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假装认错人

    余庆脸上lù出一副极其生气的样子,领着他的一群‘手下’浩浩dàngdàng的进入了武昌城,一个个瘦的犹如皮包骨头一般,脸上全是菜sè的清军士兵lù出渴望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那一辆辆马车上的粮草。

    有几个实在是饿的不行的清军士兵,慌luàn中冲出街道,想要上前去抢些粮草来,最终却在正南军守卫士兵的一顿暴打之下草草离开,再也不敢出来抢粮,其他清军见此形倒也不敢再生什么歹意,只能站在那里一连羡慕的等着任由他们发放粮草。

    “哼,什么样的鸟人就有什么样的兵,抢粮?也就这群鸟兵们才做的出来。”余庆有些不屑的对着那群士兵吐了口唾沫,嘴中喃喃道。

    刘驰心中暗暗发笑,余庆这话确实不假,但他也把自己给说进去了,他余庆手下的兵看起来还不如这些抢粮的清军,只是如今这还méng在鼓里的余庆仍是一脸得意的向着其他清军炫耀着自己的本事。

    数十分钟之后,扮作清军模样的正南军士兵这才全部进入了武昌城内,把守城mén的士兵急忙关上城mén,以免敌人趁此机会偷袭,只是他们如今还不知道,面前这副看起来虚弱无力的兵士们便是正南军,既然穿了清军的衣服,体型什么的无法改变,但这股虚弱的劲头倒还可以装上一装。

    “大人,我怎么看着余庆的兵有些不太对劲儿?”徐参将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已经进入城内的清兵喃喃道。

    “哈哈,怎么不对?别疑神疑鬼的了,有粮草便好。更何况现在我们没了援兵,现如今也只能据城死守,希望老佛爷能念在我们死守城池的份上也给我们点功名什么的,也不枉咱们在这里苦熬这么多。”吴副将笑了笑,他眼中此时只有粮草和功名,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根本不重要,要不然他也不会再这全国局势已经明朗的况下还如此愚忠的守着这座城池。

    虽说清廷灭亡在即,可他好歹现在也还是个合法的执政者,即使将来正南军占领了全国又如何?自己这一忠义的名气是不会被抹掉的,说不定大清还能有力挽狂澜的机会呢?成大事者就要必须学会去赌,拼上自己的一切去赌,只要成功一次便可终无忧,留名青史。

    “大人,你看余庆手下的士兵,除了那些军官之外,他们是不是好像忽然之间强壮了许多?出城的时候他们还一个个瘦弱不堪,可这回来虽说依旧看起来体弱乏力,像是几顿没吃饭一般,可这体型却变了。”徐参将仍不死心的继续说着。

    听得参将的言语,即使不愿管闲事的副将大人也不得不睁大了眼睛的去看余庆领回来的那些士兵,如果真的是那样,他这功名可就没了,倒是多了一条失职,如果真的放正南军进来了,那后果可就太可怕了。

    “果真如此,那余庆果然与那正南军相互勾结。”吴副将在看清了之后,吓的退后两步,嘴中有些惶恐的喃喃道。

    放正南军进城,这可是一条不xiǎo的罪名,即使是总兵、提督他们也抗不起这种罪名,他一个xiǎoxiǎo的副将又如何扛得起这等灭族的罪名?这没了功名不要紧,回头再找机会取来便是,可这要是给带上一个通敌的罪名,这一辈子可就再也翻不了了。

    吴副将心中快速的盘算着,他在想着推脱罪名的办法,这等灭族的罪名、让人一辈子也翻不起的罪名他不能背。

    “来人,把徐富给我拿下,胆敢sī通正南军,就地处斩。”慌luàn之中吴副将只能急忙的找个替死鬼出来抗下这个罪名,当然,为了以防万一,他也只能把徐富就地处斩,以免节外生枝。

    “大人,大人,怎么能是我sī通呢?明明是这余庆sī通,况且他们进来的时候大人您也在场,您也看着的。”徐富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方才还好好的,没想到转眼间便成了自己通敌,当下急忙大声辩解。

    徐富的声音传到了城墙下,原本还渴望着能够得到一点粮食的清军突然间定在了那里,像是时空停止一般,正南军进城了?那些清军士兵忽然间有了些炸营的迹象,慌luàn中清兵一个个的四处逃窜,手中的兵器也早已不知去了何处,方才只在想着粮食的事,谁也没去注意把兵器放在哪里。

    “你与那余庆一同sī通正南军,给我统统拿下。”吴副将面带怒气,拔出自己的战刀站在城墙上指着下面的余庆等人,旋即便将战刀砍向徐富的头颅。

    一股腾腾的鲜血从徐富脖子处喷洒在空中,形成一道红sè的血雾,看起来甚至美丽,鲜血洒落在吴副将和两名士兵的的战甲上和脸上,从吴副将心生此计到结束,也不过是用了个把分钟而已,可这徐富的人头却已落地,至死才刚刚明白吴副将这是要干什么,可惜还未曾说出一句话便葬送了xìng命。

