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三章:旅顺易手

    第两百二十三章:旅顺易手

    第一更送上,十一第一天,游侠有些事要做,但是游侠放弃了外出游玩的机会,认真在家码字,第二更大概会在两点钟左右,有月票的朋友不要藏着了,趁着双倍月票期间,都投给游侠吧!

    漫天的炮火,犹如大海中的鱼儿一般,源源不断的一bō又一bō的奔向旅顺城外,除了一些运气不太好,被安排在旅顺城外驻扎的俄军士兵之外,国防军倒是没有将炮火蔓延向其他的地方。

    事后有许多战士们拥有同样的一种心理,称如果当时不是有宪兵部队就在旁边看着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忍不住的将炮弹送入城内,那样将会造成更多的伤亡。

    旅顺城外,此时犹如一片地狱广场,原本略微有些抖起的xiǎo山包,也被漫天的炮火所无的覆盖,象征着原生态的huā草树木,此时不是早已烟消云散,便是正被熊熊烈火所包围,无力的摇摆着,希望自己上的火焰能够早些熄灭。

    整个袭击目标区域内,上千名的俄军士兵,也仅仅只有不到十个运气好的能够最终活下来,一些还没死的,但伤势较为严重,并且已无治愈可能的俄军士兵,无奈的在地上翻滚着,发出一声声令人心碎的哀嚎声。

    就在刚才,他们还是掌握着他人生杀大权的地狱修罗,只是眨眼间的时间,这些俄军士兵便从地狱修罗的角sè,忽然之间转变为被人屠杀。

    “团长,我们这么做,会不会让俄国人龟缩在城内不出来?”蛙人部队参谋长杨平直有些忧虑的说着,毕竟他们只是先头部队,虽说有必要给俄军来个下马威,但眼前的这种局势,恐怕有些出乎意料了,他们谁也没有料到,俄军竟然会这么心甘愿的呆在那里被炸。

    事已经发生了,这已经是不可磨灭的事实,也不是他们能够去阻止的,可之后的事呢?会不会影响到大局?这个问题就值得深思一下了,如果所有的俄军全部龟缩在城内,以城内百姓为人质,强行bī退国防军的进攻,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毕竟他们起初的作战计划里面,根本就没有这么一项,而是要将俄军主力部队引yòu出城,与国防军主力部队进行野战,只有野战,才能最大程度的避免平民伤亡。不过说起巷战,国防军倒是不怕,不是还有数十万的内卫部队支援么,可怕就怕在,俄军会拿老百姓做人质,以此来要挟国防军部队。

    即使之后内卫部队能够攻进旅顺城内又如何?恐怕那个时候,城内早已发生了数起屠杀事件了吧?只是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了,他们可就不好向上面jiāo代了。

    “恩,这是个问题!还真有些难办!”吕明点点头,一副深思的样子。

    旁边的杨平直见吕明这副模样,顿时有股想要冲上去给他一枪的冲动,当时下命令炮轰的人事你,现在说难办的还是你,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不过杨平直好歹也是与吕明做过多年搭档的人,对于吕明的办事手法,不敢说百分之百的掌握,但有一点杨平直可以肯定,吕明绝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杨平直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吕明,要他继续说下去。

    吕明见杨平直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那股活跃气氛的心顿时烟消云散,刚才还有种戏谑一下杨平直的心,不过人家不配合,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即使脸皮厚,在这个时候也不会继续好意思装下去,吕明哈哈一笑,摇了摇手臂,继续说道:“真没劲!算了,还是直接跟你说了吧!

    我这叫先给他们来个狠的,先把那帮老máo子们吓个半死,之后我们的部队再上去的时候,这仗不就好打了吗?况且到现在为止,他们连我们人的影子还没见到,就已经损失了上千兵力,那么等见到了我们的主力部队之后,又会是什么感觉呢?别的我不敢说,拿百姓当人质这件事,俄军绝不会用,即使用了,也会很快的就放弃。”

    见吕明一副我都知道的样子,杨平直不觉得皱了皱眉头,吕明的话虽然有理,可是过于悬乎,一切的一切,也只是在吕明的猜测之中,至于俄军到底会怎么做,没有人知道,或许只有城内的俄军知道吧?

    “你就这么肯定?”

