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京城也不好过

    张天放放心大胆的当着许多将士们的面将康有为送给他的银两全盘接受,虽说意气风发的一口答应了康有为,但在转离去之后却将这些银两原封不动的交给了他们团的宪兵连连长。

    这世上防止贿赂的最有效方法是什么?答案绝对是收了钱而不办事,一次两次或许还能够把当事人骗过去,但次数多了又有谁还会傻乎乎的去送钱呢?况且凡是在官场内的人都知道,自己私下里所收的钱财等物必须一分不少的交到规定机关的手里,否则他们所面临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王林对于贪污受贿这件事管理的可谓是极其严格,甚至与宪兵部队的纪律相差无几,在官场上,你可以犯错,甚至你也可以在某些时候表现的有些愚昧,因为每一个人都不可能一辈子不犯一次错,不愚昧一次,这些都是有可原的,也是可以原谅的,但是对于贪污受贿,王林不仅对旗下所有的官员痛下狠手,甚至痛下死手也不愿放过一个贪污受贿的官员。

    **是会毁掉一个国家的,这种事决不能让它出现在王林的手里,至少要在王林还在的时间中让他们形成一种习惯,从而彻底改变这个坏毛病。

    康有为等人站在路边看着一个个闪烁而过的正南军影,心中更是一阵阵的凄凉,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就这么干等着了,如果王林有谈判的意思,那么早在几之前便联系清廷商议谈判的事,可是王林没有。

    到了现在康有为主动的前去找王林谈判,遇到了路上行进的士兵,想要通过他们内部的联络方式将这一消息告知王林,却没想到被人推三阻四的不肯帮忙。至于这个张天放,太过于喜好贪财,而且答应的也太过于顺利,这才是康有为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觉。

    “那个谁,你站着等着,我已经把地点告诉了上面,他们如果要谈判什么的会派人来接你们的。”张天放跟随着队伍急急的向前跑着,他的连队早已超出了自己的视线。

    “多谢这位军官相助。”康有为双手抱拳的对着张天放鞠躬敬礼回道。

    张天放没有理会康有为,而是继续加快脚步的去追赶自己的连队,步兵就是没有装甲兵舒服,至少行军不用走路,张天放心中已经有好几次都想转去装甲兵部队,只可惜最终还是因为舍不得步兵这个传统兵种,所以也就没有离开。

    张天放的影渐渐的消失在康有为等人眼中,而此时康有为的双目之中充满的不是什么希望,也不是渴望,而是有些绝望的眼神。

    “一群瘪独子玩意儿,谈判个鸟,老子这都打到北京去了才想起谈判?脑袋被门挤了才跟你们谈判。”张天放一边跑着一边轻言自言自语。

    也幸好上级单位提前下发了通知,凡是遇到清廷那边说是来谈判的就回的委婉一些,别让人觉得没戏,也别让他们觉得有戏,总之就是一个拖字,等打下北京了,清廷灭了这边才由于通讯的问题刚刚收到谈判的消息。至少不会给人留下什么把柄。

    一味的以暴力来解决问题虽说很方便,也很有用,但这只是一时的方便省事,对于长久来说这并不利于一个国家的发展。所以王林在遇到什么事的时候所想到的第一个方法不是用武力去解决,而是先去考虑如何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当然,真正的强者面前是没有和平的,王林心中所谓的和平无非也就是谋诡计罢了,到了实在无法解决的时候,再用武力解决也不晚。

    “哎”康有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康大人为何叹气?方才那名军官不是说了吗?他们会派人来接我们的,大清还有救,一定是列祖列宗们仙灵了。”一名皇族成员站在康有为后,原本一脸沉的他如今也渐渐恢复了些笑容,似乎恢复他们满清的江山指可待一般。

    “没事,没事”康有为连道两声没事。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觉的自己有些话对他们说那简直就是对牛弹琴,满清大臣是有不少,正是荒yin无度的也有不少,但这并不是全部,好歹也有几个大臣还算是比较明白事理,看什么事心里也有个数,哪根自己后这帮鸟人一般,整里只知道吃喝玩乐。

    能干的全跑了,不能干的全被塞进谈判团了,整个谈判团还保持着完整思路的恐怕也只有康有为一个人,看看自己后的这些人,一个个的不是奴才整里只知道如何服侍主子的太监,就是整里只知道吃喝玩乐,以逗鸟斗蛐蛐和调戏良家妇女为主业的王公贵族,要他们一起来谈判?别说是这等国家大事,恐怕就连一件普通的事件他们都处理不好。

