不定(日rì)后自己就得到领导的照顾了呢?只是有了这件事以后,恐怕这名心腹(日rì)后的前程,将会更加明亮了吧?

    “奇怪,我们有接到上面命令,说今天省长会来这里吗?”马县长仔细的搜索了下自己的脑袋,可脑袋里尽是如何犯事,如何猥琐的画面,对这些事(情qíng)根本就没有一丝印象。

    “我们没有接到任何命令,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到县里面了,所以我抄近路过来的,他们这会儿恐怕已经快要到县政fǔ门口了吧?”那心腹急匆匆的提醒道。

    (身shēn)后那小美女可还半1uo着(身shēn)子呢,如果被省长看见了这一幕,不仅马县长完蛋,就连他也得跟着完蛋。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把该说的话都给说了,然后就早早的闪人,真出了什么事请,也自然会由马县长一个人来抗,管他一个小员工什么事?况且人是在县长办公室里的,又不是在他的办公区域内。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活法,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快乐。那些高层之间的斗争与争夺,他不想将自己也卷进去,而那些也不是他这个小人物可以去想象的。只要一辈子在这小县衙里面混个职位,每月拿着那么点工资,然后再时不时的来点补助什么的,就这么过一辈子也不是不可能。

    高层之间的战斗实在是有些过于使人mí茫,他不想参加,永远都不想加入到那里面。毕竟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活法,谁也不能强迫谁。

    “恩,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马县长故作镇定的点点头,旋即对着那名心腹挥了挥手。

    他不走,马县长也不好开始动手收拾这里的残局。虽说他是自己的心腹,那有些事(情qíng),他也总是有些秘密的不是?(情qíng)妇也是人,总不能就这么被心腹给看光了吧?领导也有领导的**。

    见到心腹离开之后,马县长急匆匆的,双手快的将那名少女的衣服穿好,并且将上面的扣子严严实实的扣紧,完事之后还不忘稍微整理一下,给人一种随意的感觉,最后,色心不死的马县长,仍是忍不住的伸手在那名少女那并不算很大的双峰上抚摸了一把,稍微过把手瘾,等到送走了省长那帮瘟神之后再说别的事(情qíng)。

    直到自己色心稍微减少了一些,这时县政fǔ大院内传来一阵阵的车鸣声,尽管马县长心里疑惑重重,但步入官场好歹也算是这么多年了,对于王林手下的高层官员们的行事作风也还算是了解的比较透彻,至少知道他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当下马县长也不再走出办公室去迎接他们,而是迅的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几份文件,丢在对面,然后将那名少女的(身shēn)体放趴下,使她双手支在桌子上,头靠在手臂上,一副太累了,睡觉的样子。

    做完这些事(情qíng)之后,马县长又急匆匆的走到了对面椅子上,极为淡定的坐下,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绪,这才拿起一份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文件专心致志的看了起来。领导突然造访,一定有什么大事(情qíng)要生,在这个时候专心致志的工作,或许还能在领导心中多几分印象分,对于以后的升职什么的,也会有比较好的帮助。

    到了县政fǔ之后,原本打算是让蒋yù辉派人去把县长喊出来的,可当到了县政fǔ之后,龙宇晖却出奇的走下了吉普车,领先一步走进县政fǔ办公区域内。起(身shēn)后紧随着四名手握钢枪的士兵,一副我来抓嫌犯的样子。

    县长办公室,一副极大的牌子高高的伫立在那里,龙宇晖刚一进入办公区域内,便察觉到了县长办公室的所在地。没有过多的言语,也没有过多的思考,径直的领着四名士兵奔向县长办公室。

    蒋yù辉见龙宇晖直接走进了县政fǔ,当下也来不及多想什么,火急火燎的直接跳下吉普车,快步的紧随在龙宇晖(身shēn)后。

    一文一武,两个不同职业的人走在一起,总会让人联想翩翩,平(日rì)里那些高高在上的文人们,他们会想尽办法的折磨你,或阻止你升迁的脚步,或找个借口将你派到其他的地方。但武人可就不太一样了,他们干的就是杀人的活,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

    也根本不会与他们说太多的话,军人,向来都是直来直往的脾气。此时的一众军人,脚步整齐的走在县政fǔ内,给人一种难以逾越的感受,一种战场上历练出来的杀气,使这些平(日rì)里横行惯了的老大爷们,更是连(屁pì)也不敢放一个。