    “当然,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吕明笑了笑,极为自信的说着。

    “老吕,这件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你真的有把握吗?可别到时候出什么差错,丢官是xiǎo,要是被送上军事法庭的话,你我兄弟二人以后可就再也没脸面见人了!”杨平直语重心长的说道。

    直至现在,杨平直在经历了王林的熏陶之下,对于官爵职位什么的已经看得很淡很淡,而对于兄弟义似乎却比什么都重要,虽说已经成家立业,可他这个人,放在军队上的心,似乎要比放在家的多上一百倍,甚至一千倍。

    部队的战友们可以说是他最最亲近的人,如果他可以替某一个人去死,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去死,但是,却有一个前提,便是那个人必须要比他重要。讲究兄弟义自然是好,可那并不是盲目的,如果要一个参谋长替一名xiǎo兵去死,他自然是不会去做这种傻事,别说是他了,就连下面的士兵们也不会让他这么做。

    因为在蛙人部队当中,每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职位,也有自己的位置,如果说要长官替一名xiǎo兵去死,那这个部队中岂不是luàn了?别的不说,可至少也要死得有价值吧?

    “老杨,咱们俩兄弟搭档了这么多年,我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如果说我们现在就这么干坐着,什么也不做的话,也许会像你说的那样,但现在我们还有事要做,只要这件事做成了,那么那百姓当人质这件事恐怕就不会发生了!”吕明苦笑着摇摇头,他知道自己的老搭档再想什么,不过他却不会多问一句,两人职位不同,职责也自然不同,团长负责的,只是打仗而已,而参谋长,却是要肩负着整个团的作战计划,以及不违抗整体作战计划为前提的作战计划。

    “咱们两个老搭档在一起了这么多年,我自然是信得过你,可你也总得让我知道现在要做什么事吧?”杨平直有些无语的笑着。

    早晨的炮击刚刚过去不久,俄军部队此时依然沉寂在伤亡的痛苦,以及心灵上的震撼之中。中华帝国国防军,这个刚刚成立的国家以及部队,在初战的时候,就给了他们一个极其深刻的印象,而这一天,将会被所有来过这里的俄军,所深深的印在心中,直至永远也不会忘记。

    战争正在进行,可生活依然还要继续,一个上午的时间,俄军部队当中忽然传来一阵阵的流言蜚语,如果换在平时的话,司立夫斯基或许会很生气的来到部队当中,不顾一切的要求查明流言的出处,然后将传出流言的人五马分尸。

    可现如今就连司立夫斯基将军本人,也刚刚能够站稳脚步而已,脸sè的煞白,给人一种绝症降临一般的感觉,只是这些司立夫斯基本人却每有什么感觉,他只是觉得自己有些害怕,殊不知此时他,似乎已经成为了整个俄军当中最最害怕的一个人。

    而对于部队之中所流传着的那些流言蜚语,司立夫斯基似乎也没有jīng力再去调查什么,甚至就连他本人,也无奈的选择了相信。当一个将军心灰意冷,毫无战意的时候,那么无论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主力部队也好,后备部队也好,哪怕是炮灰部队也行,他们都不能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平,此时的俄军,正是如此。

    外面的俄军部队已是luàn作一团糟,到处都是四处奔跑着的俄军士兵,到处都是胡luàn放枪,jiānyínfùnv的士兵,士兵找不到军官,军官找不到士兵的事,在此时的旅顺城内,似乎已经见怪不怪,大战在即,可旅顺城内却毫无战意,他们更像是一群溃兵一样,肆意的抢夺着一切可以抢夺的东西。

    午饭过后,先期到达的一个旅的内卫部队,在蛙人部队的配合下,已经集结在了旅顺城下,一副强军的气势,顿时展现在俄军面前。而亲眼看着对方兵临城下,却无可奈何的俄军部队,也只能连连哀声的叹着气。

    对于用百姓来做人质的这一想法,早在上午那条留言被传出的时候,便被抛出了脑外,而此时,数千人的俄军部队,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些什么?战?还是不战?不过最终的结果似乎都一样,即使战斗了又能如何?最终也免不了一死。

    可是不战呢?回去之后,不仅要面对着其他同僚们的耻笑,更要忍受高层们的压力,甚至被称为叛国,集体将他们屠杀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而且最让人郁闷的是,此时双方的兵力看起来似乎差不多,但火炮什么的,却早已落入敌人之手。

    一个下午的时间,俄军部队还在万分纠结当中,中华帝国内卫部队便已经攻入了城内,现时代对于巷战还没有什么深入的研究,因此,在内卫部队进入旅顺城内的第一时间内,俄军部队便惊慌失措的四处放枪。

    好歹内卫部队经过多年的训练,对于巷战极为熟悉,俄军部队虽然看起来处处抵抗,可真实的况却要比这个好许多,面对着有组织,有配合的进攻,对面较为零散的抵抗,似乎根本不成气候一般。

    “皇上,前线战报!”杨志平悄悄的推开王林办公室大mén,将一份前线战报放在王林的桌子上。

    [w w w . .]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