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要对得起自己

    第两百五十四章:要对得起自己

    “是,总司令!”通讯员下意识的回答着,旋即便察觉到一丝不太正常,仔细的回味了一下龙宇晖刚才的话,顿时长大了嘴巴,断断续续的说着:“从敌人(身shēn)上压过去?”

    “这样会不会有些太没有人道?如果这件事(情qíng)被外面的人知道的话,恐怕我们会很难收场的!”尚武同样惊讶的说道。 ~(身shēn)为参谋长,所要思考的方面要比龙宇晖多的太多了,龙宇晖打仗的时候可以只管军事方面的问题,而尚武却不行,不但要负责战术战略等问题,同时还要负责维护整个军队的形象。

    命令装甲部队从敌人(身shēn)体上压过去,虽说很容易让全国百姓们沸腾,让那股藏匿在青年们心中的战意爆出来,但结果呢?一个没有人道主义的国家,军队,在外国人面前又如何以德服人?

    虽然那些列强们也不太地道,但自己总不能也与他们一道吧?每一个国家都有他们自己的处事方法,可尚武却认为,中国,不应该抛弃自己的传统美德,而去学着西方列强做什么屠杀的事(情qíng)。

    “没有什么不合适,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中华民族也从来没有像任何一个对手低过头,哪怕汉朝时期的和亲政策,也不过是为了养精蓄锐,更别提我们现在。既然有这个实力,还怕他们做什么?”龙宇晖叹了口气,自己的这个参谋长什么都好,唯独心肠有些软弱,已经(身shēn)为军人的尚武,仍然见不惯屠杀的场面。

    不过这种(情qíng)况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改变的,龙宇晖必须,也是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情qíng),便是尽快的使尚武改变这一心态。因为他能够感觉的到,王林这台战车,似乎已经慢慢的开启,(日rì)俄战争只不过是一个开端而已,后面的,一定会更加精彩,更加令人心惊胆颤。 ~

    “打败了,让他们知道了我们的厉害,不是纸捏的就行了,完全没有必要在搞一次屠杀,我怕将士们会有心理(阴yīn)影,更怕他们会患上战争后遗症,每每想到战争结束之后,便会有一大批精锐士兵们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qíng)绪,而到处的1uan杀人,我这心里便有股害怕的感觉,似乎总觉得这个(情qíng)况就是我造成的,我不仅害了这些士兵,而且也害了更多无辜的人。”尚武低着头,声音有些沉重的说着。

    是的,这就是尚武内心的想法,他不怕龙宇晖笑他,更不怕自己被别人看不起,做人,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够了,至于别人的想法,那是别人的事(情qíng),跟他毫无关系。

    ‘啪!’龙宇晖重重的挥了下手,手掌忽然间与尚武的脸颊亲密接触,毫无预兆的袭击。

    尚武只觉的自己的脸被人打了一下,旋即便有种火辣辣的感觉传来,龙宇晖是经历了无数次战斗,更是无数次在鬼门关前转悠过的人,下手极其的狠辣,给人一种无形之中的压力。尚武并没有伸手去抚mo自己那火辣辣的脸庞,黝黑的脸庞上,五道手印高高挂起,五条红红的血丝,在黝黑的脸庞衬托之下,显得格外突出。

    “仅仅只是打败了就行了?鸦片战争,为了他开我们的大门,英国人hua费了多少心思?害了多少中国人?英法联军,他们已经攻进了北京城,皇帝已经出逃了,找人前去谈判,结果呢?圆明园照毁,对百姓的屠杀也照做不误。再说说沙俄,他们侵占了我们那么多的土地,每到一处凡是遇到抵抗的便会屠杀殆尽,这些问题你都想过了吗?难道他们杀的仅仅是在抵抗的军人吗?你又知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你现在跟我说只要打败了就行了?”龙宇晖故作生气的样子,重重的说着,不过他似乎也真的有些生气,刚才打尚武那一掌,可是差不多用上了自己一大半的力气。(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不过龙宇晖似乎也对于尚武的表现更加欣赏了一些,一个主要负责文职工作的参谋长,竟然能够经得起他这个武夫一掌,而稳稳的站立在那里,并且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疼痛。

    尚武仍然低着脑袋,双眼时不时的瞥向龙宇晖,这些道理谁都懂,可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做到呢?恐怕除了龙宇晖还有其他几个疯子以外,没有人能够毫无顾忌的做出这种事(情qíng)吧?自己只是个军人,而且还是半文职军人,让自己参与这种屠杀事件,那不等于是要了老命了吗?