    其中几个懂得一些军事的‘公务员‘们,当见到龙宇晖肩上的那两个金色的星星之后,不(禁jìn)长大了嘴巴。中将?现在能挂上中将军衔的人物,恐怕都是一直跟着王林混出来的人吧?只是不知道,这名中将来这里做什么?而且看他一(身shēn)杀气的样子,似乎是有什么人得罪了他一般。

    而他(身shēn)后紧随着的那名中年男子,似乎看起来地位还不如前面的那名中将军官。看着他正一脸焦急的紧随在后面,只要是个人就可以猜测的到,这里面绝对有什么蹊跷。再往后看,这人还不认识。继续往后看,终于找到个认识的了,是本市的市长,曾经来过县政fǔ考察,所以他们有幸曾经见过一面。

    在他们心中已经是通天的人物,此时竟然只能站在这群人的最后面?难道这帮人都是一群大官不成?可这小小的县政fǔ,又有什么事(情qíng)能够引来这么多高官的降临呢?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龙宇晖一把推开县长办公室的大门,在四名士兵的拥护下,径直步入办公室内。映入眼中的,是马县长正勤劳工作的图像,而原本应该是县长坐的位置上,却坐着一名少女,此时正伏在桌子上睡觉。

    看到这一场面,龙宇晖不觉得皱了皱眉头,(情qíng)况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难道来晚了?

    “什么事?”马县长听到背后的大门被人推开,旋即进入屋内不少人,但此时也由不得他好奇什么的,只能硬着头皮装认真,一脸毫不介意,什么都不知道的开口道!

    “马县长,你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小女孩是谁?”市长刘僻紧紧的皱了皱眉头,上前一步抢先说道。

    龙宇晖与蒋yù辉的(身shēn)份地位放在那里,在这里只有他们问别人的份,而没有别人问他们的可能。见马县长此时正一脸认真的看着文件,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他这个土生土长的市长也不清楚吗?更糟糕的是,他的对面竟然还趴着一名少女,要是被自己逮到了倒还好说,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说两句就行了,可现在却被这么多高官一起抓到,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的话,不仅马县长前程玩完,就连他这个市长也得跟着滚蛋。

    一时有些着急的刘僻,慌1uan之中也不好直接说省长来了,只能以自己的声音,来让马县长转(身shēn)一看,到底谁来了,还是让他自己看一眼的好。

    “刘市长?真是不好意思,看文件看的太入神了,没有听到您来了,怎么您来之前也不先通知我一声呢?看我这忙的。”马县长急忙站起(身shēn)子,强忍着心中的那种恐惧感,从门开的那一瞬,马县长便察觉到了一丝冷冷的感觉,回头一看,果真如此,五名军人正站在这里,想不冷都难。

    不过马县长对于军队什么的一窍不通,更是看不起当兵的人,所以看军衔论职位这种事,还是不要再马县长这里提起了。省的丢人又显眼,最后还没搞明白。其他人他都不认识,唯独只认识本市的市长,现在又没有什么电视网络什么的,对上面的人陌生,也属于(情qíng)有可原。

    “哦,这是我女儿,今天来找我,突然间(身shēn)体有些不太舒服,刚吃了点yao睡下了。”

    听着马县长的一段话,龙宇晖心中更是一阵冷哼。对着其中的两名士兵挥了挥手,两名士兵会意,径直上前扶起那名正在睡觉的少女。少女毫无知觉的被两名士兵扶起,头颅仍然死死的向下缀着。

    见到这一幕,马县长心中大荒,急忙出声道:“你们干什么?都给我停下来,谁(允yǔn)许你们碰我女儿的?都给我走开!”

    王林执政以来,对于个人的保护看的还是比较严重的,(身shēn)为官员中的一员,马县长自然对这些事(情qíng)了解的比较清楚,这边都说是自己的女儿了,那么没有自己的同意,或者没有经过女儿本人的同意,别人休想碰她一下,只是这几人看起来毫无顾忌的相碰就碰。

    如果真是自己的女儿那也就罢了,可关键是不是,只要他们一将她扶起,所有的事(情qíng)都要露馅。因此,马县长这才急匆匆的大声喊叫着。

    “马县长,这位是我们省的省长!”刘僻头皮一阵麻,强忍着心中的冷汗赶紧说道。

    “这位是第九集团军总司令,龙宇晖龙中将!”

    “全部带走!”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