    见份已经暴漏,刘驰当下也不再继续佯装清兵,直接一把将手中的兵器丢掉,掀开马车上的几袋粮食,抄手拿出一把已经上了三棱军刺的中华一式,朝着边的一个清军上狠狠的捅去,三棱军刺犹如一只锋利的魔爪,将自己的躯全部刺进敌人体内,只是一瞬间便葬送了那名清军士兵的生命。

    极为轻松的将那完全进入敌军体内的三棱军刺拔出之后,军刺表面仍带着浓厚的鲜血,一滴滴的血液顺着军刺滴落在地上,来不及思考过多,刘驰急忙将枪口对准站在城墙上的吴副将,快速的扣动了扳机,只可惜位置不太好,再加上阳光稍有些刺眼,第一枪未能命中,倒是给了那吴副将些许反应的时间。

    此时正南军为了防止误伤已经全部丢掉了清军的兵器,换上了自己的中华一式,眼见着自己人突然间对着自己发起进攻,许多清军士兵还未反应过来便丢掉了xìng命,一时间整个城mén处尤为húnluàn,一千余名正南军士兵疯狂的击杀着自己眼中的一切敌人,边的就用军刺去刺,稍远一点落单的便开枪打死。

    不过为了防止子弹误伤自己人,正南军士兵在迫不得已的况下是不会开枪的,毕竟在战斗当中把子弹送入自己人体内不是他们所愿意看到的。

    余庆见双方已经开打,而且还有几名正南军士兵有些不太友善的看着自己,好几次都想上来了结了他,不过最终却还是忍住了,这倒是让余庆心中慌luàn不已,此时他穿清军参将军服,而这里遍地都是敌人,只有手拿中华一式步枪,枪管上带着三棱军刺的才是他们自己人,也难怪他们会把自己当做敌人,幸好他们能忍住,要是没忍住硬是冲上来的话,自己这条xiǎo命也未必就能保得住。

    为了暂时保命,后享受荣华富贵的余庆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将其丢在了地上,之后骑着战马慌luàn的四处寻找着安全的地方,既不能让清兵发现自己,也不能让正南军发现自己,自己的安全还是自己心里最有数,眼下双方打的你死我活,连自己人都有可能误伤自己人,更何况他这个敌非敌友非友的人呢?

    刘驰见余庆领着一众军官想要逃跑,嘴chún微微上扬,lù出一副yīn险的笑容,对着距离余庆等人最近的王xiǎomáo挥了挥手,王xiǎomáo会意的点了点头,旋即便转继续与敌人厮杀,等着余庆等人的到来。

    慌luàn中余庆也顾不得许多,脱下了军服之后便骑着战马领着一众手下向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跑去,那边只有几名正南军士兵,清兵也不是很多,而且后面看起来还算是安静一些,只要自己能够冲到那里,想必自己的安全就会有着落了。

    王xiǎomáo狠狠的将三棱军刺刺进眼前最后一名敌人的xiōng膛,敌人的鲜血溅落在他的脸庞上,此时王xiǎomáo整张脸都被鲜血所覆盖,看起来好比从那十八层地狱中出来的一般。

    马蹄声四起,王xiǎomáo见自己班里的士兵们已经准备好了,当下也不再犹豫,举起步枪对着余庆等人一阵猛打,步兵打骑兵虽说难度有些大,但班里好歹也有李梓这个狙击手,再加上他们原本的位置就低,打骑兵的话即使打不中子弹也不会打在自己人上,当然,前提是他们的目标是人,而不是马。

    一阵枪击之后,余庆等人纷纷被击落下马,痛苦的哀嚎并不影响他们内心的想法,余庆眼中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王xiǎomáo等人,心中更是怒骂正南军不是东西。

    王xiǎomáo倒是无所谓,一副老子杀红了眼的模样,带领着自己的班快速的冲向了余庆等人,将军刺狠狠的刺入对方体内,只不过没有刺的太深,他们的任务是杀死他们,但却不是立刻杀死,中了一枪也不是在要害位置,紧急处理一下便可保命,至于再用军刺上去轻轻的捅一下则是为了要他们的命,三棱军刺表面经过特殊处理,凡是被它刺中的地方便无法使伤口愈合,也无法包扎止血,换句话说虽不至于当场毙命,但想要活下来却很难。

    “余参将?怎么是你们?”王xiǎomáo拔出军刺之后假装很是惊讶的看着余庆等人,急忙上前搀扶道。

    PS:明天就要上架了,希望各位朋友们能够支持下游侠,有钱的不妨订阅下,反正也huā不了多少,没钱的大家就投个推荐票,捧下人场。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