    “你说的话,其实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龙宇晖伸手mo了mo自己的鼻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连龙宇晖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贱jiàn)jiàn),刚刚打了人家一巴掌,反过来却说人家的话有道理,这不明摆的欺负人吗?

    听着龙宇晖的话,尚武一脸的mí茫,更多的是不解,既然同意自己说的话,那么这一巴掌,又是为了什么?只是因为你自己不能亲自上战场,而拿我当敌人来练练手吗?龙宇晖似乎好像一直盯着尚武的动作一般,尚武这边刚想出声质问龙宇晖,龙宇晖的声音却再次传来,丝毫不给尚武说话的机会。

    “可你说的,是我们未来做事的方法,现阶段对于我们来说,必须以最残忍的方式出场,必须狠狠的打击一下西方列强们的心态,如果一直就这么让他们不拿我们当回事的话,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让华夏崛起?让每一个中华儿女站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里,只要大声的喊一句我是中国人,就能得到周围人的尊重?

    难道现在你还不明白吗?真正的强者,并不是依靠着自己的德行来征服别人的,一个没有武力的人,始终都只能是别人的附属品,要想成为真正的王者,真正的得到别人的敬重,就必须拥有一种铁血手段,而现在,正是我们表现的最佳时机。这不仅仅是我们对于外界的一种声音,更是对国内百姓的一种承诺。

    我们有能力保护他们的安全,我们有能力踏碎任何一个敢于挑战中华民族尊严的敌人,我们也有能力,保护(身shēn)在世界每一个角落里的中华儿女!”话到最后,多少有股煽(情qíng)的意思,事后龙宇晖每每想起自己这么一段话,便会乐上半天合不拢嘴,没想到被称为现代杀神的龙宇晖,竟然也会说出这样煽(情qíng)的话。

    尚武仍然低着头,他在思考龙宇晖的话,认真的思考着每一句话中的每一段内容。是啊,每一个强者都需要经历过一段令人难忘的记忆,每一个强者,都会让其他人感觉到一种害怕的感觉。英国如此,法国如此,德国如此,沙俄也是如此,就连后来居上的(日rì)本人,也不甘寂寞的学起了前者。

    他们都是一群忘记了人道主义的强盗,凶手,恶魔。可自己真的能够就这么忘记了吗?真的能够就这么跑开一切世俗,不闻不问,甚至参与到每一场屠杀的计划当中吗?军人是需要给整个民族,整个国家带来一种信任的安全感,难道这种信任的安全感,就只能通过无数场屠杀来解决吗?

    尚武默默的伸手mo了下自己的脸颊,茫然的转头慢慢离去,龙宇晖瞧了眼郁郁而走的尚武,心中暗暗的有些高兴了起来。尚武的xìng格怎样他是知道的,此时尚武的这种表现,虽说仍是不支持自己采用这种办法,但同样的,也不再反对。

    他只是不能摆脱自己的良心而已,当初龙宇晖也同样的摆脱不了自己的良心谴责,可王林的一句话,便使龙宇晖从此走出那股被良心谴责的(阴yīn)影当中。之所以龙宇晖没有直接说出那句话,而是绕来绕去说了这么多看起来无所谓的话,其实也只是想要引导着尚武,慢慢的使他心中抛弃那所谓的良心。

    龙宇晖朝着通讯员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去传达指令,旋即表现的有些郁闷的叹气说道:“良心,只要对得起自己人就行了!”

    良心,只要对得起自己人就行了?尚武浑(身shēn)一震,脑中似乎突然间宽阔了起来,龙宇晖的话,似乎为他带来了一束光明,使他找到了一股真正的方向,从此再也不会使自己mí路。

    是的,良心,的确只需要对得起自己人就行了。自己的做法,在处理国内问题的时候,的确是最佳选择,可是在对待这种国与国之间的战事,自己的做法也就显得有些幼稚。打仗,打的就是你死我活,别人一副拼命的架势朝你奔来,而自己却一副以德服人的样子与人讲道理。

    正所谓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即使自己受于良心的谴责,不肯面对这场屠杀又能如何?难道那些哥萨克人就从来没有屠杀过别人吗?从来就没有屠杀过平民百姓吗?自己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国民罢了。

    那种温柔的态势,也只能用于自己的国民,对于这些外国强盗们而言,你跟他讲理他跟你动手,你跟他动手他跟你拼命,你跟他拼命他跟你同归于尽,这种永无止尽的流氓方法,要想完美的解决,那么自己就需要比他们还流氓。

    “报告参谋长,几家报社的记者受皇上的旨意,要来沈阳战场采访战事,大约一天后到达!”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