    不过这些人都是皇帝亲自塞过来的,他康有为又能说些什么?他又能怎么去说?眼下皇帝遣散了诸多大臣,手下能用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这让他上哪里去找那一个个能拿得出主意的人?张之洞是不错,可他却在王林第一次进攻的时候被俘,之后虽说也放了他,但张之洞却归老还乡,不愿在理尘世间的一切事物。

    “没事就好,康大人可是咱们这群人里要干正事的人,你可不能没信心,不然咱们大清要是真的倒了看列祖列宗们怎么收拾你。”那皇族成员略带威胁的指着康有为道。

    康有为连连抱拳鞠躬,说着不敢不敢。不过心中却将这群人骂的半死,也彻底的对这个国家产生了绝望,方才还是信心百倍,短短的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便感到了彻底的绝望,有这么快的速度无疑是来自正南军士兵对于谈判这件事的态度。

    康有为此时心中也是将酸甜苦辣咸尝了个遍,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的想法是绝对不能告诉这群人的,否则还未见到王林自己便会被他们给骂的半死,最终也就只能站在这里,按照正南军的话傻傻的等着前来接应他们的人。

    既然王林不愿谈判,那么自己又怎么还有脸面回去面见圣上?假如正南军真的攻进了北京城的话,我康有为也唯有一死来报答圣上的知遇之恩。

    半之后,果真有一辆卡车前来接应康有为等人,只不过将他们放进县城之后便被严加看管了起来,回应却说这是为了保护谈判团的生命安全,此时他们也正在尽力的把这个消息给通报上去,只是通信的方式有些繁琐,速度也有些慢,要他们耐心等上几

    谈判团成员倒是很乐于就这么等着,而且一点也不着急,唯独只有康有为一人在心中焦急的等待着,虽然他已经知道希望渺茫,但他还是要等下去,他不能半途而退,做出对不起圣上的事来。

    一连五,康有为等人整里被关在一间间的屋子内,几人整里吃饭睡觉什么的全在自己的房子内,正南军回应却说这是为了怕他们住不惯大通铺,所以特意给他们安排的单间,条件虽说没有京城的好,但也不算很差,至少比行军的部队吃住的要好。

    北京城外,一支支正南军部队前前后后延绵不断的赶到这里,最终兵临北京城下,原本朝气蓬勃,在人人心中都是天堂的北京城,如今却被笼罩了一股大战的气息,战争的气氛紧紧的压在北京城内每一个人的心中。

    恐慌,无助,疯狂,这种状态几乎充满了每一个人的脑袋,一时间北京城的犯案次数顿时猛增,那个原本应该在八国联军事件中彻底消失的义和团,最终也因为王林的干涉而使他们保存下了在北京城内的最后一丝力量。

    而此时,北京城内犯案最多的便属于那义和团的人,平里好歹还有官府强压着,他们虽说也在犯案,但也没有如今这么痛快,大战在即,城破也只是眨眼间的事,官府官员们都不知道跑到哪里逃命去了,谁还有功夫去管城内百姓的死活?

    烧、杀、抢、掠,一个个义和团成员砸开百姓家中的大门,疯狂的冲进屋内,见人便杀,见财便抢,见女人便yin,一个个犹如刚从地狱内走出的魔头一般,完全丧失了理智。

    “大哥,弟兄们这几也算快活够了,紫城内的卫军也是紧闭城门,一连几都未曾开过城门,而且那些卫军好像也被吓的不轻,不如我们趁机杀进紫城内,也顺便体验一下下龙椅的感觉,兴许那王林见我们夺取北京有功,给我们点功名利禄什么的。”一名汉子有些猥琐的趴在另外一名眉头苦脸汉子的面前。

    倪赞清心中一阵苦闷,义和团到了现在这一地步已经完全违背了当初组建它的意义,况且由于人员增加迅速,龙蛇混杂的,很大一部分团员都不听从上级的指示,只是一味的借着义和团的名声为非作歹。进攻皇宫倪赞清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这群人进入到皇宫内部,不然他倪赞清就是个民族罪人,这个骂名他承受不起。

    原本应该死在1902年的倪赞清却没有死去,这个创造了廊坊大捷的人物如今也成了唯一的一名义和团首领。

    “大哥,我看不如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